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四章 裝死的文職軍官

  敵人的機關槍開始吐射藍火,一個個士兵相繼倒下,滿天的子彈還有震耳的炮聲,讓高峰大腦只有了一股熱血,可是這股熱血不斷往心臟回抽,使得高峰全身透出了冷意,前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不斷打著冷顫。

  高峰緊緊跟在一個拿槍的人身后,高峰前面那拿槍的士兵胸口爆出一團血花慘叫了一聲手中的步槍脫手而出。

  高峰趕緊匍匐下身子去拿那掉落在地上的步槍,可是手剛摸到槍已經被另外一人搶走,撲了一空。

  趁著這個空擋,滿眼血絲的高峰抬頭看去,沖在前面的士兵震耳的吼叫聲已經變了慘叫聲,子彈不斷打在士兵的身上。

  這種進攻讓高峰沒有時間感慨,此刻高峰都命懸一線。

  高峰真想再爬到剛才那掩蔽處去躲的遠遠的。但此刻高峰卻必須再次參加到心驚肉跳的戰斗中去。此刻高峰的思想像機器一般麻木地指揮著。使高峰忘了疲憊,腦子里一片空白。只是跟著隊伍向前不停沖殺,毫無知覺,只知道瘋狂野蠻地沖殺,前面那些敵人。因為他們隨時在用步槍手榴彈向高峰瞄準對高峰他們投擲。此時高峰只知道要是不去殺死他們,反過來就會被他們殺死。

  士兵已成為一群毫無感覺的機械,在腳下這片破碎、傷痕累累的褐色的大地上,在這片濃霧下閃放著火光的大地上不知疲倦、單調乏味地勞作著。士兵們不停地喘息著粗氣,干嘴唇已經干裂開了。士兵的神志如同醉酒后的夜晚混沌一片。

  “咚咚。”又是兩顆炮彈在高峰不遠處爆炸,震耳欲聾的炮聲撕扯著高峰的神經,此刻高峰什么聲音都聽不到了,搖搖晃晃地前進著而眼前那一幅幅催人淚下的感人場景卻深深地震撼著高峰此刻那麻木的靈魂;充滿火光的灰褐色的大地上,那些痛苦的士兵,垂死掙扎著卻又無奈地倒在那里,只要一有人從他身上跳過,他們便嘶吼著去抓他們的腿。

  士兵們已麻木了相互間的感情,奇怪的是,這些行尸走肉卻不知有什么伎倆或魔法竟仍在追逐、沖殺。

  士兵不停的向前沖著,在手榴彈的兇猛的爆炸中士兵們彎著腰像貓一樣向前奔跑著。轟響聲洶涌著在士兵身邊襲來,士兵的面孔變得異常兇殘,都變成了暴徒土匪,變成可怖的惡魔,這種感覺替代了士兵所有的恐慌、病變和怯懦。一切都只是為了活下去,為了保全自己而拼殺瘋狂著。倘若自己親爹也在他們當中,士兵也會毫不留情地向他拋過去一枚手榴彈。

  邦國士兵一個接一個倒下,死傷慘重可是對面敵人的戰壕依舊完好,,敵人都沒有傷亡。士兵們根本想不到會遭遇到如此猛烈的炮火。

  “沒希望了,同志們,撤退。”有個沖在前面的士兵開始招呼著手往回撤退。

  他話音剛落,身體隨后就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兵敗如山倒,剛才鋪天蓋地的邦國士兵此刻就只剩下零散的幾十人不到,熱血退去,僅存的士兵理智恢復過來,踩著戰友的尸體開始往回撤退,遼闊的大地上尸體幾乎是一個接一個緊緊挨著。

  可是讓人絕望的聲音在后方響起“奉邦國之名,你們不準后退,否則被殺。”

  后方自己的軍官已經架好一挺機關槍,可對準的不是敵人,而是開始往回撤退的己方士兵。

  “不準后退半步,我們不會開恩,逃兵將被殺。”站在墻邊的軍官手高高舉起。

  “開槍,開槍,槍斃叛徒。”軍官胳膊落下,面目猙獰的大喊道。

  “突突突。”機關槍開始吐射子彈。

  本來是保護自己士兵的,可是此刻卻對無情的收割幸存者的生命。

  僅存的零散士兵被無情的消滅,他們此刻分不清是哪里來的子彈了,只想著拼命回去,可是卻被無情的打成篩子。

  有個士兵腿上中彈了,慘叫著拼命用手往回爬,立刻頭被打開了花。

  安靜了下來,機關槍傷口冒著濃濃的白煙,剛才滿是士兵的戰場都已經變成了尸體。

  一具具尸體緊緊挨著,幾乎不到半米就有一具尸體,這里變成了尸山。

  天空湛藍可卻看不清,萬里無云只有濃煙。臨近日薄西山,空氣沉悶,地面徑直向上散出濃濃的熱流。輕風把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兒從身邊傳送到高峰這邊來,仿佛是氯仿和腐爛的混合物,吸進去令人腸胃反轉直想嘔吐。

  “邦國人投降吧,北約不是你們的敵人,你們的敵人是你們嗜血的總統,你們的軍官只會派你們去送死,北約體恤你們的苦楚,加入北約吧。”敵人的坦克上一個大喇叭在安靜的戰場吆喝著。

  高峰此刻藏身在一處破敗的圓形水池里面,此刻這水池里面沒有水,而是堆滿了尸體,高峰躺在水池邊上用一具尸體壓著自己,高峰思緒零亂。四周濃濃的石炭酸和臟臭的尸體味道充斥肺腑,漲得讓人難以透氣,空氣也混混沌沌的。

  一聲炮轟在本來安靜的戰場再次響起,高峰顫抖著微微抬頭向炮火的方向看去。

  一輛汽車壓著尸體在快速歪歪扭扭的前進。

  “開火,咚。”敵人大吼一聲,又是一發炮彈在汽車旁邊炸起,汽車后面的車轱轆都被炸起來,轱轆落地,汽車繼續前進。

  看著那離自己這邊越來越近的汽車,高峰心驚肉跳,真怕那汽車把炮彈引到自己這邊。

  “咚。”又是一發炮彈在汽車旁邊爆炸,敵軍的坦克在對面不斷開著炮火。

  這次汽車終于被掀翻,飄灑出一張張的白傳單,在滿天飛舞,每張傳單上都有一個清楚的大標題“不容許敵人踏足加勒市。”

  一個長得斯文,帶著眼鏡的文職軍官爬了出來,面色痛苦的跳到了高峰呆的水池里,這個文職軍官趕緊爬到邊上,把一具尸體的大腿搭在自己身上,還順手往臉上摸了點鮮血,隨后把頭一歪閉上眼睛。

  高峰看著這軍官比自己嫻熟一百倍的裝死動作,心中稱奇,可來不及多想同樣閉眼裝死,因為敵人的坦克正開過來。

  “突突突突。”敵人站在坦克上,對著水池里面的尸體開槍掃蕩一遍,因為高峰和那軍官都是躺在里面靠邊的位置很幸運的沒有被打中。

  仔細看,會看到尸體噴出的血霧噴射到那裝死軍官的臉上,他的眉頭不自覺的深深皺起,但敵人只是掃蕩了一遍就開著坦克遠去。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