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御獸狂潮
玄幻
類型
君顏不老
作者
40.84萬
連載中
第六十八章 真正的地下世界與神秘靈寵

  “真正的地下世界?我們之前搜索的難道不是地下世界嗎?”藍宇臉上露出驚訝。

  “你以為能稱之為世界的地方這么簡單?我們之前搜索的地方只能算是地下世界的一小部分,甚至可能連滄海一粟都算不上。”移動科普書——花清憐沒好氣的說道:“不然你以為一個世界,靠著五階靈寵就能縱橫了?你以后接觸的東西多了,自然會知道,就算是滿級的靈寵,在世界之中也是普通的存在。”

  藍宇的內心因為花清憐的這番話變得洶涌澎湃——滿級的靈寵也只是普通的存在?那不普通的靈寵是怎樣的?

  不過藍宇并沒有繼續細問,因為他知道過多的了解超出自己能力范圍的東西并不是一件好事。

  見藍宇的眼神重新變得平靜,對石林不再帶有覬覦,花清憐輕輕點了點頭。

  就在她準備帶著藍宇按照原路返回的時候,前方的石林里突然傳出一聲巨大的咆哮——

  “吼!!!”

  接著,在兩人呆滯的目光里,一只渾身漆黑、體長至少十來米的黑豹從石林里跳出來。

  它就像是一個耍酒瘋的大漢,一出現就朝著四周沖撞,嘴里發出驚天的咆哮聲。

  那些被它撞到的石柱像是受到了火藥的爆炸沖擊,全部攔腰折斷,有些撞到旁邊的石柱,如同骨牌一般倒下一大片。

  待石柱破碎后的塵團消散,黑豹重新出現在藍宇他們視野中。

  “是隱豹,快跑!”看清黑豹的模樣,花清憐第一次露出失態的表情,她焦急的拉上被驚呆的藍宇,快速的返回懸崖邊的洞窟。

  藍宇被花清憐的聲音瞬間驚醒,看到花清憐那驚恐的模樣,藍宇立馬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臉色一變,跟在花清憐身后拼命的奔跑。

  一直到聽不見黑豹靈寵的聲響時,他們才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

  “那,那是什么靈寵?”藍宇扶著墻壁,喘著粗氣問道。

  花清憐的狀況會比較好一點,簡單平復了呼吸后,她找到一塊石頭坐下,心有余悸的說道:“那是隱豹,中等英級潛力的靈寵,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只隱豹的等級應該是達到了九階。”

  聽完花清憐的話,藍宇陷入了沉默,剛剛說完滿級靈寵只算普通,就立馬跑出來一只九階的靈寵,這是要打臉的節奏嗎?

  不過,那只隱豹好像被什么東西纏住了。藍宇想到,在離開的時候,他驚鴻一瞥,隱隱約約看到隱豹的后腿被一種植物的根須纏住了的樣子。

  而隱豹的模樣好像是要掙脫那根須。

  不過藍宇很快就把自己的猜想否決了。

  能夠困住一只九階靈寵的生物是什么等級?十階滿級?

  雖然花清憐說過十階時普通的,但那是相對整個世界。

  自己怎么可能隨便就能碰到一只滿級的靈寵?

  應該只是被一些特殊的植物纏住了而已。藍宇暗暗想道。

  花清憐并不知道藍宇的心理活動,在休息了一陣,簡單回復了一下,她急忙帶著藍宇朝著與石林相反的方向走去。

  最終,他們找到了一個山洞。

  以這個山洞為中心,藍宇又開始了最后一輪的搜刮,不過這次目標不是靈材,而是靈寵。

  競技場那邊發的五顆藏靈珠一直都沒有使用呢,可不能浪費了。

  這次藍宇沒有讓花清憐出手。

  因為小哈現在的實力已經三階三段,面對許多靈寵時都有了一戰的實力。

  加上他謹記米婭的話,找的靈寵都是實力相近的,所以在一番有驚無險的戰斗后,五顆藏靈珠都被用掉。

  除了第一次因為經驗不足的原因,浪費了三次機會,其他四顆都成功收服了靈寵。

  終于,離最后停留的時間只剩下一天了,藍宇沒有再出去,而是陪著花清憐窩在山洞里悠閑的品茶。

  兩人在山洞里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對了,你知道米婭管事上面的人是誰嗎?”藍宇問道,這事他老早就想問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

