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六十七章 刺殺總統

  杜卡林走進屋子背著手觀察了一下屋子的陳設然后轉身直接了當的說道“我要你計劃一次總統刺殺行動。”

  高峰雙目閃動一下,沉默片刻并沒有拒絕低聲道“哪國的?”

  “我們的。”杜卡林說道。

  高峰深吸一口氣,他撇了撇嘴。

  看著高峰不耐的表情,杜卡林趕緊接著說道“我沒說執行,所以可能是阻止。”

  高峰盯著杜卡林雙眼出現專注,等著杜卡林繼續說下去。

  杜卡林接著低聲道“未來的兩周內,會有人試圖行刺總統,我們破譯了一段匿名密碼,來自內部的。”

  杜卡林從懷中拿出一個信封也并沒有給高峰看的意思,高峰用審視的目光瞇著眼睛看著杜卡林。高峰一時間無法相信他說的真假。

  杜卡林接著道“所以我們不能通過正常渠道,有人已經滲透到政府內部。”

  杜卡林接著說道“總統到時會出現在公共場合,巴爾和費城,特勤組的保護會涵蓋會場周圍的九百碼的范圍,但是我截獲的消息上說刺客會在一英里以外射擊,我們需要你去偵查,告訴我們如果是你,你會怎么做,我們好去設防。”

  高峰認真的聽著,內心的疑慮消除了一大半。

  “我并不十分相信這個距離上開槍還能命中,但還是不要試的好。”杜卡林有意無意的說道。

  然后杜卡林皺眉看向一言不發的高峰道“你的遠程狙擊槍命中率從來沒有被核實過。”

  高峰沉默片刻說道“那是因為遠程射擊的目標都處在你不會想去核實的地方,核實準度是哪些整天做辦公室的文員才會想的問題,你知道遠程狙擊都要考慮哪些因素嗎?”

  杜卡林看著高峰眉毛抬了幾分,認真聽著。

  “溫度,海拔,濕度,風速,揚塵,一切都要計算在內,子彈的飛行時間通常六到十秒,所以你得目測目標的位置,甚至直線運動的質點由于慣性產生的偏移也要考慮。”

  高峰聲音低沉,眉頭緊皺繼續道“總統會穿著防彈衣,意味著必須擊中頭部,在一英里以外。。。你相信刺客有這種能力?”

  “是的。”杜卡林肯定的說道。

  高峰雙目閃動接著道“好吧,那問題就嚴重了,你必須找到這個刺客。”

  杜卡林接著道“所以我們選擇從另一角度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你來做這個。”

  高峰輕輕搖了搖頭道“說實話,我對現任總統沒什么好感,之前的一個也不怎么樣。”高峰不明白為何杜卡林會這么相信自己。

  杜卡林無所謂道“你喜歡總統制嗎?還是喜歡生活在一個自由的過度里?我們能容忍國家被暴徒掌控嗎?”

  “當然,有時候事實就是那樣子。”高峰對于世界的本質早已經看透,肯定道。

  杜卡林雙目閃動了幾分,沉默片刻再次道“我相信你曾站在一面旗下,莊嚴的宣誓,擁護國家,捍衛國家尊嚴。”

  高峰把頭瞥向一邊,那是以前自己的信仰,現在想想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

  高峰最煩回憶起以前,面色轉冷道“好像你的五分鐘到了。”

  杜卡林一時語塞,沉默片刻輕輕的拿勛章拍打著手掌,杜卡林上前兩步低聲道“聽我說,孩子,我不希望你下周打開電視時,看到總統被暗殺的消息,你知道自己本能夠為之做些什么的,別讓自己追悔莫及。”

  杜卡林說完走出了屋子。

  “呼。”高峰長呼一口氣,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前方,內心五味雜陳,很顯然杜卡林已經把高峰說動了幾分。

  杜卡林帶上了眼睛,緩步向著車走去,但是走的非常緩慢,果然如他預料的一般走到一半時身后傳來了高峰的聲音。

  “那是最新款嗎?”

  走到一半的杜卡林轉頭看向高峰。

  “我說那車,用的是強力引擎嗎?”高峰走下臺階指著那小白臉兩人靠著的車說道。

  汽車的前面蓋子被打開,露出里面如同野獸一般的引擎,高峰不由的說道“哇,瞧瞧,八升V八引擎,這么大的家伙,環保局竟然沒有給你定個里程標準。”

  “不介意吧?我照張相。”說著高峰拿出那破手機給汽車照了一張相。

  杜卡林什么都沒說,等高峰照完相杜卡林上前遞給高峰一張紙片低聲道“想好了隨時可以打這個號碼。”

  高峰內心長嘆口氣接過紙片,杜卡林三人驅車離開。

  “你看明白他在干什么了嗎?”回去的路上頭發稀疏的人好奇的問向小白臉。

  “引擎的照片對他來說根本沒意義,他才不會關心什么引擎。”小白臉臉上帶著一抹冷笑道。

  “他受過反間諜訓練,讓他謹慎到連車牌號都要照下以防萬一。”頭發稀疏的人搖搖頭說道。

  “這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杜卡林說道。

  “我以為他回絕你了。”小白臉說道。

  杜卡林帶上了眼睛,黝黑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面部變化,聲音低沉的道“他其實已經同意了,只不過自己還沒意識到。”

