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御獸狂潮
玄幻
類型
君顏不老
作者
40.84萬
連載中
第二十四章 馬慶的驚訝

  ……

  另一邊,馬慶坐在書房的四方桌前,手中拿著一份人員名單,看的仔細,手中時不時圈出一些名字,并在名字旁邊做出標注。

  一刻鐘后,他停下手中的毛筆,揉了揉反酸的眼眶,

  “對了,不知道劉長琴他們動手了沒?”揉了揉微酸的眼眶,馬慶突然想起自己發下去的命令。

  “都這么晚了,應該是已經結束,明天再問問情況。”馬慶看著外面的夜色,喃喃自語道。

  他不認為自己派出去的人會失手,藍宇這個人雖然透著些詭異,但是以他的眼光來看,其實力頂多與第十的寵斗士相當。

  劉長琴三人可都是前五十的精英,更不用說劉長琴還是排名第六的高手,就算偷襲不成功,正面戰斗也足以碾壓藍宇。

  呵呵,藍宇,要怪就怪你被米婭看重,淘汰賽重要程度雖然不及那個任務,但是我表現的越優秀,在大人心中,分量就越重。

  像你這樣的小蝦米,就默默地死在角落里吧。

  想到得意處,馬慶端起手邊的茶杯,輕蔑一口,臉上露出愜意的神色。

  就在這時,一個青衣仆人推開書房門,一臉焦急的走進來。

  “管事,不好了,丙級住宿區發生惡性私斗,上面命令您趕緊過去處理。”

  呼——剛才還一臉輕松地馬慶猛的站起來,臉色極為的難看,一雙怒目盯著仆人,問道:“上面還說了什么?”

  “沒,沒有了。”被馬慶如此盯著,仆人仿佛被一頭野獸盯上了似的,心中頓生畏懼,口齒都不利索了。

  “……好了,你先出去吧。”馬慶重新坐下,揮手令退仆人。

  仆人得令,逃也似的離開。

  “劉長琴怎么搞的,竟然被其他人知道了。”馬慶一臉陰沉,腦袋里想著解決方案。

  私斗事情雖小,但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自己一定不能陷進去。

  想罷,他一口把茶水喝干,走到衣架前披上外套,臉色嚴肅地朝著丙級住宿區趕去。

  丙級住宿區就是藍宇所在的住宿區,馬慶一聽到仆人的消息時就知道是劉長琴等人做的。

  不過他現在依然沒有往失敗的方向想,只是以為劉長琴他們在行動的時候,失誤被人看到,被舉報到上面去了。

  實在不行,到時候只能他們了。

  馬慶一邊走,一邊想,眼神中充滿了危險的光滿。

  二十分鐘后,他來到住宿區門口。

  “嗯?這是誰的人馬?”當他走進地下甬道的時候,驚訝的發現十幾名競技場的衛隊人員正在挨個排查房間。

  “馬管事,你終于來了。”正在馬慶想找一個人問問的時候,身后傳來溫柔的女聲。

  “……原來是米婭管事,只是如此小事竟然驚動了你,這讓在下無地自容。”

  當看到米婭的時候,馬慶的心不由一頓,一絲詭異襲上心頭:這女人怎么來了?

  “馬管事不必如此,私斗雖是小事,但半個月后就是淘汰賽了,小女子是賽事的提議人,現在發生這種事,我心理也擔心,故不告而來,請馬管事理解。”

  米婭面色平靜,語氣柔和,說的在情在理,讓馬慶無法抓住把柄。

  可是米婭越是這樣,馬慶心中的不安就越甚。

  “米婭管事如此負責,我自然理解,對了,我也剛到,不知現在的情況怎么樣?”

  “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根據舉報人藍宇所說,當時他正在睡覺,劉長琴等人突然出現在他房間,欲對他下殺手,情急之下,只能還手,卻不想錯手把三人殺死。”

  “你,你說什么?”馬慶臉上終于顯露出不可置信。

  劉長琴他們死了?這怎么可能。

  “馬管事不必驚訝,聽完藍宇的講述,我起初也不相信,不過經過一番檢查后發現事實就是如此。”

  這句話米婭說的倒是真的,當她聽完藍宇的描述后,第一反應也是不相信,在對面實力超過己方時,以一敵三還贏了,這簡直就是奇跡。

  “既然米婭管事已經檢查過了,我自然是想了,只是不知這藍宇現在在哪?”馬慶有些出神,劉長琴竟然真的死了,被一個實力低于他的人干掉了。

  “藍宇現在正在我那邊,到時候你自然可以看到他。”

