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二章 瘋狂的邦國

  震耳的炮彈在水里爆炸的悶響,讓高峰不自覺的身子下蹲,脖子縮了縮。

  “嗖,咚。嗖,咚。”炮彈不斷地落下,在高峰這幾艘船旁邊爆炸。

  爆炸的浪花如同傾盆大雨一般落在士兵的身上,船上的每一張面孔都在變化著。并不是慘白,也不是通紅;不是緊張也非松懈,但它們確實變了樣子。血液像潮水一樣涌流溝通了各種感覺。是真的,只有前線才能有這樣的溝通。就在第一批炮彈急馳著,撕開天幕的一瞬,士兵門的熱血和雙手,還有睜大的雙眼都充滿了驚恐。預防警覺和本能的敏捷,渾身器官也都高度地戒備起來,每一根神經都繃得緊緊的。

  或者是激動紛亂的空氣,或是前線放射出的莫名的電流悄無聲響地刺激著士兵們那不知名的中樞神經,使他們徹底慌了神。

  “大家都知道你絕不退縮,大家都以你為榮。”那軍官穩定了一下身體,滿臉漲紅的繼續大念。

  “嗖,咚。”一顆炮彈落在高峰旁邊相差不到十米的小油輪上。

  那艘油輪在一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高峰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帶火的身影被炸飛,和船上其他大喊大叫的士兵不同的是,高峰眼中依舊帶著思索的光芒,高峰全身顫栗但是并未發出聲響,只是緊緊皺著眉頭把脖子縮的更深不安的看著那滿天的火光。

  “你父親死了,兄弟死了,你要向北約黨討回這份公道。”軍官依舊站在那里情緒激昂的大喊著。

  高峰看向軍官,突然雙眼瞬間瞪大凝固了一般,流露出驚恐的神色。

  在那軍官背后遙遠的天邊幾個小點點在快速的飛進。

  “是戰斗機,完了。”高峰一瞬間腦海中只閃過這一個念頭。

  那戰斗機飛行的急快,高峰剛看到還不過是幾個小點點,反應過來已經能清晰的看清飛機的雛形。

  “趴下,趴下。。。”船上的士兵都是驚慌的大喊。

  “嗡嗡嗡嗡,突突突突。”當人們聽到戰斗機的聲音時,天空中的戰斗機已經開始吐出黃色的火龍收割人命了。

  戰斗機子彈的射速那根本不是人能反應過來的,子彈沒有間隙的從高峰的船不遠處開始快速的向船推進,

  船邊一個新兵抬頭還沒明白過來這是什么聲音時,鼻子上已經一個血窟窿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找掩體。”有人驚慌的大喊,但是這名士兵的話還在船上回蕩,戰斗機已經在船上掃蕩一遍。

  短短不到兩秒,這艘船就變成了煉獄,士兵門的身體發出一道道的血霧,有人還沒反應過來,脖子已經被打穿了。

  高峰蜷縮在船中間緊緊抱著腦袋,周圍人們噴濺的鮮血把高峰染成了血紅色,子彈打在士兵身體爆豆子一般的悶響聲不絕于耳,短短兩秒不到,高峰心里上感覺自己已經死了。

  至少這兩秒內高峰的心跳停止,大腦停止了運轉,但這僅僅是開始。

  船上沒有中彈的士兵畏畏縮縮的抬頭,只見后面又有六七輛轟炸機緊隨其后。

  “咚咚咚。”炮轟聲不斷在人們的耳邊響起,周圍好幾條小船頃刻間變成一團光火。

  周圍的血海瞬間又變成了火海,每個人都用手緊緊抓住能抓住的東西,劇烈的響聲和火光劃破陰郁的濃煙。

  乘著快速閃過的火光,高峰看到一個個驚慌失措,臉色慘白,不停搖頭晃動的臉龐。

  炮彈瘋狂的打擊著血海里的小船,震撼著河里的每一個人,軍官大吼著拿著手中的步槍對著天上的飛機還擊。

  但是這只不過是發泄罷了,軍官手中的步槍先別說能不能打中快速飛行的飛機,就算是打中也不過就是饒癢癢而已。

  每一顆炮彈飛馳而至,總是帶著濃郁的,悶悶的熱浪瘋狂的野獸般張牙舞爪的撲降下來。

  炮彈悄悄停歇,船上的士兵感受著快要被掀翻的小船,還沒來得及慶幸,戰斗機又去而復返。

  “突突突突突突。”戰斗機的火龍再次對小船進行掃蕩。

  “啊啊啊。”船上的士兵瘋狂的抱著頭大喊大叫,看著身邊的人頃刻間便被打成篩子,新兵們緊繃的那根弦終于崩潰了。

  慘叫著想要跳下船去,這只是人的一種本能。

  船上的軍官大喊著制止“誰也不能動,不能離船。”

  現在的士兵根本聽不到任何的命令,只剩下身體原始的求生欲望。

  “蹲下,否則我們就開槍,”軍官在船上快速游走著拿出槍對著自己的士兵威嚴的怒吼。

  但還是有兩個士兵瘋狂的跳下海水,不知道去哪里,只是本能的向前游,離開這個地獄。

  “射死叛徒。”另外一個軍官掏出手槍對著跳下水里的士兵開槍。

  “砰砰砰。”不間斷的槍聲響起,如此近的距離,子彈全部打在了士兵的身上。

  剛跳下水里的士兵后背被打出好幾個猙獰的傷口,鮮血狂涌而出,隨后飄在河里一動不動了,這個沒有死在敵人炮火下的士兵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

  看著河里的尸體讓慌亂的人群悄悄平靜一下,不敢在跳船。

  “媽的,媽的。”高峰蜷縮在船的中間憤怒的低罵道,剛才要不是周圍都是人和尸體擋住了自己,剛才高峰差點就跳出去了。

  高峰滿臉慌張的抬頭看到了已經不遠的岸邊。

  很快,小船就行進到了岸邊。

  “準備上岸。”軍官指揮著船上幸存的士兵道。

  剛才塞滿人的小船上此刻連一半的人都沒有剩下。

  船上滿臉鮮血的士兵看著碼頭上慘烈的景象完全被震住了心神。

  看著碼頭上地獄一般的景象,這些沒有上過戰場的新兵蛋子此刻就像一個個小綿羊一般緊挨著向著船邊蜷縮,畏懼的緊緊抓住身邊人的衣服。

  “砰砰砰。”軍官再次舉著手槍對著天空開槍。

  “上岸,上岸。”軍官大喊著把人硬拉上岸。

  船上的人包括高峰都被硬推上了岸邊。

  高峰盡量避開腳下的尸體,回頭看了一眼小船,船上堆滿了尸體,不大的小船上此刻已經半船的血水,尸體被血水浸泡著。

  伴隨著碼頭炮火的濃煙和迷霧還有濃濃的血腥味,混混沌沌的空氣融入高峰舌頭上味道異樣的苦澀。碼頭在隨著遠處的轟鳴而晃動,聲音像車輪一樣隆隆地滾過來,一切都被它吼的顫動起來,剛上岸的士兵的神情都在微妙地變化著,仿佛是在預示著雖只是在構筑工事的碼頭,但卻已是處在前線了。

  碼頭上都是從戰場上抬下來的幸存者,高峰雙腿顫抖的跟著人流向前走,雙眼震撼的看著堆滿碼頭的傷兵。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