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御獸狂潮
玄幻
類型
君顏不老
作者
40.84萬
連載中
第六十九章 契約眠蒲

  “嘰咕,嘰咕,嘰咕!”

  氣球靈寵歡喜地坐在藍宇頭頂,兩只豆芽般小巧的蹼狀前肢隨著身體的擺動而有節奏的揮舞。

  完全沒有顧及到身下一臉糾結的藍宇。

  “所以說,這家伙是一只罕見的植物型靈寵?”藍宇挑了挑眉頭,有些不敢相信。

  任誰醒來之后,發現自己頭上趴著一只靈寵,而且還是罕見的植物形靈寵,都沒辦法立馬接受。

  “準確的說在植物類靈寵之中,眠蒲也是非常有名的種類。”花清憐擦拭著臉上殘留的水漬,平靜的說道:“其本身高等凡級的潛力就不說了,它還是少數幾種初始技能帶有催眠效果的靈寵,在前期,擁有這個技能對契靈人的幫助很大。”

  “當然,最重要的是,它是可以進化的,其進化體——沉睡草擁有更加高級的催眠技能,成長起來后的戰力非常可觀。”

  “所以,我可以契約它?”藍宇指了指開始拽自己頭發玩的眠蒲,心里除了欣喜,還有一種不真實感,如此珍貴的靈寵就這樣落到自己頭上了?這和出門被錢砸頭有什么區別?

  花清憐心里也不由驚嘆藍宇的狗屎運,像眠蒲這樣集輔助與進攻為一體,外加擁有進化形態的優秀靈寵,在外面可都是賣到了天價,而藍宇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遇上一只,這人和人之間有時候真的不能比。

  甚至,花清憐自己都有些意動,不過看到坐在藍宇頭上,完全不怕生,調皮搗蛋的眠蒲,她還是放棄了。

  “契約吧,這只眠蒲資質非常不錯,三階的實力就可以讓我們不知不覺的中招,說明對催眠粉的運用非常有天賦,等到它進化成沉睡草,真實價值可能比得上許多精英級的靈寵。”

  聽到花清憐肯定的回答,藍宇輕輕松了一口氣,剛才他明顯看到她眼中意動的神色,還以為她要搶先契約掉呢。

  “喂,不要扯我頭發,要掉光了。”這時,藍宇頭皮傳來刺痛,他不得不含淚把眠蒲從自己頭頂抱下來。

  “嘰咕!嘰咕!”眠蒲對藍宇竟然不經過自己允許就把自己從寶座里拉下來的行為感到生氣,氣鼓鼓的朝著藍宇一通嚎叫,兩只前肢啪啪啪的拍打在他的手臂上。

  好在它的力量并不大,拍在藍宇手臂上除了一點發紅外,并沒有什么效果,藍宇也索性當做沒有看到。

  “等一下我們就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了,想不想和我一塊走?”藍宇期待地問道。

  按照正常的收服步驟,應該是先靠著契靈人的真實實力打敗對方后,才與之簽訂契約,這樣,靈寵的抗拒會小一些,契約成功率會大許多。

  不過藍宇看著眠蒲極度迷戀自己(的頭頂),覺得可能不需要前面一步了,所以直接詢問對方的意見。

  眠蒲智力不低,聽完藍宇的話,它那胖乎乎的五官頓時皺在一起,一臉糾結的樣子。

  “嘰咕……”在藍宇期待的目光中,眠蒲很人性化的托著側臉,做出了一個思考的動作。

  經過幾分鐘的思考,中間還時不時掃過藍宇(的頭頂),最終,它做出了決定。

  “所以還是要打一場嗎?”藍宇有些意外地看著站在她面前的眠蒲,他剛才看它的反應,還以為不需要這個步驟了。

  “嘰咕!”眠蒲拍拍胸口,表示自己是一只有骨氣的眠蒲,不會因為一個舒服的寶座就出賣自己的。

  藍宇看著它圓滾滾的身子還要艱難的做出挺胸抬頭的動作,不禁一陣好笑,不過對眠蒲的決定他還是很贊善的。

  這樣有骨氣的性格才符合它的身價。

  于是藍宇收起多余的心思,認真的召喚出了小哈。

  小哈經過幾個小時的休息,已經徹底恢復過來。

  一出場,它就朝著面前的眠蒲發出一聲渾厚的吠叫,聲音帶著高昂的氣勢,眼中燃燒著熊熊戰意。

  不過因為知道面前這個對手的特殊性,它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撲過去,而是很是耐心的等待它做好準備。

  “嘰咕!”眠蒲不甘示弱的發出一聲嚎叫作為回禮,細弱的叫聲硬生生被它喊出了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

  藍宇和小哈眼中幾乎同時放出亮光。

  “哈哈哈,好,就是應該這樣。”藍宇驚喜地笑道:“小哈,擊敗它。”

