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六十九章 生死一線

  在另外一邊的那棟廢棄的房子,高峰直接仰著從三層樓跌落下去。

  “啊啊啊。”高峰的大叫聲在空中盤旋。

  “咚,啊。”高峰重重的跌落在下面停車棚上面,高峰咬牙悶哼一聲。

  停車棚上面頂上的厚厚的玻璃直接被高峰震出一道道裂痕馬上就要碎裂。

  王蒙快速的跑到窗戶前拿手槍對準了下面躺在車棚玻璃頂上的高峰。

  “砰。”王蒙再次開槍。

  高峰此時的大腦是錯亂的,但是一切都是根據本能,面色痛苦的扭動著身體。

  “砰。”王蒙再次開槍。

  “啊,嘩啦啦啦。。”高峰慘叫一聲,高峰身下的這塊大玻璃被打碎,高峰慘叫著再次跌落下去。

  “哦。。”高峰慘叫著抱頭跌落在裝修用的木制合子板上面。

  “閃光被射擊,閃光被射擊。”離這不遠的街道拐角周森的耳機突然出現急促的呼叫。

  “什么?閃光被射擊了?”周森不可置信的沖對講機喊道。

  “在重復一遍,閃光被射擊了。”對講機語氣急促。

  在電視畫面上,群眾尖叫著四散奔逃。

  “總統被射擊了,現場一片混亂。。”記者的聲音在電視機上大喊著。

  “砰,呼呼呼呼。。”停車棚的門猛的被打開,高峰喘著粗氣快速的從里面奔跑出來。

  即使高峰的身上有傷,一條腿用不上力,依舊奔跑的飛快,快要消失在盡頭的高峰心有余悸的回頭張望了一下后面房子的小窗戶。

  此時王蒙站在窗戶邊,頭發稀疏的人面色猙獰的沖著王蒙大喊道“你怎么能失手?你他媽的怎么能失手?”

  王蒙嚇的縮著脖子不敢說話。

  “嗡嗡嗡。。”外面已經到處都是警車出動的聲音。

  “三十秒清理這里,快去追他。”杜卡林面色沒有任何變化的低聲道。

  “他受傷了,殺了他。”杜卡林并不是特別驚慌,如同高峰已經是網里的魚,無處可逃。

  高峰瘋狂的在大街上奔跑著,而在四周警力已經開始快速的出動。

  在一棟樓的樓頂一架直升機緩緩開動,直升機的對講傳來聲音喊道“總部呼叫禿鷹二號,準備出發,禿鷹二號馬上出發。”

  毫無目的慌亂奔逃的高峰無意中來到了周森負責的區域。

  在那個小屋里面杜卡林和他的手下已經快要清理好了,小白臉從隱蔽的地方把高峰的狙擊槍拿了過來放在了狙擊位置,并且打出一個子彈殼,子彈殼掉落在地面上。

  很顯然他們已經把高峰嫁禍成了兇手。

  “待命中,完畢,待命中,完畢。”直升機在城市的上空盤旋著。

  “總部。”周森面色帶著緊張的沖對講機喊道。

  高峰面色痛苦的一瘸一拐的出現在了街道上。

  “總部,總部,這是十九號崗位,能收到嗎?”周森大聲慌張的呼叫對講。

  而高峰一瘸一拐的沖著周森快速走去。

  “要我堅守崗位嗎?”周森呼喊道。

  “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他們開槍打我。”高峰氣喘吁吁的沖著周森一瘸一拐的走去。

  周森猛的扭頭,看到了此時狼狽不堪的高峰,迅速的把手槍拿了出來對準了高峰。

  “邦國特工,舉起手來!”周森拿著槍神色帶著警惕的沖高峰大喊著快步走去。

  “求你了。”高峰單膝跪在地上,舉起雙手。

  “啊,救救我。”高峰面色帶著祈求。

  周森舉著手槍一步步走向高峰,周森的眉頭緊緊皺著警惕的看著高峰。

  “什么?”快要走到高峰身前時,周森不明情況的大喊一聲。

  但是周森話音還沒落,高峰迅速的握住了周森的手腕,如同一道閃電一般的起身。

  周森直接讓高峰來了一個過肩摔,周森的頭狠狠的嗑在地上,一下子失去了還手的能力,同時手槍已經到了高峰的手上。

  高峰的動作一氣呵成,一直到周森被摔在地上才反應過來。

  “啊啊啊。。”周森慘叫著被高峰提著西服后面的領子拖到了旁邊廢棄的房子墻壁前。

  高峰從周森的腰間拿出手銬,把周森銬在了墻壁上的鐵管上。

  “把鑰匙給我,我沒有行刺總統,這是個圈套。”此時的高峰的嗓音都已經沙啞。

  高峰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一線生機,但是無論如何都是要去爭取。

  “滴滴。。”高峰一瘸一拐的拿著汽車鑰匙向那輛響的汽車快速走去。

  “快來幫忙!”周森躺在地上大喊,滿頭大汗的周森扭頭看到了正小跑過來的警官。

  能當上邦國特工的真的沒有一個是軟柿子,但是對于高峰來說還嫩了點。

  周森沖著那警官大喊道“邦國特工,他搶了我的槍和車。”

  來的警官正是王蒙,王蒙氣勢兇兇的手中拿著手槍,來到了周森的身邊,滿眼不甘心的看著那輛快速向著遠處開去的汽車。

  王蒙在周森身邊蹲下來看向周森道“別擔心,他已經中了我兩槍,你還好吧?”

