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七十三章 周森的困惑

  這女人大概二十五六歲,穿著一身寬松的白色睡衣,秀發過肩,瓜子臉,鼻梁高蹺,明亮動人的雙眼此時有點緊張的看向門口。

  “咚咚咚。。”高峰緊張的再次看了看外面的情況,然后再次敲門。

  女人光著腳來到門口拉開窗簾,美麗的眼眸中充滿了警惕,用纖細的嫩手小心翼翼的拉開門上的窗簾,看到了外面滿頭大汗把頭倚在墻上的高峰。

  女人猛的把窗簾落下,轉過頭一臉的慌張和猶豫,眼睛不安的轉動著。

  女人再次沉默片刻轉身打開了門,看向了高峰。

  高峰呼吸急促,身上的槍傷讓自己說話都困難,高峰雙眼昏沉,額頭冒著冷汗,但還是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緩低沉道“非常抱歉打擾您,女士。”高峰警惕的向屋子里面看了看。

  這女人是李格的女友麗莎,麗莎看著高峰道“我知道你是誰,你是高峰,李格的老搭檔。”

  高峰并沒有奇怪,搖搖頭說道“相信我,我沒有行刺總統。”

  “我知道。”麗莎點點頭。

  高峰驚訝道“你知道?”

  即使寬松的睡衣也裹不住麗莎曼妙的身軀,麗莎接著說道“總統沒死,死的是費城大教主。”

  高峰長處一口氣,緊皺著眉頭低聲道“呼,為什么會有人想殺他?”

  高峰萬萬么沒有想到,自己已經隱居山林了,還能把自己找到來當替死鬼。

  麗莎看著不斷冒汗的高峰,掃了一眼高峰身上的傷勢。

  “你是個護士,對吧?”高峰問道。

  麗莎驚訝的搖搖頭道“不,沒有,那只是李格的愿望,我暈血的,我教三年級小學生。”

  “呃。”高峰失望的低頭暗嘆一聲。

  “求你了。”高峰看了看后面,祈求道。

  “你知道,你不應該在這的。”麗莎說著就要關門了。

  “求你了。”高峰趕緊抵住門口。

  “求求你,我什么都沒做,我發誓,我現在處境危險,我需要幫助。”高峰的眼中帶著誠懇祈求道。

  麗莎美麗的眼眸看著高峰。

  “我沒有必要大老遠過來騙你。”因為身上的傷勢,高峰此時已經滿臉的冷汗。

  麗莎低下眼眸,沉默片刻。

  高峰眼睛閃動了一下,氣喘吁吁的低沉道“你還在猶豫是不是要對我開槍?”

  麗莎的眼睛猛的抬起看向高峰,此時的麗莎的手已經悄悄的摸到了門口旁的木頭上,在那上面藏著一把S12K,也就是噴子,此時的麗莎的手已經握到了槍柄。

  高峰掃了一眼毫不在意的敘說道“只不過那把槍太長,沒法那么快地被拿起來。”

  麗莎的手緩緩松開了槍柄,高峰就算是要傷害她,她絕對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高峰無奈的低聲道“好吧,如果你真打算這么做的話,那就做好了,我也沒地方可去了。”

  高峰真的沒有地方能去了,如果麗莎不容納自己,自己也會死在街頭。

  但是容納一個刺殺總統的人,對一個小女孩來說確實太難了,需要莫大的勇氣。

  高峰的最后一句話讓麗莎的眼中閃動了一下,然后掃了一眼外面道“把卡車停到車庫里去,鄰居再過一會就醒了,叫我麗莎。”

  高峰心中感激,但只是輕聲說道“好的。”

  高峰轉身向著車子走去,麗莎再次掃了一眼外面,輕輕的把門關上。

  狼狽的高峰一瘸一拐的向著車子走去,一邊走高峰一邊警惕的張望著四周,不過還好,這個時候天才剛剛亮,并沒有人。

  屋子里面的麗莎走到客廳的桌子旁,拿起了放在上面的手機。

  麗莎按動號碼然后撥了過去。

  “711,請問有什么緊急狀況?”電話拿頭傳來一個女聲,這是報警電話。

  聽到對面的聲音,麗莎又慌張的趕緊把電話掛掉,動人的眼眸不安的轉動著,然后長嘆一口氣,快速起伏的胸口顯出她此時不平靜的心情。

  “咚咚咚。。”高峰停好車,敲門走了進去,此時麗莎也把手機放了回去。

  麗莎裹緊了睡衣,看向走進來的高峰,高峰氣喘吁吁的輕輕的把門關上。

  “滴滴滴。。”此時的電話突然想起來。

  高峰緊張的看去,麗莎的雙眼瞪大看向桌子上的手機。

  “滴滴滴。。”

  猶豫片刻麗莎拿起電話別過頭去輕聲道“喂?”

