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七十章 逃出費城

  高峰在里面摸索著,摸到一個背包的袋子費力的把袋子掏了出來。

  平時這些動作對于高峰當然沒有問題,但是此時任何一點的動作都會讓自己的槍傷刺激自己的神經,高峰在車里滿頭大汗的低聲呻吟著。

  雖然此時自己的槍傷疼痛無比,但是高峰并沒有因此而停下動作,并且比平時更加的快速。

  高峰打開背包,從急救包里面拿出一袋東西。

  這是每輛邦國特工車輛里面必備的急救包,很多人并不知道,高峰也是在以前了解到的。

  高峰把那一小袋東西咬開,然后撩開背心。

  “啊。”當里面粉末狀的東西撒到傷口上,高峰不由的咬牙慘叫一聲,那種疼痛是鉆心的疼,就如同被無數根針同時扎在身上一樣。

  不過這卻是很好的一種暫時的止血的東西。

  高峰再次忍者疼痛在自己腰間的傷口撒上點止血的東西。

  “有目擊者看見嫌疑犯車輛進入位于第九大街西北角的自動洗車房,完畢。”此時對講機的頻道傳來聲音。

  “總部,這里是禿鷹二號,正在前往嫌疑犯所在的地點,完畢。”天空中的所有直升機都改變了方向。

  都朝著一個方向飛去,那就是高峰此時呆的洗車房。

  “嗡嗡嗡。。。”并不止天上的飛機,地上的警車也都朝著一個方向開去。

  高峰真的是無處躲藏,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警察,特警們。

  “嗚嗚。。滴滴滴,嗖。”高峰駕駛的車輛猛的從洗車房里面竄出來,高峰猛按喇叭。

  “嘿,伙計,看著點。!”站在前面的兩人趕緊后跳到旁邊沖著高峰的車氣憤的大喊。

  高峰開出洗車房,沖進了大街,直接拐彎,高峰是逆行。

  高峰的車突然竄出來,嚇得前面的一個車趕緊一個拐彎停了下來,同時這輛車把后面的車堵了。

  高峰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把交通弄混亂,而高峰又是一個九十度的大拐彎進入另外一條街道。

  “嗡嗡嗡。。”高峰沖過著街道,而此時的警車和天上的飛機已經快要趕到了。

  一條空曠的街道上四五輛警車鳴著警笛跟在了高峰的車屁股后面。

  “媽的。”高峰回頭看了看身后的一大片警車不由的暗罵一聲。

  真的就像是甕中捉鱉,高峰還沒把后面的尾巴甩掉,前面迎頭又開過來四五輛警車。

  高峰再次拐彎,進入另外一條街道,天上的直升機在街道的上空盤旋。

  “總部,禿鷹二號和三號準備攔截目標,完畢。”天空中兩架直升機已經飛到了高峰的上空鎖定了高峰的車輛。

  “滴滴滴。。”高峰此時那里還管逆行不逆行。

  幾乎每進入一條街道都是逆行的,車輛都是迎頭快速的和自己的車輛擦過。幾乎高峰的車輛每進入一條街,這整條街道上的車都會不滿的按喇叭,而且高峰的車速又快,弄的街道上的車也開的七拐八拐的,交通亂成一團。

  但是高峰的車速并沒有下降絲毫,一如在無人空曠的地帶一般,總能夠見縫插針的從車輛縫隙中竄過去。

  但是這并沒有用,這只能阻攔地面上的警車,天空的直升機正在快速的朝著高峰接近。

  旁邊的街道上又開過來兩輛警車,高峰看了一眼,猛地加油門,此時又正是一個小坡和空曠的街道。

  高峰的車就像是一匹野馬一般高高躍起。

  “哦!”路上的行人差點被撞到,直接癱倒在地上。

  但是還不等這些行人反應過來,高峰的車已經一溜煙只剩下了快要消失的車屁股。

  此時高峰的車速已經加到了最大碼,多少碼高峰沒時間看,只是感覺著車窗外的所有事物就像是閃電一般的快速的略過。

  下坡的時候,高峰并沒有減速,直接沖下橋下面的盲區。

  “滴滴嗚嗚嗚。。”橋下一輛大卡車正在經過,高峰的車突然的從街道竄出來,誰都反應不過來,卡車司機只能本能的按著喇叭。

  “彤。”大卡車直接和高峰的車屁股擦了一下,前后不過就差不到一兩秒的時間,大卡車就會正好撞在高峰的車上,以高峰此時的車速不用說,汽車會直接飛出去的,高峰還真不一定能活命。

  但也正是因為高峰的車速夠快,卡車只是撞在了高峰的車屁股上。

  高峰的汽車直接不受控制的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拐彎,然后停了下來,高峰的車頭又正好對準了來時那條下坡路。

