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御獸狂潮
玄幻
類型
君顏不老
作者
40.84萬
連載中
第二章 “二哈,是你嗎?”

  睡夢中的藍宇不知道,他活下來的事在血腥競技場中引發了一陣爭吵——一個只開辟了一個契靈空間的契靈人能免除靈魂破碎的結果,這種事在血腥競技場建立以來都是沒有發生過的,許多人都在猜測平時沉默寡言的李田是如何做到的。

  其他寵斗士更是瘋了一般在找藍宇,想問出其中的隱秘,畢竟他們本身的實力和藍宇差不了多少,如果自己的靈寵死亡,他們的靈魂就會隨之破碎。

  但是藍宇一整天都在融合消化李田的記憶,連飯都沒吃,哪有時間外出,所以他們只能徒勞而歸。

  “欸,大哥,你說今天李田那個小子會出來嗎?”被搖曳的燭火照耀的明暗不定的走廊里,一名二十多歲的小個子男人看著藍宇禁閉的鐵門,有些無奈地對著身邊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問道。

  “哼,他又不是神,也要吃喝拉撒,等他熬不住了,自然就會出來了。”那中年男子瞥了眼從身邊經過的人群,感知到他們若有若無的目光,眉頭不由皺了皺。

  其實對李田的事,他倒不認為是因為他掌握了什么技巧秘密,靈魂層面的東西還不是自己這些人可以觸碰的,他更愿意相信李田只是因為運氣好而已。

  不過不信歸不信,中年男子的內心還是抱著僥幸心理的,萬一他李田真的掌握了什么秘密呢?

  其實來這里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抱著和這中年男子相同的心理,在競技場里,每天都被死亡的威脅壓迫著,沒有人會放過一絲保命的機會。

  “唉,估計今天又不出來。”等了大半個小時,眼看自由活動的時間就要結束,小個子嘆了口氣說道。

  其他寵斗士也有些失望的陸陸續續離開。

  “吱丫!”就在這時,禁閉的鐵門發出一聲難聽的摩擦聲。

  身形纖瘦,臉色蒼白的藍宇一臉沉思地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哄——”剩下的十幾名寵斗士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停住了離去的腳步,以最快的速度沖到藍宇面前,把他圍了個水泄不通。

  “欸?你們有什么事嗎?”正在思考的藍宇被這個變故嚇了一跳,不過他沒有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下了擂臺,競技場是不允許寵斗士們私斗的。

  “李田,你真的是李田嗎?”一名憨頭憨腦,金發碧眼的年輕人帶著急迫的神情,率先問道。

  欸?我表現的這么明顯的嗎?藍宇被他的問題嚇了一跳,難道自己這么快就露出了馬腳?

  好在很快就有人把他的疑慮打消掉了——

  “漢斯,你他娘能不能不要說廢話,講重點!”金發年輕人身后突然竄出一個尖嘴猴腮少年,一巴掌拍在這位叫漢斯的年輕人后腦勺上。

  隨即一臉傲氣地對著藍宇說道:“李田,我們知道你有避免靈魂破碎的方法,快把他交出來。”

  原來是因為這個啊!看著眾人臉上期待的神色,藍宇心里笑了,不過臉上卻表現出秘密被人發現時的驚慌失措——

  “你們怎么知道的?”

  有戲!

  眾人一聽這話,頓時欣喜若狂。

  “李田,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雖然僥幸逃得一死,但是沒有靈寵,在競技場里你活不過一個月。”其中一個藍色上衣的寵斗士突然說道。

  不待藍宇做出反應,這人繼續蠱惑:“但是只要你貢獻出那個方法,我們就……”

  “好啊!”

  “幫助你拿到足夠的積分……嗯?你說什么?”等這人說完,卻楞了一下,一臉驚訝。

  “我說我可以告訴你們避免靈魂破碎的方法!”藍宇露出爽朗的笑容。

  原來這么簡單的嗎!看著藍宇的笑臉,眾人心中突然產生一種失落,一大堆的話被硬生生卡在喉嚨里。

  “咳咳,看來你還是很識實務的嘛。”藍衣寵斗士咳了幾下掩飾自己的尷尬。

  “其實這個方法很簡單的。”看著眾人豎起耳朵,生怕錯落了一個字的樣子,藍宇拍了拍胸脯,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道:“只要修煉出第二個契約空間就行啦。”

  說完,不再理會眾人,哼著小曲朝著積分兌換處走去。

  “杰哥,李田說的是真的嗎?”大個頭漢斯摸了摸后腦勺,一臉疑惑地問道。

  “……我他娘怎么知道!”尖嘴猴腮的青年啪的一聲又給了對方一個腦袋瓜子,陰晴不定地看著藍宇遠去的背影。

  旁邊有幾位后知后覺的寵斗士則低聲驚呼:“他竟然開啟了第二個契約空間!”

  沒有在意身后眾人的想法,藍宇依照記憶中的路線來到積分兌換處。

  這是一處位于走廊西邊的房間,推開門,藍宇感覺自己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里面燈火明亮,干凈整潔,窗邊的青松盆栽為房間添了幾分雅致。

  房間不大,也就四五十平米左右,里面的擺設也比較簡單,除了一些裝飾用的飾品外,就只剩下一個占了大半空間的類似酒吧吧臺的柜臺。

  此時柜臺前,一位身穿紅色寬松長衣的黑發女子正靜靜地捧著一本書看著,從側面看去顯得格外的溫婉。

  “米婭管事,麻煩給我一只靈寵!”藍宇恭敬地朝著這名女子做了一楫,不想目光順著她白皙的頸部往下望去,一抹雪嫩若隱若現。

  嘖嘖,至少有D吧,藍宇心頭想到,但目光卻一觸即離,不敢有半點的停留。

  他可不會被對方的外表所迷惑,單是在記憶中,死在這名女人手下的寵斗士就不下十位,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最好不要和對方產生任何的瓜葛。

  正看書看的認真的娜美對突然的打擾很是不滿,皺著秀氣的眉宇,有些不耐煩地抬頭看了過來,不過在認清藍宇的面容后,卻一臉平靜地把書放下,把藍宇上上下下大量了一番,接著帶著一絲玩味的語氣說道——

  “競技場的規則你應該知道,靈寵價格不菲,你有足夠的積分嗎?”