  “呼呼呼。。。”高峰急促的呼吸著,汽車在公路上快速的飛馳,緊張的眼神在快速掃視著四周。

  “總部,能夠重復一下嫌疑人的特征。”汽車的對講頻道傳來聲音。

  “這是王蒙警官,請求支援,嫌疑犯現在駕駛一輛邦國特工車輛,從懷特路向南,往石橋路方向逃逸。”王蒙蹲著按住肩膀的對講喊道。

  高峰的車輛能夠清晰的聽到王蒙說的話,但是聽到王蒙的聲音,高峰的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而是依舊在快速開車四處緊張的張望,高峰額頭上面的冷汗直流。

  現在高峰并沒有時間去思考和去怨恨著一切,現在最重要的是自己能不能在這天羅地網下逃出去,現在費城可以說是全城的警力都集中在了市區。

  想逃出費城可以說是難如登天,天上地下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水路,高峰開往的方向正是費城河。

  費城河在費城的中央位置,從南至北,貫穿著整個城市。

  在天空中正在待命的直升機同樣的收到了信息,飛在城市上空的直升機緩緩掉頭。

  “嫌疑犯攜帶武器,十分危險,重復一遍,嫌疑犯攜帶武器,十分危險。”王蒙的眼中透露著老奸巨猾,按著對講機低聲說道。

  而高峰也能夠清晰的聽到王蒙說的話,很明顯,這要是碰到警力直接就會槍斃。

  “呼呼呼。。。。嗡嗡嗡。。。”高峰急促呼吸的快速開車經過高鐵橋下的一個街道,耳邊已經能夠清晰的聽到四面八方傳來的警笛聲音,正前方兩輛警車直接對頭沖著高峰開過來。

  高峰迅速拐過街道,順眼向著那兩輛警車看了一眼。

  “在逃嫌疑犯現駕駛一輛邦國特工的警車,從懷特路向南,往石橋路方向逃逸。”高峰駕駛的車輛對講頻道傳來一個女人重復著自己的行蹤。

  高峰從后視鏡看到后面的兩輛警車從自己后面繼續前行,并沒有跟過來。

  因為邦國特工的警車都是平常的車輛,并不是普通警車那樣有明顯標志的。

  “這里是禿鷹,正前往石橋大街,請提供嫌疑犯車輛的詳細情況。”天上的直升機快速的朝著那方向飛去。

  這個直升機并不是只有駕駛員,里面可載滿了全副武裝的警察。

  “總部,我正在從南向北搜尋,能否提供車子的顏色描述和其他特征?”對講機有人喊道。

  “呃。”高峰面色痛苦的低吼一聲,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還在流血不止的槍傷。

  高峰通過一條空曠的街道時,能夠看到天上五六架直升機在不遠方的上空盤旋著搜尋。

  “嗡嗡嗡。。”一架直升機從自己的頭頂飛來,高峰開著車不禁朝著頭頂看去,還好這直升機并沒有停下,只是從自己的頭頂路過,飛了過去。

  “嫌疑犯駕駛的車輛為。。政府用黑色維多利亞皇冠,牌照7317DKU,完畢。”女人的聲音在對講喊道。

  高峰回過頭來,扭頭的瞬間注意到了旁邊的洗車行。

  自己的傷口需要趕緊處理一下,鮮血還在不斷的往外流淌著。

  高峰緩緩減速,緩緩的把車開向了洗車行內。

  “嫌疑犯最后出現位置在哪?完畢。”

  “最后出現在懷特路南段。”

  “嫌疑犯是多人?還是一人?”

  “呃,,現在還沒有進一步消息。”

  “這里是王琦特工,發現嫌疑犯車輛沿海旗大街飛速駛過。”

  而在外面瘋狂尋找高峰的時間,高峰駕駛的車輛在水中沖洗著,看不清里面的情況,高峰正面色痛苦的坐在汽車后座上

  渾身是血的高峰來到了車輛后座,脫下了染著鮮血的襯衫,高峰從鞋子上拿起隨身攜帶的刀子,狠狠的插在后面的座位上,把座椅直接拉開了一個大口子,高峰把里面的海綿掏出來,向著后面的后備箱摸去。

  在一條警力稀少的街道,一輛汽車緩緩行駛著,里面做的正是杜卡林三人。

  “王蒙報道的?”小白臉說道。

  杜卡林坐在后面點點頭低聲道“時機掌握的正好,跟計劃的一樣。”

  “只不過他失誤了,他只是挨了兩槍。”小白臉面色陰沉。

  頭發稀疏的人一邊開車一邊說道“除非他可以不去醫院也不找醫生就止住血,沒什么好擔心的。”

  杜卡林靠在車座上勝券在握的臉上帶著一抹冷笑“他們二十分鐘后,就會在某條小巷的垃圾桶旁發現他的尸體。”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