  “汪!”小哈給出了一個理所當然的回應。

  接著它便急不可耐的沖向眠蒲。

  剛才花清憐的描述,小哈在契約空間里面也聽到了。

  所以它并不會因為對方人畜無害的外表而放松警惕,一上來就用上了技能。

  “嗡——”力量強化使出,小哈的速度與力量瞬間提升了一個檔次。

  “嗚嗚嗚——”體內充沛的靈能如大河長江般滾滾流動,小哈只感覺現在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不禁發出一聲長嚎。

  不過面對氣勢高漲的小哈,眠蒲卻擺出一副處事不驚的樣子,只見它輕輕抖了抖頭上的黑色花絮,淡黃色的催眠粉從里面揮發出來,成為一團稀薄的黃色煙團擋在它身前。

  藍宇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攻擊技能,不禁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向由催眠粉構成的煙團。

  場上,面對前方的煙團,小哈卻全不畏懼,只見它在距離煙團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時突然舉起腳掌重重拍在地面上。

  “砰!”沉重的力量拍碎了堅實的地面,壓出的氣浪混雜著塵土直接把催眠煙團吹散。

  漂亮!一旁觀看戰斗的花清憐見小哈如此處理催眠粉的方式,不由夸贊一聲。

  原本她還以為小哈會靠著強大的肉體力量跳過煙團,直接攻擊眠蒲,沒想到小哈直接利用攻擊的氣流,這樣的攻擊方式避免了跳躍落空的可能,同時讓小哈多了更多的進攻方式,顯得更加游刃有余。

  吹散催眠粉,小哈馬不停蹄地沖向眠蒲。

  “嘰咕!”自己的招式被破解,眠蒲卻一點也不沮喪,它很淡定的再次召出一團催眠粉。

  幾乎同時,小哈的攻擊落下。

  如此近距離,眠蒲勢必會被擊中。

  然而,就在藍宇準備迎接勝利的時候,小哈的爪子卻擦著眠蒲的身體邊緣劃過。

  “……”藍宇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如此近的距離,眠蒲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小哈的攻擊怎么會落空呢?

  就在藍宇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身旁的花清憐卻帶著一絲羨慕的語氣解釋道:“通過催眠粉扭曲光線,讓對手產生視覺上的偏差,從而避開近在咫尺的攻擊,這只眠蒲的資質比想象中還要高啊。”

  光線偏折現象嗎?聽完花清憐的解釋,藍宇立刻就把它轉變成了自己能夠理解的東西。

  不過,越是這樣,契約的價值才更高嘛。藍宇在驚訝之后興奮的想道。

  “小哈,繼續……”藍宇喊道。

  可是他的話說出一半就卡住了。

  因為在小哈爪邊,眠蒲竟然四肢朝天的躺著,一雙眼睛緊緊的閉上。

  “誒?什么情況?”藍宇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小哈:“難道剛才其實是被你打中了。”

  小哈有些無辜的搖了搖頭,不過,當看見眠蒲一副昏厥的樣子,它又有些疑惑。

  難道剛才真的被自己打中了。

  好奇之下,它不由小心翼翼地用爪子輕輕戳了戳眠蒲。

  不動。

  再戳。

  依然不動。

  看來真的被自己打敗了。

  可是,當小哈抬起頭看向藍宇的時候,眠蒲其中一只眼睛偷偷張開一條縫,悄咪咪的看向小哈。

  當小哈要轉回視線的時候,它又急急忙忙的把眼睛閉上。

  可是它以為沒人看到,卻被一直觀察它的藍宇看的一清二楚。

  “……”藍宇的眼角不禁抽了抽,一時腦袋里有無數的槽要吐卻不知從何吐出的感覺。

  可能因為藍宇一直沒有行動的原因,躺在地上的眠蒲再次睜開眼睛,看向藍宇,不想剛好對上藍宇的目光。

  它慌張的重新把眼睛閉上。

  “……不用裝了喂,我都看見,還有,你扭動的姿勢也太明顯了。”藍宇暗喊道,心里有一種蒼涼的感覺,為什么我的靈寵沒有一只是正常的。

  “嗚?”小哈看向藍宇,總感覺主人在想些很失禮的事。

  一旁的花清憐也看出了其中的貓膩,臉上的表情再也繃不住,露出淡淡的笑容。

  不過藍宇沒有注意到花清憐的笑容,他正考慮該不該揭穿這只搞怪調皮的眠蒲。

  最終,他還是選擇不去揭穿。

  他走到眠蒲身邊,彎下腰去抱起這個裝死的家伙。

  不想,等的不耐煩的眠蒲又一次把眼睛睜開。

  這下,一人一寵真的是四目相對了。

  氣氛一度陷入尷尬中。

  “哈哈,你醒啦?”藍宇干巴巴的說道,不過氣氛因為他這一句話倒是緩和了許多。

  “嘰咕。”眠蒲知道裝不下去了,于是爬起來,拍了拍身邊小哈的大腿,一副長輩夸贊晚輩的樣子。

  藍宇再次抽了抽。

  不過當對上它金黃色的瞳孔時,他還是很開心的喚出了契約靈陣。

  “嘰咕!”很有“骨氣”的眠蒲輕輕觸碰了一下靈陣,接著藍宇幾乎沒有感受到什么反抗,契約就完成。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