  “這是711,我們剛才接到你的電話,但是馬上就被掛掉了。”那個女聲再次傳來。

  麗莎對著電話輕聲道“哦,其實是鄰居家的狗弄翻了垃圾桶,嚇到了我,現在沒事了,謝謝。”

  “好吧。”

  麗莎面色通紅的趕緊把電話掛掉放在了桌子上。高峰一直站在門口,并沒有說什么,心中并沒有責怪麗莎,換做是誰都會先想到報警。

  沉吟片刻麗莎面色通紅的轉過頭,不覺的撩了一下秀發,抿了抿嘴唇略帶尷尬道“看來如果你打電話報警,什么也不說就掛掉的話,他們一定會立刻打回來。”

  高峰并沒有說什么,看了看屋子自責道“我早應該過來看看你的。”窗臺的桌子上還擺放著李格的照片。

  “我是說,那件事之后。”高峰目光閃動了一下。

  麗莎倔強的趕緊道“我知道,我讀了信,都過去了。還有每個月我都會收到花。”想到傷心事,麗莎動人的眼眸有點紅潤。

  高峰低著頭,把手倚在桌子上,好讓自己站住身體,大腦昏沉,身體一點力氣都沒有,雙腿發軟。要不是拄著桌子,高峰覺得自己絕對會栽倒在地上。

  麗莎眼中帶著擔心,嘴上卻不在意道“你看起來很糟糕。”

  “呼。”高峰緩緩抬頭,眼中的血絲布滿低聲道“我應該已經死了,相當難熬的一夜。”

  麗莎轉身倒了一杯水毫不在意道“那你怎么沒死?”

  高峰的眼中布滿血絲強忍著眼中的淚水低聲道“邦國政府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來教我如何求生,就在教完我如何殺人后。。。”

  麗莎把水放在高峰旁的桌子上不確定的問道“那我能幫你什么?”

  高峰猛灌一大口水,輕聲道“你會十字繡和打結吧?”

  麗莎瞪大眼睛不確定的看著高峰低聲道“是的。”

  高峰走到麗莎旁,在桌子上放了一張紙片道“你得分開在不同的地方買,如果在一個地方買所有的東西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麗莎拿起紙片,小紙片上寫著密密麻麻的字“一副外科手套,兩瓶酒精,兩尺長的導管,一包廚房海綿,熱水瓶,兩把手術剪刀等等。。。”

  “呵。。”麗莎看著紙片,不可置信的輕哼出聲。

  “不知不覺一年已經過去了,怎么感覺像過了十年。”高峰再次看到桌子上李格的照片,聲音悲傷的喃喃道。

  麗莎看了看高峰,然后雙眼出神的盯著地上喃喃輕聲道“一路坎坷。”

  一夜無話,邦國情報局辦公室里面空蕩蕩的沒有人,因為現在天才剛剛萌萌亮,那個高峰緩緩向著自己辦公室走去。

  等高管走進辦公室帶著一抹驚訝的看著前方道“從來沒人來得比我還早。”

  前面坐在椅子上的周森緩緩抬頭看向美女高管,眼中布滿了血絲,無精打采。

  高管邁著窈窕的大長腿手中拿著一杯早餐緩緩走上前道“你根本沒走。。”

  周森長處一口氣道“呼,所有人都說我瘋了,好像我看到的聽到的都是虛構的。”

  周森抬頭道“但我沒瘋,你認為我瘋了嗎?”

  “這些情報都是從哪來的?一開始我以為是來自咱們的情報基地,我查過了,根本不是,它們就像變魔術一樣突然出現。”

  高管把咖啡和包放下道“煙酒武器管理局,國家偵查局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機構,只有在國家處于危機時才會聯合起來,你得去睡一會。”

  周森低著頭繼續道“你知道第一張彈道圖是什么時候送到這里的嗎?槍響后二十二分鐘就到了。”

  高管解釋道“我們效率高。”

  周森繼續道“要知道槍響十二分鐘后,我們的人還在登直升機,現場被封鎖,他們是怎么在十分鐘內利用反方位角法推出狙擊的距離和高度的?”

  周森語氣帶著確定道“我的意思是,我們都是吃政府口糧的,效率還沒快到那種地步,你想不想看些資料?”

  高管撇撇嘴道“感覺不看的好。”

  周森直接指著電腦說道“我下載了這個,這是一年前,高峰在一千碼射擊時用的靶子,按原尺寸打印的,這些洞是我扎的,當時是在比賽。。我讀過一個報導,說高峰有百步穿楊的本事。”

  周森指著墻上的靶子紙張道“在一千碼的距離,連續五槍全部命中在一個一點五英寸的范圍里,一點五英寸!”

  周森說完后退兩步再次打開電視機,電視上再次出現總統演講的畫面。

  周森按了一下暫停,然后指著電視上的旗子道“那是總統背后的旗子,基本上是靜止的,這是國家氣象局在事發當天發布的風向和風力的數據,我做了計算。”

  周森不可置信指著電視上總統和大主教之間的距離道“一個槍法如此準確的人,怎么可能在兩千碼的距離射偏二點五英尺呢?”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