  米婭的一句話直接掐死了馬慶的意圖。

  “呵呵,竟然在米婭管事那里,那我就放心了。”

  你會把他送到自己手里那才怪。

  “其實,現在這些都是其次,馬管事,我感覺這次私斗時間不簡單,里面疑點重重啊。”

  米婭皺著眉頭說道。

  “哦?不知有什么疑點?”馬慶心頭又一跳,皮笑肉不笑地問道。

  “我打聽過了,劉長琴等人與藍宇往日并沒有仇怨,他們根本沒有殺人的動機,所以仇殺的可能性就排出了,而藍宇身上的積分也不多,無法引起殺人越貨的想法,所以為財殺人的可能性也排出了,所以,我覺得,可能主謀另有他人。”

  “呵呵,應該不可能吧。”馬慶笑呵呵的否定道,臉上雖然平靜,但是內心卻有些慌亂。

  “怎么不可能,我剛才派人查過了,住宿區所有出口窗戶都是完好的,而入口鐵門卻開著,說明劉長琴三人是從鐵門進來的,可是正常情況這里十一點前就關了,鑰匙只有門衛有,事發當時,門衛反應自己已經把門關掉了,那劉長琴三人又是怎么拿到鑰匙的?而且,藍宇與三人的大斗動靜不小,周圍竟然沒人聽見,這奇不奇怪?所以我斷定,此次事件必有主謀,而且所處位置還不低。”

  說出一長串自己的猜想后,米婭停了停,看著臉色有些發白的馬慶,繼續說道:“不知作為這些人的管理者,馬管事有什么想法?”

  “米婭,你懷疑是我?!”馬慶一聽這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立刻炸了毛。

  “馬管事,你誤會了,我只是覺得你和他們呆的時間最久,可能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看著一臉難看的馬慶,米婭平靜的說道。

  “……我是個糙人,不像米婭管事你一樣細心,并沒有什么感覺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馬慶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這樣嗎?那就難辦了。”米婭擺出一副事情難辦的表情。

  害怕米婭抓著此事不放,馬慶趕緊說道:“米婭管事,我覺得就算真像你說的一樣有其他人主使,也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小小的寵斗士得罪其他同事,這件事說白了,對你我而言就是雞毛蒜皮,我們何必吃力不討好的去深究呢?”

  “你說的也對。”米婭想了想馬慶的說法,點了點頭:“那接下來的事就交給馬管事了,希望你能妥善處理。”

  說完,就轉身朝著入口走去

  看到米婭終于放開這事,馬慶心理暗暗松了一口氣。

  “對了,馬管事,這藍宇聽說積分排名已經進了前五十,再住在這邊也不合適了,你看是不是換到乙級宿舍樓那里。”

  就在馬慶松口氣的時候,米婭突然停住腳步,轉頭說道。

  “你說的在理,明天我就給他安排入住。”這種小事,馬慶自然是答應,他現在巴不得這個女人趕緊離開。

  不過米婭得到答復,還是沒有離開的一絲,而是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覺得這藍宇能在三人襲擊下反敗為勝,也是一個人才,把劉長琴的房間讓給他吧。”

  聽到這話,馬慶臉色凝滯了:“這有些不和規定吧。”

  “規矩是死得,人是活的,我認為憑藍宇這次的表現,給他這個位置也算說的過去。”

  說個屁的過去!你就是想借著這次機會給自己人爭取更好的資源。馬慶心中怒吼道,但是臉上卻只能露出思索的神色。

  算了,一個房間而已,就給她吧,如果自己再不同意,這女人可能就懷疑自己了,我的身份現在還不能暴露。

  心中一對比,馬慶只得咬咬牙,點頭道:“那就依米婭管事所言。”

  得到肯定答復后,米婭感謝了幾句,留下陰晴不定的馬慶,帶著手下的人走出了住宿區。

  “看來馬慶也是那邊的人。”在夜色涼風中,米婭自言自語道,語氣中帶著一些疲憊。

  “算了,這次也不算完全沒有收獲,這藍宇是一個異數,說不定以后有大用。”

  米婭眼中神色明亮,考量一番后,散去手下的衛隊,自己一人朝著積分兌換處走去。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