  “呵呵,米婭管事您誤會了,我是來領我的第二只靈寵的。”藍宇微笑著說道。

  楞了一會兒,米婭臉上露出些許驚訝:“哦?你開辟了第二個契約空間?”

  “嘿嘿嘿,僥幸,都是僥幸。”藍宇笑哈哈哈地承認道。

  聽完藍宇的話,米婭陷入思考。

  對李田,她昨天去了解了一下他的情況,二十一歲,孤兒,一年前加入血腥競技場,現在是一名一環四陣契靈人,競技場排名第98名。

  這是一個極為糟糕的成績,要是放在以前,這樣的人她連看都懶的看一眼。

  一切卻在前天的生死擂臺上發生了變化,他的靈寵死在生死擂臺上,可是他卻沒有死!

  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到了她這個程度,對契靈人的本質已經很清楚,所以知道這種事情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

  外邊傳的火熱的特殊技巧方法一說在她看來就是笑話,靈魂是一個極其復雜的東西,絕對不存在什么技巧方法可以改變靈魂的架構。

  于是抱著疑惑,她查了一整天的書籍,就在剛才,她還在看著這方面的書本。

  現在聽藍宇的話,她突然有一種很茅塞頓開的感覺——原來是這樣啊。

  開辟了第二個契約空間后的確有很大的存活幾率。

  至于為何能在如此短的時間里連升兩級,這在米亞看來卻不值的驚奇,許多人在死亡的威脅下都能爆發出驚人的潛力。

  一直默默觀察著米婭的藍宇看著她的表情變化,心頭暗暗松了一口氣——成了!

  如何解釋自己的靈魂沒有破碎一直困擾了藍宇很久,最終,他決定把所有的一切都歸功于開辟了第二個契靈空間。

  他就賭沒有人可以查出空間開辟的順序問題。

  現在看米婭的表情,藍宇知道自己賭對了。

  “我需要再確認一下。”從思考中回過神來的米婭冷冷的說道。

  接著不等藍宇回答,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藍宇本能的要掙扎,但是下一刻,龐大的靈力蠻橫的沖入他的體內。

  掙扎的身體頓時一僵,藍宇只能驚恐地看著這股靈力在自己體內肆虐。

  “嗯,的確開辟出了第二契約空間。”良久,米婭松開藍宇的手,心底的最后一絲疑慮被打消,藍宇的身體的確沒有什么異常的地方。

  不過此時的藍宇狀態卻不好,大口喘著粗氣,身上汗水直冒,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似的,本就因為靈魂受損而變的蒼白的臉色此刻顯得越加蒼白。

  剛才他感覺身體不像是自己的,不僅動不了,連呼喊都做不到,只能任對方擺弄,這種感覺讓他很是驚恐害怕。

  這就是契靈人的能力嗎?

  米婭瞥了一眼狼狽的藍宇,轉身來到架子前,在最靠里邊的位置停了下來。

  這處架子上此時擺放著十來個巴掌大的黑色方形盒子。

  這些都是裝有靈寵的收納盒。

  米婭隨手拿起最下層的一個收納盒,不過在猶豫了片刻后,她還是把盒子放回去,拿起第二層的收納盒。

  “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一個月后要是積分還不夠,難逃一死。”在藍宇心驚肉跳的目光中,米婭隨手把裝有靈寵的收納盒扔到桌上,冷淡地說道。

  “多謝管事提醒。”壓抑著立馬奪過盒子的渴望,藍宇恭敬地拱手道。

  米婭點了點頭,坐回椅子上,重新拿起書本看了起來。

  見此情景,藍宇知趣地拿起桌上的收納盒,輕步離開。

  “真是個好運的家伙。”感知到藍宇已經離開,米婭嘴里呢喃道。

  ——————————————————————————————————

  回到住所,鎖死房門,藍宇便迫不及待地把收納盒掏了出來。

  這盒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入手有一種玉石的細膩,重量卻比木頭還輕。

  打開盒蓋,一團核桃大小的白色云團靜靜的懸浮在那。

  云團是靈寵溢散出來的靈力匯聚而成,在靈力云團里,包裹著一枚晶瑩剔透,毫無雜質的玻璃小球。

  這枚玻璃小球名為藏靈珠,是收納靈寵的物品。

  這倒是和藍宇之前所在世界中一部名為寵物小精靈的動漫中的精靈球相似。

  但是,這靈寵應該不是真的關在藏靈珠里。

  手中握著藏靈珠,藍宇能夠透過它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掌紋,說明藏靈珠里面其實沒有任何東西。

  不過藍宇沒有細究藏靈珠的工作原理,只見他手上用力一捏,“咔嚓”一聲,藏靈珠破碎,在藏靈珠破碎的地方,空氣突然扭曲起來,下一刻,一道獸影突兀的從虛空里跳了出來——

  “汪!”

  一只黑白相間、胖乎乎的犬形靈寵乖巧地蹲坐在藍宇面前,一雙藍色的眼珠子炯炯有神地望著他。

  “……”看到這只靈寵的模樣,藍宇的嘴角不禁扯了扯,怔怔地與它對視片刻,終于有些艱難地開口道:“二哈,是你嗎?”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