  “回去自己去問她吧。”花清憐冷冷的說道。

  “別呀,反正我都和你一伙了,告訴我也無妨吧。”藍宇糾纏道。

  “現在對你說這些太早了。”花清憐不吃這一套,再次拒絕道。

  藍宇看她態度堅決,知道不會說了,有些失望地嘆了一口氣,放棄了這個話題。

  接下來,他又找了些其他話題,比如回去之后的打算,培養靈寵時需要注意什么之類的。

  花清憐興起的時候會回答一下,大部分時間則只是默默的聽著藍宇說。

  兩人的聊天模式在這二十幾天的相處過程中,一直都是如此。

  不過今天卻有些變化。

  也不知怎么一回事,藍宇說著說著,漸漸出現了倦意。

  看來這幾天的積攢的疲勞不小啊。

  藍宇想到。

  算了,反正有了花大佬在,我小小休息一下算了。

  這樣想著,藍宇的眼皮很快合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睡著的時候,花清憐也幾乎同時陷入了昏睡。

  “嘰咕,嘰咕!”就在這時,一只全身棕色、體型渾圓,如同氣球一般大小的靈寵從洞外飄了進來。

  看著熟睡中的兩人,這只靈寵的眼中露出得意的神情。

  “嘰咕!嘰咕!”它輕輕抖了抖頭頂仿佛蒲公英一般的黑色花絮,一陣淡黃色的花粉從里面揮發出來。

  很快,整個山洞都被黃色花粉充滿,而被花粉包裹的藍宇兩人,睡的更加死了,連呼吸都變得微不可聞。

  做完這一切,這只奇怪的靈寵才放心的靠近他們。

  它先是來到花清憐身邊,一屁股輕輕做到她頭上。

  不過可能是因為花清憐頭發太多的原因,它扭了扭身子,找了好幾個位置,都不太滿意。

  于是它又飄到藍宇身邊,依葫蘆畫瓢地坐到他頭上。

  這次,這只靈寵終于露出滿意的神色。

  它好像把藍宇的頭頂當成了舒服的沙發,一個勁的扭動,不斷發出代表喜悅的嘰咕聲。

  這樣玩了大概幾分鐘,氣球形靈寵才飄回到半空。

  看著下面依然熟睡的兩人,這只靈寵眼中的眼珠子明顯的一轉,接著放出不懷好意的光滿。

  它沖出山洞,一分鐘不到就回來。

  回來的時候它的手中拿著一根長條狀的煤塊。

  “嘰咕!”帶著壞笑,氣球靈寵拿著煤塊在藍宇二人臉上畫起來。

  待二人的臉被涂滿了黑乎乎的線條后,它才滿意的扔掉了只剩下一小節煤塊。

  就在它看著自己的杰作傻樂的時候。

  身后鉆出了一根巨大的堪比一人腰粗的根須。

  如果藍宇此時清醒的話,一定能發現這根須與纏繞住隱豹的那個一模一樣。

  只是面對隱豹時猙獰而堅韌的根須在氣球形靈寵面前卻顯得極為的溫柔。

  只見它輕輕一卷,就把氣球形靈寵卷住。

  “嘰咕!嘰咕!嘰咕……”被如此巨大根須抓住,這只氣球形靈寵不僅不害怕,反而如同正玩的開心的小孩突然被父母強行帶走一樣,發脾氣地拍打著根須。

  “嗚嗚嗚——”在洞穴上方,傳來沉悶的聲音,聲音帶著嚴肅。

  “嘰咕!”氣球靈寵卻毫無畏懼,直接回應道。

  “嗚嗚!”顯然根須的主人對氣球靈寵的回答不滿意,語氣有些生氣。

  “嘰咕咕!”氣球靈寵短短的雙手往胸前一抱,頭往旁邊一撇,露出賭氣的表情。

  ……

  接下來,兩只靈寵進行了一段激烈的

  好在藍宇他們還在昏睡中,不然非得被這么一段奇怪的場面嚇到。

  終于,上方的靈寵做出了妥協,它把氣球靈寵放開。

  “嗚嗚嗚”,在臨走的時候,這只靈寵遞給氣球靈寵一顆核桃大小的紅色圓形晶體。

  氣球靈寵歡呼著抱住這顆晶體。

  “嗚嗚嗚——”根須的主人再次傳來一聲吼叫,聲音帶著依依不舍的情感,不過它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很快把根須縮了回去。

  沒過多久,它的氣息就徹底消失不見。

  “嘰咕嘰咕!”把晶體塞進花絮中,氣球形靈寵再一次坐到藍宇頭頂,舒服地在上面扭來扭去。

  最后,它貌似玩累了,趴在藍宇頭上也睡了起來

  ……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