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御獸狂潮
玄幻
類型
君顏不老
作者
40.84萬
連載中
第八章 第一戰

  終于,成功了。

  得到了提示音的提醒,藍宇不由松了一口氣,接著一股疲倦襲來,眼前一黑,下一刻意識回到了現實中。

  沒有顧上疲憊空乏的身體,他急忙調出懸浮框,只見小哈的信息列表發生變化:

  種族:紫背犬

  血脈:普通

  屬性:獸

  潛力:中等凡級

  等級:一階四段

  狀態:幼體(健康)

  已掌握技能:撲殺

  進化鏈:無

  正在進行技能訓練,任務目標:撲殺(100/100)、利爪(1/100)、力量強化(2/100)、混亂一擊(0/100)。

  原本空蕩蕩的技能一欄,剛剛掌握的撲殺赫然出現在上面,看到這兩個字,藍宇心中多了一絲成就感——兩天學會一個技能,就算有金手指的幫助,也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成績。

  而在練習撲殺的過程中,小哈碰巧的完成了幾次利爪和力量強化技能的訓練,所以它們的熟練度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至于等級的提升,則完全是意外之喜。

  與技能不同,靈寵的等級提升需要大量的物質基礎和時間,這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就和契靈人的修為提升一樣,沒有什么捷徑好走。

  很多時候,一只靈寵的實力強弱主要還是看它的等級大小。

  等級相差太大,技能再多也沒有用,畢竟有一句話叫一力降十會,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所以靈寵等級一直都是契靈人優先考慮的因素。

  在靈寵成長起來之前,它的等級與成長發育也密切相關。

  之前與那清冷女子做交易時,把報酬換成寵糧也是有這方面的考慮,三罐寵糧,一個月的量,足夠小哈渡過幼體期,成長為一只真正的成熟體。

  關閉懸浮框,藍宇忍著疲倦與饑餓,再次盤腿恢復起靈力,兩個小時候后新的一輪擂臺戰將會開啟,這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場戰斗,之前雖然通過李田的記憶“親身”經歷了許多場戰斗,但心中難免還是有些忐忑,唯有保持在最佳狀態,才能讓他感到心安。

  很快,兩個小時過去,藍宇從修煉狀態中醒過來,一雙眼睛已經變得平靜如水。

  “走!讓他們瞧瞧我們的實力。”拍了拍窩在懷里的小哈,藍宇說道。

  “汪!”小哈吐了吐舌頭,水晶般的藍色瞳孔中映射出炙熱的戰意,身為一只靈寵,戰斗已經成為了它的本能。

  微笑著把它收回契約空間里,藍宇推開房間門,朝著寵斗區走去。

  作為天風城最強大的勢力,血腥競技場占據了整個城南的地盤,如同一條巨龍,盤踞于此,威懾四方。

  它以寵斗區為核心,一切建筑圍繞其建立。

  這里酒樓賭場林立,各色店鋪交織,形成了一片集休閑娛樂為一體的娛樂中心,牢牢把控著這片地區的資金流動,從而反過來壯大競技場本身。

  很多時候,不只是天風城,周圍其他城鎮的百姓也被吸引到這里,好好領略這只吞金巨獸的魅力。

  而每一次開啟的寵斗,就像是舞會的壓軸節目,不管有錢沒錢,大部分人都會聚在寵斗區,想一睹契靈人的風采。

  對于普通人來說,契靈人和他們完全是生活在兩個層次上的人,契靈人神秘、強大,不可揣測,就像是天上的繁星,高不可攀。

  可是在血腥競技場,只要有錢,就可以坐在觀眾席上,高高在上地觀看那些平時桀驁不馴的契靈人在擂臺上像是野狗一般互相廝殺,這種快感,絕對是普通的娛樂無法帶來的。

  寵斗士的住所就在寵斗區北邊,兩者依靠一條天橋連接,避免了與外人接觸的可能。

  當藍宇靠近寵斗區的時候,一股股聲浪從里面沖了出來,頓時耳朵里像是住了無數個小人,充斥著各種嘈雜的聲音。

  寵斗區整體形狀有點像原來世界的羅馬斗獸場,不過卻是放大版的,而且從下往上分了三層,檔次一層比一層高。

  以藍宇現在的實力,只能進入第一層。

  但就算是最低檔次,當藍宇進去的時候,里面也已經坐滿了觀眾。

  通過窗口,藍宇看到此時擂臺上正有兩個人赤手空拳進行著戰斗。

  觀眾席上不時傳來聲嘶力竭的吶喊聲。

  血腥競技場并不是只有契靈人的戰斗,很多時候,這里大多數還是普通人之間的戰斗,當然,有時候高層會為了提高樂趣,還會提出困獸斗、人獸斗等等戰斗方式。

  但不管怎么變,契靈人之間的戰斗,永遠都是里面最精彩、最核心的部分。

  沿著一個樓梯,藍宇進入到了一個巨大的房間。

  這里,已經有幾十位寵斗士等著了。

  這些人除了個別情況,大都各自為政,彼此之間沒有半點交流,空曠的房間,靜的連根針掉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

  對于這樣的情況,藍宇見怪不怪。

  他們彼此都是競爭對手,甚至可以說是敵人,沒有直接打起來就已經算是聽話,交流的事根本不可能。

  藍宇的到來引起了不小的關注,畢竟他現在也算一個名人。

  不過他沒有過多理會這些目光,只是一臉平靜的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下,接著開始閉目養神。

  遠處的幾個人目光復雜地看著平靜的藍宇,似有要過來的意思,不過躊躇片刻,他們還是放棄了這個舉動。

  接下來半個小時,又陸陸續續來了十幾名寵斗士。

  藍宇暗地里數了數,發現正好五十位。

  最后,一個穿著錦緞長袍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看著房間里的寵斗士,帶著幾分譏諷的語氣說道:“人都到齊了,那就走吧。”

