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六十六章 不速之客

  一年的時間過得很快,至少對于高峰來說是非常快的。

  密西森林,這里是群山環繞的森林,人煙稀少,而且這里也是邦國唯一允許合法帶槍打獵的地方。

  一個帶著灰帽子的人背著獵槍緩緩向著走著,四處查找著。

  這人穿著一件綠白格子的襯衫,外面套了一件灰色的夾克,臉上的絡腮胡似乎好長時間沒有刮了,眼皮下的黑眼圈濃重。

  正是一年前的高峰,只是這一年高峰已經隱姓埋名了,在這個荒山上獨自過著。

  “呼。。”高峰來到高峰頂端,長吸一口氣,一年的時間高峰的眼角也多了幾分皺紋。

  “呼。”高峰看了看四周舉起手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口哨聲在這空蕩的山林里回檔。

  “汪汪汪。。”很快的就收到了回應,一條大黃狗快速的從樹林里面竄出來,吐著舌頭快速的朝著高峰奔跑過來。

  “過來,孩子!”高峰沖著大黃狗喊道。

  “汪汪汪。。”大黃狗興奮的叫著跑到了高峰的身邊。

  “你干嘛去了?大黃。”高峰撫摸著大黃的頭。

  大黃是高峰收留的狗,一年的時間幸好還有這大黃的陪伴,不然高峰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熬過來。

  “干嗎?我什么都沒有。”

  大黃親昵的帶著孩子一樣的表情搖著尾巴輕輕撲在高峰身上。

  大黃站起來已經到了高峰的胸前,高峰還清晰的記得一年前收養大黃的時候也就和自己腳跟差不多高。

  但是大黃早就發現了什么,撲在高峰的身上,一直盯著高峰的口袋。

  “干嘛。”高峰從口袋掏出一塊肉干,咬在嘴里向大黃遞了遞。

  大黃小心翼翼的從高峰的嘴里接過肉干,大黃吃著肉干把爪子靠在高峰懷里,帶著孩子的表情仰頭看著高峰。

  “好了,來,我們走了。”高峰摸了摸大黃的頭說道。

  高峰和大黃一齊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這是在山上自己建的小木屋。

  屋子里面家具不多但是非常干凈,高峰和大黃走進屋子,大黃搖著尾巴徑直走向了冰箱。

  冰箱的手栓上綁著一條毛巾,大黃叼著毛巾把冰箱的門打開,從里面叼出來一瓶啤酒。

  高峰坐在桌子的筆記本電腦前,大黃叼著啤酒來到了高峰身邊。

  “好孩子。”高峰接過啤酒,打開電腦。

  電腦桌面背景是大黃小時候的照片,蠢萌的樣子眼中帶著好奇,非常的可愛。

  “恩,來看看他們今天又編了什么樣的故事。”高峰按照往常打開網頁,關注著國家的動態。

  雖然高峰隱居在了山里面,但對于政府的新聞還是無時無刻在關注著,雖然高峰知道真實的并沒有多少,但也能知道個大概。

  “來。。”高峰看向趴在地上毯子上的大黃,把啤酒遞過去。

  大黃伸著舌頭大口喝了幾口。

  “好孩子。”高峰輕聲道,舉起啤酒大口的灌了一口。

  邦國,費吉亞州,費城。

  在一輛金碧輝煌的建筑里面,四周都是保安把守。

  一個坐在輪椅上穿西裝的人緩緩的從樓道來到一個門前,這人留著大背頭,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睛卻帶著桑倉的沉穩,年紀大概五十左右。

  這大背頭向著站前門口的保安揚了揚頭,保安打開門,大背頭走進屋子,屋子里的人向著大背頭看去。

  屋子里面辦公桌前站著一個黑人,留著圓形短發,頭發是黑白相兼,年紀看起來和大背頭差不多,也是穿著西裝,緩緩的從桌子上拿起大背頭扔到桌子上的資料。

  “射擊中尉高峰,特種隊員,已退伍,他是目前為止最出色的。”大背頭看著這個黑人道。

  “雖然他最后一個任務出了差錯,被調到敵區的后方執行任務,然后當做犧牲品被被拋棄。”辦公桌前的沙發上做著一個小白臉接著說道。

  黑人拿著高峰的資料認真的看著,坐在了沙發上。

  黑人看了小白臉一眼,小白臉繼續道“敵人派了一架直升機和一整連的人,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觀察員在那場戰斗中犧牲。”

  黑人抬頭認真的聽著小白臉的敘說,這黑人并沒有什么特征,屬于放人堆就發現不了的那種人,但是雙眼冰冷的就像沒有任何感情的雙眼,特別讓人印象深刻

  “沒有正式報告。”小白臉說道。

  “有消息說他造成敵人百分之七十的傷亡,剩下的都逃跑了。”小白臉旁邊做著一個頭發稀疏的人繼續道。

  小白臉繼續輕聲道“把他們仍在那等死的那個長官,兩周后突然人間蒸發,沒有人起訴高峰,一周后他就退伍了。”