  “嫌疑犯車輛在六號橋下與一輛卡車相撞,他位于市場街與格布街道交叉路口處。”警方頻道有人喊道。

  而此時那條下坡路還是有兩輛汽車開了過來,警車停了下來,隔著一個街道和高峰的車相對著。

  “呼呼呼呼。。”高峰急促的喘息著,但是高峰的眼中從來沒有出現過慌亂,似乎那種沉穩的目光已經成了自然,永遠都不會變一般。

  只不過一個喘息的時間,旁邊的街道又是七八輛警車開了過來,已經擋住了高峰的去路。

  “形式有利,嫌疑犯車輛已損壞,重復一遍,嫌疑犯車輛已損壞。”此時已經有警察走下了警車。

  高峰再次踩住油門,直接把車向后面倒去。

  后面根本不是路,那是橋邊的碼頭。

  “拿下他,開火。”此時橋上已經站滿了全幅武裝的特警。

  “突突突。。”子彈如同雨點一般的朝著高峰的車輛打去。

  高峰的車快速的后退著,就像是正常開車的車速一樣,甚至還要更快幾分。

  “呃。”高峰看著后面,猛的咬牙直接迎頭撞在了后面的木頭欄桿上。

  欄桿碎裂,高峰的車也向著下面的河水里面栽進去。

  這條河已經出了費城的城市,是在費城的城邊連接著其他城市。

  這條河非常的寬廣,河上面那幾千米的著名大橋也是因為這條河才建筑的。

  “咚。。”高峰的車栽在了河里面,濺起一大片的浪花,然后緩緩的向著下面沉落,消失在了河面。

  時間緩緩流逝,此時已經大概下午四五點了,距離高峰掉落河水快要四五個小時了。

  此時這條河里面可以說是警力非常之多,直升機,游艇,小帆船,到處都是。

  “找到一輛皇冠,黑色,政府牌照。”在一輛小游艇上,穿著潛水衣的人被拉起來,穿潛水衣的人穿著站在岸上的人說道。

  “前排座上有沒有尸體?”岸上的人問道。

  穿著潛水服的人搖搖頭。

  岸上的人外面穿著邦國特工外出時的便裝,拉鏈拉開著,露出里面的西服,帶著一副眼睛,這便是邦國特工的老大。

  他看到穿潛水服的人搖頭,眼中閃過一絲迷惑看了看天邊,然后轉身同時對旁邊的特工道“馬上封鎖三十英里的河岸,五分鐘之前我就說了。”

  “明白,我們順著河向下游搜。”特工點點頭,此時岸上也是一大群的警力。

  刺殺總統可不是小事情,在整個歷史上出現的次數也不是很多。

  而在更加遙遠的河面上有一條打撈垃圾的小船,船的后面掛著木頭制的裝垃圾的伐木,面積大概有一間小房子那么大,上面堆著垃圾。

  而在后面高峰一只手捂著傷口,一只手拔在后面的繩子上非常的隱蔽。

  高峰隨著這搜打撈垃圾的小船向著上游開去,高峰半個身子隱藏在水下面,只有一條胳膊和頭露在外面,一直張望著后面,后面并沒有警力跟過來。

  而在另外一邊記者正在采訪。

  周森坐在救護車的擔架上,低著頭。

  另外一邊的王蒙正被一名女記者采訪“在我旁邊的是王蒙警官,他曾徒步追擊嫌疑犯,警官能否告訴我們到底發生看了什么?”

  王蒙開始對著記者和鏡頭描述,坐在不遠處的周森神色低沉只是看了一眼便轉過頭去。

  在一處木頭橋下面堆放著滿滿的石頭,高峰正在橋下面,此時的高峰行動非常的困難。

  高峰跨過一個石堆,一不小心滑倒,一下子跌坐在一塊石頭上。

  “呃。吐。”高峰面色痛苦的坐在石塊上一動不動然后吐出一口帶著濃濃鮮血的唾沫。

  喘息片刻,高峰艱難的站起身體一點點向著橋上面爬去。

  此時的警力已經蔓延到了這里,高峰抬頭就能看見河面上的游艇,游艇上都是持槍的警察。

  而在岸上不遠處也有警察,高峰彎下身子來到了一輛報廢的汽車前,高峰把上面蓋著的布扯下來,然后走進了汽車。

  高峰啟動汽車,然后再次向著公路上開去,路上的警車隨處可見。

  路上不止能夠看見警車,高峰甚至還能夠看見載滿一車帶槍士兵的軍用卡車,他們不是去打仗的,就是抓自己的。

  邦國特工局的辦公室里面,一屋子的特工都是沒有任何的消息,都在關注著前面的電視。

  “嫌疑犯初步被認定為已退役的特種部隊射擊手高峰,他此時此刻正被數千名州警和邦國警察圍追堵截,并且還有邦國特工。”辦公室里面一片安靜幾十號人都在看著電視上面的報道。

  而周森在最后面拿著一個冰袋敷在后腦勺也在關注著電視。

  “追捕已經擴展到全國范圍,但依然沒有發現高峰的行蹤,除了在費城邊河上發現的一輛報廢的汽車。”

  邦國特工的老大站在最前面看著電視的報道。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