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御獸狂潮
玄幻
類型
君顏不老
作者
40.84萬
連載中
第七十一章 我還有東西要上交!

  確定了木羅的培育方向,藍宇開始熟悉起它的技能。

  就像花清憐說的一樣,木羅很有天分,一個簡單的催眠粉技能,卻被它玩出了許多花樣。

  看著木羅得意洋洋的把一團催眠粉凝縮成一個拇指頭大小的藥丸,接著扔到遠處的石頭上,重新炸開,變成一團迷煙,藍宇覺得要是剛才它能堅持一下,小哈還真不一定能拿下。

  大概了解了一下木羅的靈能儲備和技能效果,藍宇頂著眠蒲牌帽子走到花清憐身邊。

  “準備一下,該回去了。”花清憐沖藍宇點了點頭,說道。

  可能是頂著木羅的藍宇實在太引人注目了,花清憐的眼睛不由放在木羅身上多看了幾眼。

  藍宇自然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不過除了心里笑了笑外,臉上并沒有露出其它表情。

  接下來,在木羅嘰嘰咕咕的叫聲中,兩人沉默的等待最后時刻的到來。

  一炷香之后,空氣突然變的粘稠起來,兩人的身體仿佛陷入膠水中一般,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一股排斥力襲來,他們眼前一花,接著刺眼的光芒射入眼球,藍宇兩人不得不閉上雙眼。

  當他們重新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重新回到了碎石山谷中。

  剛才刺眼的光芒是頭頂太陽的陽光。

  藍宇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都是一齊進去的寵斗士,此時他們有些麻木的看著四周,臉色因為整個月待在地下而顯得發白。

  不過沒等他們徹底適應過來,早就等候多時的競技場工作人員就走了過來,不由分說把他們身上的行囊袋解了下來。

  有些人臉色一變,憤怒的想要搶回來,可是迎接他們的是數道無情的拳腳。

  沒有靈訣,契靈人和普通人差不多,不一會兒,這些人就被打倒在地。

  那些不還手的寵斗士也并不是高枕無憂,因為工作人員還會搜身,只要發現藏著靈物,就是一頓拳腳。

  很快,地上就躺了幾十個人。

  這些人都是自認排不進名次,想要把地下世界收獲的靈物私藏起來自己用的。

  剩下的人要么是迫于競技場的壓力,要么就是信心滿滿。

  但不管怎么樣,被競技場整這么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不自然起來,怔怔的不敢有其他動作,任他們把自己一個月出生入死換來的收獲拿走。

  藍宇這邊也有人過來收走行囊,不過他只是平靜的看著對方,連身體都沒有晃一下。

  當工作人員看到藍宇鼓鼓的行囊后,臉色不由一怔,下一刻,換上一張笑臉,告了一聲抱歉,敷衍式的在他身上搜了一下就走向下一個人。

  “呼——”當工作人員走后,藍宇輕輕呼了一口氣,捏緊的拳頭慢慢松了開來。

  不過花清憐那邊就不是很順利了,也不知道負責她那邊的是不是新人,拿走行囊袋之后竟然敢搜她身。

  這下可是捅了馬蜂窩了,一個靈訣下去,那人就被禁錮在原地,一陣騷亂后,其他人認出了花清憐,悻悻的繞過了花清憐。

  藍宇走到花清憐身邊:“怎么處理的?”

  “廢了一條手臂。”花清憐明顯余氣未消,冷冰冰的說道。

  “嘖嘖,二層的就是好,打斷別人的手臂都不會被追責,我那邊就不行了,要是敢這么做,地上的那些就是榜樣。”藍宇指了指地上呻吟的幾十人笑道。

  花清憐冷冷的看了一眼。

  藍宇倒沒那么害怕她了,只是靜靜的和她對視。

  片刻,雙方極為默契的把目光放到前方。

  那里,有人專門記錄行囊里的收獲,因為每個人的行囊都是有名字的,所以把收獲換算成分數后就可以直接記在本子上了。

  “怎么沒把蟲卵交上去。”花清憐看了一會兒,問道。

  “這不是有百年石乳在嗎?”藍宇摸了摸下巴說道。

  沉默了一會兒,花清憐突然說道:“我剛才好像看到有人拿出了幾株魂眼草,估計值一千分。”

  “……”藍宇眼角頓時一抽,給了花清憐一個你怎么不早說的表情,接著快步走向記錄分數的地方。

  看到藍宇略顯匆忙的身影,花清憐翹起嘴角,笑了笑。

  嬌柔清麗的笑容頓時看的周圍幾人一陣炫目。

  “王哥,這么多的魂眼草,這次第一肯定是你了”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聽著身邊人恭維聲,得意的合不攏嘴。

  說來也是他的機緣,一進空間裂隙就出現在魂眼草的生長地,在出來之前把里面的所有魂眼草都采摘掉了。

  一株魂眼草就是200分,七株就是1400分。

  這次我就不相信布蘭特還能超過我。

  得意之下,他開始尋找布蘭特的身影,想要好好奚落他一番。

  可是布蘭特沒找著,卻看到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朝著積分兌換處走去。

  看著眼前面帶笑容的藍宇,謝斌皺了皺眉,這不是那個用不知道什么手段避開狂風的青年嗎?

  “大人,剛剛著急忘了我還有東西沒有上交。”藍宇微笑道。

  旁邊記錄的人頓時停了下來,一齊看向藍宇——這是哪個傻缺,沒查到的東西不趕緊藏好,還要交出來?

  剛才檢查藍宇的那個工作人員更是臉色煞白,膽戰心驚的看向謝斌。

  “哦?”謝斌沒有理會旁邊的目光,而是略帶驚訝的看著藍宇。

  當藍宇亮出納戒的時候,謝斌的眼神變了變,看向藍宇的眼神中帶著莫名的味道。

  藍宇沒有注意謝斌的變化,專心的溝通納戒取出里面的蟲卵。

  當他把十多枚黑金蟻卵整整齊齊地排在謝斌面前的時候,他的臉上驚訝之色更濃了。

  “嘶——這是?”不管是工作人員還是其他寵斗士,目光瞬間被這些蟲卵吸引住了。

  突然,一人率先叫出來:“這是靈寵卵!”

  接下來,所有人哄鬧起來,看著那些蟲卵,眼中冒出炙熱。

  不管這些是什么靈寵的卵,但其價值絕對不會低。

  剛才還得意的王姓男子看到那些蟲卵時,眼睛都要瞪出來。

  “不可能,這么多靈寵卵,他是跑進靈寵窩了嗎?”

  “大人,這是小的僥幸收獲的幾枚黑金蟻卵,您過目一下。”藍宇像是沒有聽到其他人的驚呼聲,面不改色的說道。

  謝斌默默的拿起一枚蟲卵,精神力一掃,頓時確定了藍宇的話。

  “嗯,的確是黑金蟻卵。”謝斌點了點頭。

  接著回頭對著幾個工作人員說道:“十二顆黑金蟻卵,2400分,記在他身上。”

  “大人,等一等,還有呢。”

  藍宇笑著阻止道,反正都拿出來了,這些蟲卵放在身上也沒用,索性全部拿出來換成分數,到時候獎勵的積分還多呢。

  于是,在眾人近乎駭然的神色中,藍宇又從納戒中取出剩余的蟲卵。

  尤其是當他把兩顆鋼鎧蟻的蟲卵拿出來的時候,連謝斌都張大了嘴吧。

  “嗯,就這些了。”站在蟲卵中間,藍宇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笑著對謝斌說道。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