  聽完所有的消息,黑人緩緩的合上檔案,然后道“我猜高峰不甘心當做犧牲品。”黑人的聲音就像金屬摩擦一般帶著質感。

  一輛汽車快速的在密西森林的土路上穿梭著,正在朝著高峰那里的小屋接近。

  “打獵種菜自給自足。”黑人的聲音從這輛快速行駛的車里面傳出來。

  “是的,他幾乎沒有離開過這里。”小白臉回應道。

  黑人在車里穿著一身昂貴的咖啡色西服,帶著一副墨鏡輕聲開口“他是個盡職盡忠的愛國者,表里如一。”

  “明白。”頭發稀疏的人開著車點點頭回應道。

  黑人繼續輕緩道“有些人一旦信仰崩塌便無所適從,高峰就是其中之一。”

  高峰正坐在椅子上翹著腿安靜的看著書,趴在旁邊的大黃突然抬起頭。

  “汪汪汪。。”大黃朝著外面充滿敵意的叫喚。

  “你認真的?”高峰神色嚴肅的抬頭看向外面然后看向大黃不確定的喃喃一句,因為這個地方一年來從來沒有來過人。

  黑人和頭發稀疏的人還有那小白臉,三人走下了車子,緩緩的步行走向高峰的小屋,黑人摘掉了眼睛,雙眼看似無常,但確在警惕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黑人在高峰屋子前站定,站在門前看了看。

  “我什么都不買,什么也不要。”高峰的聲音突然的從黑人身后傳來。

  黑人內心一緊,但是片刻就恢復正常,他居然沒有發現他們身后有人,緩緩扭頭瞇著眼睛觀察從后面走來的高峰。

  高峰走向屋子說道“你們現在就掉頭,從哪來的回哪去。”

  黑人看著高峰輕聲道“高峰?我是杜卡林上校。”

  高峰停下腳步認真的看了黑人片刻,很明顯一伙人真的是專門來找他的。

  “找到你可真不容易。”杜卡林緩緩道。

  “但看來還不夠難。”高峰看著黑人面無表情的喃喃道。

  杜卡林雖然語調聽不出什么,但是神色中帶著誠懇繼續輕聲道“我們遠道而來,就是有些事需要你幫忙。”

  高峰直接向著屋子走去道“下山時你最好掛一檔,不然你的剎車會失靈的。”

  那頭發稀疏的人上前兩步拍拍手沖著站在臺階上的大黃輕聲道“過來,上這兒來,乖。”

  本來已經走到一半的高峰猛的轉身看向頭發稀疏的中年人冷聲道“別這么做。”

  高峰面帶冷色的轉身看著那頭發稀疏的人威脅道“沒我的邀請要進這個屋子,除非你殺了我的狗。”

  頭發稀疏的人臉上帶著冷笑,緩緩的把手伸向腰間的槍。

  高峰的手也輕輕的背到后面,而袖子里面藏著的是他那沉重破舊的手機。

  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高峰有很大的把握,能夠在這人拔槍之前,用這個破手機把這三人殺掉。

  高峰看著頭發稀疏的人低聲道“這并不容易辦到,如果你在這里打死我的狗的話,我會在山上給他找個墳墓,一兩個月之后在告訴警長,他也能理解。”

  聽著高峰的話,黑人一直沒有情緒的臉上突然看著高峰露出一抹微笑。

  頭發稀疏的人把手放在了手槍上面,嘴里叼著一根牙簽緩緩晃動著,帶著毒蛇一般的目光盯著高峰。

  “把手從槍上拿開,慢慢的。”杜卡林扭頭輕聲道。

  然后杜卡林帶著淡淡的笑容看向高峰道“省的我們的射擊中尉還得幫你在山上找個墳墓。”

  “呵。”頭發稀疏的人冷笑一聲,但還是緩緩的把手離開了手槍。

  “我沒帶槍。”杜卡林舉起雙手,輕聲道,然后扔給高峰一個東西。

  高峰接住杜卡林扔過來的一個盒子,警惕的看了看三人一眼,然后緩緩把盒子打開。

  一個帶著邦國標志的獎章放置在盒子里面。

  “知道那是什么嗎?”杜卡林輕聲問道。

  高峰看著這枚勛章低聲道“邦國政府頒發的最高軍事榮譽。”

  高峰合上盒子,看向杜卡林道“不是輕易就能拿到的。”

  “你的?”高峰再次把盒子扔給杜卡林。

  杜卡林接住盒子帶著淡淡微笑點點頭道“是的,你父親也有一枚,不是嗎?”

  高峰并不奇怪,既然他們來找自己肯定是把自己的所有老底都看了個干凈。

  高峰輕聲道“你怎么得到的?”

  杜卡林說的無足輕重道“全靠玩命,救了幾個戰友的命。能給我五分鐘嘛?”

  高峰沉默片刻,轉身走向屋子,輕聲道“好吧,讓你的狗崽子都在外面候著。”

  杜卡林轉頭看了那小白臉和頭發稀疏的人一眼,兩人臉上都是帶著苦笑。

  “旺旺。。”大黃搖晃著尾巴迎接高峰。

  “走了,伙計,進屋了。”高峰揮揮手招呼著大黃走進屋子。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