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三章 戰場

  還有那么多人茍活著;那些頭蓋被炸裂的士兵;那被炸斷雙腳卻仍在奔跑的士兵;那些拄著拐杖一瘸一拐拖著殘肢的傷員;那個膝蓋炸爛用手卻仍在地上拼命向前爬行的士兵,和另一個躺在擔架上雙手捧滿從肚里掉的腸子的士兵;那些少了嘴巴,毀了面孔的,沒了耳鼻的傷員;他們還這樣繼續活著,他們的大吼慘叫聲刺激著高峰的神經,他們堅強而痛苦地維持著生命的延長,高峰發現為了能活下去,不至失血過度有個士兵竟然用牙齒代死咬著胳膊上的動脈血管來讓血流的慢一點。

  繞是一向鎮定的高峰都有點受不了如此慘烈的景象,空氣里濃郁的刺鼻血腥味道,讓不習慣鮮血的高峰一陣陣的反胃。

  太陽歸西,臨近黃昏時分,讓本來就沒有陽光的地方籠罩了一層揮不去的夜色。

  碼頭前面是一個土坡,土坡里的坑道士兵緊挨著向土坡上面沖去,炮彈在前方狂亂地嘶吼、咆哮。或者這便已接近了生命的最邊緣。

  但卻用人命竭盡全力堅守著這塊被炸得破敗的土地,抵御著優勢敵人的強大的火力猛攻。

  混亂的碼頭中間位置,停放著一輛拉軍火的大卡車,卡車上站著一個留著長胡子的中年軍官。

  軍官拿大喇叭,聲厲色茬的喊著“有槍的人就開槍,每兩人一只槍,有槍的人走前,沒槍的人隨后,有槍的人倒下了,隨后沒槍的人。”

  “就撿起槍,開槍。”軍官為了讓人們聽清楚,用了生平最大的嗓音,把胸腔里的氧氣都吼出去了,臉上因為缺氧而漲的通紅。

  人流在卡車旁邊快速流動,軍官旁邊一個士兵快速的不斷給下面的人遞著槍支,兩個人一把,前面的人拿槍,后面的人只能拿到一梭子子彈便被推著跟著人流走。

  “有槍的人倒下了,隨后沒槍的人就撿起來開槍。”軍官氣還沒喘好繼續不要命的大喊。

  高峰看著在軍車上那個遞槍的士兵,掃了一眼望不到頭的人流,腦中猛的劃過一道流光,如同又回到十六歲的自己,還沒有參軍時候的自己。

  那時在工廠的流水線沒日沒夜的加班干活,當時的自己如同變成了一個機器。

  現在的情形和那時是多么的相似,那個遞槍的士兵就像以前的自己,而現在的自己則是變成了產品,而且是那種不合格要銷毀的產品。

  不過很快推擠的人流就把高峰的思緒帶了回來,這哪里是上戰場,這簡直就是去送死,這些士兵比敢死隊還敢死隊,連炮灰都算不上。

  但這就是戰爭,沒有鮮花和掌聲,只有死亡和恐懼。

  在戰爭面前論個人能力完全就是扯淡。

  高峰手手里被人塞了幾顆子彈,隨后那人狠狠用力把高峰向前一推,高峰低頭看看了手中的幾顆子彈,緊緊握著。

  天邊飄動著淺黃色的偵察氣球和高射炮彈散放出陣陣白色的煙霧緩緩地時隱時現,在陰郁籠罩下格外陰暗。間或在攻擊一架飛機時,煙霧就好像一束麥穗般升了起來。而此時此刻高峰卻什么都不用去想,一切都已拋在腦后了,盡情地任心情去放縱,因為他不知道緊緊靠這幾顆子彈怎么活下去。

  時而從前方傳過沉悶的隆隆聲,像遠處滾動地雷鳴一樣,高峰手里中緊緊握著幾顆子彈,抬頭看向前面的戰壕,人群如螞蟻一般不斷地向前沖。

  十幾秒鐘后空中傳來炮彈刺耳的滑行聲音,高峰立刻捂上耳朵。第一發155毫米榴彈炮彈落在離戰壕幾十米的地方,然后更多的炮彈落在陣地的前后左右。整個大地都在呻吟,離這么遠高峰都能感覺到大地的晃動,天空中不時有土碎屑落在高峰的鋼盔上。炮彈在空氣中爆炸引起的聲波震動讓高峰渾身難受,就像幾只手反復拉扯高峰大腦里的神經一樣。第一次在坑道里經歷炮擊的高峰幾乎快被震瘋了,緊緊地捂著耳朵蹲在坑道最下面,這讓人覺得簡直是無法忍受,卻又無處可逃無法躲避的感覺才是最讓人絕望的。

  高峰跟隨著隊伍來到了加勒市靠邊的一個縣城,冒著火的城市好多地方大火熊熊燃燒著,炮彈已將此地存在的一部分摧毀到一千年前的情形。那種潛藏的動物本能在指引保護著人們,這種感覺比意識更迅速,更可信。誰也說不清為什么。

  高峰隨同一大排士兵趴在一大排坍塌的瓦磚后面。

  “光榮的邦國軍人,我們不成功便成仁,我們絕不放過懦夫和叛徒。”不知哪里的大喇叭在這廢棄縣城里面嘹亮的響起。

  高峰緊緊的盯著前面,透過前面濃濃的黑煙,能看到一個個攢動的北約士兵的帽子和黑洞洞的槍口,在旁邊有兩輛廢棄的坦克開了出來,對面的北約軍人都是把槍上膛只等高峰他們上前送死。

  “我需要槍。”高峰喃喃著,但是根本沒人理會高峰。

  高峰臉色鎮定下來,沖鋒口號一發,高峰不覺得能活下來多少人,炮灰都沒有這么送的,這是在用人命換對方的子彈啊,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高峰沒有選擇,眼光冷冽起來,像一把刀子一般看著前方,雙方一觸即發。

  “呼。”一聲嘹亮的哨聲響起。

  “沖啊,啊啊啊。”士兵們大吼著向前沖去,用怒吼來壓制心里的恐懼。

  士兵們魚貫而出,高峰滿臉猙獰的彎腰前沖,士兵震耳的吼叫聲讓高峰耳膜生痛。

  高峰彎著身子跟在前方一人的身后,用前面的人擋住自己的身體。

  邦國士兵的吼叫氣勢威武,但是不過片刻,等高峰他們沖到一半的時候,敵人開槍了。

  “砰砰砰。”子彈劃出一道道流光,戰場瞬間就如同下起了火雨,那兩輛坦克也開炮了,兩顆炮彈就在高峰的身后不遠處爆炸,不知是震耳的炮聲還是大地真的在晃動,高峰的身子不由的踉蹌了好幾步,差點栽倒。

  邦國的士兵邊沖邊開槍,但是收效甚微,因為敵人爬在戰壕就露出一個頭盔,而高峰這邊的士兵全部身體都暴露在敵人眼前,如同變成了一個個的活靶子。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