  對于男子的語氣,眾人沒有露出不滿的神色,皆沉悶著站過來,自覺排成一隊,跟在他身后,走向戰斗場地。

  走過一段昏暗的階梯,陽光從出口處照射進來,與之相伴的是如雷鳴般的吶喊尖叫聲。

  穿過出口,場地上以三排三列的形狀布置著九個籃球場大小的石質方形擂臺。

  每個擂臺的兩邊,都有一個多出來的臺階,那是為寵斗士提供的位置。

  由于藍宇的序號比較靠后,所以不是第一批上場,于是他找了個視野比較好的角落,雙手抱胸,靜靜地觀察著其他寵斗士的戰斗。

  只聽到一聲哨聲,九個場地幾乎同時爆發出靈力的波動,一只只形態各異的靈寵被召喚到擂臺上。

  這就像是一把火焰,徹底點燃了競技場的氣氛。

  藍宇趁機利用懸浮框觀察起這些靈寵的消息——

  黑紋鼠、子彈蟻、布偶鳥、斗青蟲……十多只靈寵在藍宇面前沒有任何隱私可言,它們的資料在信息表中列的極為詳細。

  不過藍宇發現這些靈寵的潛力大部分都是低等凡級,中等凡級的只有兩只,這唯一的兩只,等級還不高,最高的只有一階八段,至于擁有進化鏈的,則沒有看到一個。

  看完這些資料,藍宇關上了懸浮框,專注的看起擂臺上的戰斗,資料里顯示的東西只能當做參考,真正的情況還是要在實打實的戰斗中才能看出來。

  不過在這些擂臺中,藍宇還是著重關注二號擂臺的戰斗,因為此時上面戰斗著的是兩只中等凡級潛力的靈寵。

  它們一只名為遁甲蛛,外形是半人高的土灰色的狼蛛,一身角質層外皮堅硬厚實,防御力驚人;

  另一只為刀鼬,外形就像鐮鼬一樣,但是上肢的骨頭卻長出了體外,形成了刀刃的樣子。

  刀鼬速度極快,連小哈都有不如,慢吞吞的遁甲蛛在它面前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只能被動挨打,整個擂臺上,都只有它不斷攻擊遁甲蛛的身形。

  但是藍宇知道最后贏的是遁甲蛛,因為它掌握著名為撞擊的技能。

  相似的實力下,掌握技能和沒有掌握技能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果然,很快,遁甲蛛抓到刀鼬的破綻,身上浮現一層黑光,狠狠地撞了過去,把刀鼬直接撞出了擂臺。

  觀眾席上頓時爆發出一陣驚呼,他們大都不知道什么是技能,但是遁甲蛛使用技能時體表浮現的黑光對他們來說還是很神異。

  刀鼬的主人一臉失落的收回靈寵,走下擂臺,經過藍羽的時候,藍宇聽到對方低聲的自言自語——“竟然學會了技能,怎么可能……”

  看來靈寵技能在這些人當中,依然是稀奇東西。

  很快,這一場就全部結束了。

  接下來就是第二場了。

  該到自己了,藍宇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慢悠悠地走向三號擂臺。

  當他踏上擂臺的那一刻,壓抑了許久的戰意被徹底點燃,毫無顧忌的宣泄著高昂的情緒,嘴角不自覺的翹起了一個弧度。

  “小哈,速戰速決。”背后,契約符文顯現,小哈黑白的身形出現在擂臺上。

  “噗嗤——這么小一只,這真的是靈寵嗎?”

  “哎呀,小狗狗好可愛啊。”

  “這靈寵還在幼體期吧?”

  ……

  關注藍宇這個擂臺的觀眾,在看到小哈的時候,頓時一滯,接著發出各種笑聲,沒辦法,小哈還在幼體期,胖乎乎的像個肉球,一點都看不處靈寵的樣子,和普通的狗崽子沒什么兩樣。

  對于觀眾們的議論,藍宇充耳不聞,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對手身上。

  不過對方貌似也被小哈的外形欺騙了,臉上露出一副賺了表情,一臉興奮地召喚出了自己的靈寵。

  這是一只紫色的蟒蛇,蛇身近三米,最粗的地方有水桶粗。

  藍宇不由再次調動懸浮框,這只靈寵的信息顯露出來——

  種族:紫蟒

  血脈:普通

  屬性:獸

  潛力:低等凡級

  等級:一階八段

  狀態:興奮

  已掌握技能:無

  進化鏈:無

  嚯,一階八段的等級,對手實力不弱啊。

  看到對面的等級,藍宇不由警惕起來,這個實力也就比剛才那兩個中等凡級的靈寵差些,比小哈足足高了四個段位,最主要的是,對方明顯度過了幼體期,身體已經發育完全,這絕對是一個勁敵。

  不過我是絕對不會輸的。藍宇自信的對小哈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下一刻,小哈的身形像是一把離弦的利箭,沖向了紫蟒。

  如此速度,讓幾個觀眾不由發出一聲驚呼。

  對面也沒有想到小哈的速度竟然這么快,慌忙的命令紫蟒躲避,但是,就在這時,藍宇的聲音響起——“小哈,撲殺!”

  “汪嗚——”一聲似狼的嚎叫從小哈嘴里發出,積蓄在后腿上力量瞬間爆發,比在訓練營中更加猛烈的能量波動從小哈身上傳出,所有人只感覺眼前一花,接著紫蟒龐大的身形如同一條無力的麻繩飛出了擂臺。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