  黃昏的密西森林山頭,高峰坐在山林的山頭,輕輕撫摸著大黃的毛發,夕陽的余暖照在高峰的身上,高峰神色哀傷的帶著思考眺望著遠處。

  三天過后,高峰依舊坐在那個山頭,身邊還是大黃陪著,只是高峰已經把那絡腮胡子刮掉了,長發也剪去了,身上也換了一件干凈的衣服,很顯然高峰已經決定好了。

  高峰來到了屋子,打開了那一直鎖著的一個鐵架子,從里面拿出了自己封藏許久的狙擊槍。

  高峰準備試試狙擊槍是否真的能命中那么遠的距離。

  下午,山林一如往常的安靜,在山林間的一塊石頭上面靜靜的放置著一瓶可樂,在非常遠的地方高峰用狙擊槍瞄準了那瓶可樂。

  “一千七百六十碼,就是一英里遠了。”高峰眼睛離開狙擊鏡在看向那瓶可樂,肉眼根本就看不見了。

  “呼,夠遠的了,大黃,你說總統用擔心嗎?”高峰看向安靜趴在一旁的大黃。

  大黃帶著好奇的目光看向高峰,高峰把子彈上膛,閉上了一只眼。

  “呼呼呼呼。。”高峰平靜的呼吸著,那種感覺再次回來了,世界只有了自己和目標。

  “砰。”高峰扣下扳機。

  幾秒過后,在遙遠的另外一個山頭的可樂瓶被打爆了,可樂四散開來。

  “看來,他最好小心點了。”高峰口中輕聲喃喃著眼睛離開了狙擊鏡,銳利的眼睛再次回歸。

  第二天黃昏高峰把自己的狙擊槍弄好藏在了小屋的后面同時高峰打著電話“恩,他不會有事的,一天喂他一次就行,他如果覺得孤獨,就給他念些彈道表。”

  “過來,伙計,我離開幾天,你能照顧好自己嘛?”高峰放下手機,不舍的坐在地上撫摸著大黃的脖子。

  幾天之后的費城特區,這里和山上完全是天壤之別,干凈整潔的林蔭大道,高樓林立。

  高峰獨自坐在街頭的臺階上,這里的人們都行色匆匆,每個人都在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高峰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游客一般,閑散的坐在巨大廣場的花池上,只是銳利的眼睛會觀察一下對面的大樓,還有掛在大樓頂上的攝像頭。

  高峰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另外一棟大樓還有攝像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漫不經心,其實是在內心精心精密的計算。

  巴爾,這里和費城的建筑物完全是不一樣的風格,外面是紅磚。

  高峰經過幾天的時間又來到了巴爾,高峰背著一個背包在費城漫步,就是如同一個平常人,看起來毫不起眼,不過高峰不到十天的時間把兩個地方的所有可能的狙擊地點都排查了一遍。

  三天后在一個私人機場里面巨大的機場保安嚴格有素的站立在飛機和門外把手前,西裝革領。

  高峰和杜卡林還有他的兩個手下站在機場窗戶邊,這次多了一人,就是之前那個坐在輪椅上的大背頭。

  “兩個地方中只有一個地方的成功概率比較大。”

  “巴爾的空間不夠,街道的寬度不足以用來做風向調整,建筑物也遮擋視線。”高峰緩緩的敘說著

  杜卡林看著高峰安靜的聽著。

  “他要刺殺,一定會選在費城,而且只能在一千八百碼之外進行,這樣的聚集地點一共有六個。”

  “其中之一就是大約高出總統所在位置五層樓的建筑,在這個距離上子彈的飛行時間是五到六秒,他會等總統站在臺子上,開始演講的時候開槍,這個時間目標會靜止,而且要害也暴露無疑,他會選大口徑的武器,子彈可能是自制的,青銅合金手工加工,這樣彈道系數會小一點,如果換我的話,我至少會這么做。”高峰一口氣把三天的觀察敘述完。

  在場的四人安靜的聽著,小白臉面帶驚訝的不確定道“你能在那么遠的距離射殺他?”

  高峰看著小白臉這個不專業人士的驚訝目光,輕笑一聲,但還是解釋道“呵,一英里半,子彈飛行剩余的力量,比沙漠之鷹近距離射擊的威力還大,是的,我相信這不是問題。”

  高峰看了看旁邊的杜卡林接著道“風是最大的問題,即使一絲微風,如果不調整,都會把子彈打偏,在講臺和狙擊點之間他需要有個參照物,速度校正不難,但角度的改變就比較麻煩了,他會根據經驗來做,不仔細考慮這些因素,想一槍命中基本上不可能實現。”

  等高峰說完,杜卡林眼中閃光的輕聲道“非常精彩的報告,孩子,行動過早的話,可能會讓他溜掉,我們要活捉他,如果不找出幕后黑手,他很可能會卷土重來。”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