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十二章 記者會

  王文濤用只有高峰能聽到的音量低聲道“你知道嗎?這不僅對國家士氣有著重要的影響,這已經是兩個國家之間的正面交鋒了。”

  王文濤幫高峰把帽子戴上道“他占據了所有的優勢,但是下次你將和他一樣。”高峰和王文濤交談的時候,在王文濤身后不遠處的一扇門站著一個苗條的身影,懷里正在抱著一打文件站在門口望著高峰。

  王文濤給高峰打氣道“沒有人能和你打的一樣準,高峰。”

  高峰向著王文濤駑了駑嘴角,勉強微笑了一下。

  “真正的高手對決不是打的準不準的問題。”高峰心里想著,眼角卻微微一動注意到門口那苗條的身影。

  高峰呆住了“她怎么會在這里?”

  王文濤看到高峰癡呆的眼神也是轉頭看去。

  張倩懷里抱著一疊的文件,不在是破舊的軍裝,而是穿著整齊干凈的制服,此刻臉上白嫩,沒有一絲塵土,這是高峰第一次看到張倩沒有塵土的臉龐,不由得看呆了忘記了心底的疑問。

  王文濤微微笑了笑。轉過頭低聲對高峰道“他已經被調過來了。”

  高峰并未回答,同樣看著王文濤笑了笑,但是內心的情緒只有高峰自己能知道了。

  王文濤看了看張倩又看看高峰大聲說道“我要看看他們是否在那扇門后面為你做準備。”然后轉身走開。

  張倩走上前路過王文濤對他微微一笑,然后走到高峰的面前。

  高峰摸了摸帽子,看到張倩走過來趕緊低下頭轉過身子假裝整理服裝,殺人如麻,經歷過尸山血海的高峰都很少如此的緊張,但此時高峰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此刻就像一個慌張的孩子一般。

  走到高峰面前的張倩看到高峰轉身,張了張嘴,高峰還是壓制住自己緊張的心情,轉過身子臉上深沉的道“你好。”

  “呵。。你穿著新制服看起來真帥。”張倩微微一笑,笑攆如花,打量著高峰身上的制服。

  “哈哈。”高峰就像一個孩子一樣低著頭開心的笑起來,不敢看近在咫尺的張倩,而是帶著傻笑斜頭仰視著張倩。

  張倩開著玩笑道“結束后一定不要讓他們把制服收回去。”

  “額。。我估計他們可能會收回去。”高峰摸摸身上嶄新的衣服,或許是心跳的太快的緣故,高峰麥黃冷酷的臉色有一抹不易察覺的漲紅。

  高峰抬頭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張倩如天使一般的面容,隨后眼神毫無目的的在周圍掃視。

  張倩語氣中帶著一絲藏不住的擔憂“我已經聽說了關于北約人的事情,祝你好運。”

  高峰安定了下來,柔情的眼睛看著張倩輕聲道“謝謝你,我需要你的祝福。”

  張倩低下頭微笑道“王文濤告訴我你會取得勝利。”

  高峰眼中發怔。

  “王文濤說?是啊,像這么天使一般的女子自己怎么能夠配的上哪。”一股自卑的情緒產生,心里一股復雜的感覺幾乎要把高峰吞噬了。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高峰從來沒有經歷過,張倩短短的幾句話就能讓高峰一會上天堂一會下地獄。

  “嗯。”高峰全身的力氣就像瞬間被抽空一般,勉強微笑,喉嚨滾動一下,輕嗯一聲。

  “時間到了。”王文濤從那扇大簾子后面探出半個身子一臉嚴肅的對高峰說道。

  “咔。”打開奢華的紅木大門。

  燈壁輝煌的大房間里站滿了人,放著激動人心的音樂,有人拿著相機,有人拿著紙和筆,看到門打開都是緊緊望過來。

  “啦啦啦。守護者,守護者。”震耳的音樂聲混著人們激動的叫喊聲傳入高峰的耳朵。

  “守護者,守護者,過來我要抱抱你。”岳軍轉過身子張開雙臂大笑著向高峰走過來。

  “么么。”岳軍用力的親了親高峰的左臉和右臉頰。

  高峰第一次見到岳軍,第一感覺就是氣場太強大了,高峰比岳軍要高半個頭,所以不得不低下頭,當然不是高峰先低頭的,而是岳軍有力的大手拉低的。

  “看我這邊,守護者守護者。”記者們急促的喊著。

  岳軍和高峰轉過身子,岳軍臉上帶著政治家的笑容而高峰則是低著頭強露微笑。

  “帶上你的帽子,你看起來更加威武了。”岳軍看著前面相機,卻是低聲在高峰身邊說道。

  “走這邊,走這邊,岳特使。”記者們一邊大喊一邊給他倆照相。

  高峰抬起頭,刷刷不斷耀眼的照相機燈光讓高峰瞇上眼睛,岳軍大笑著帶著高峰走上前“我喜歡這個小家伙。”

  “守護者,聽說你是志愿上前線的,這是真的嗎?”

  “你多大了。守護者?”

  “你知道這次決斗,對我們國家意味著什么嗎?”

  “聽說你來自國家的特種部隊,這是真的嗎?”

  “被德國最好的神槍手挑戰。你是不是很自豪?”

  高峰低著頭看不清記者們的面孔,耳邊傳來炮轟一般的一個又一個問題,高峰臉上帶著微微的靦腆笑容低著頭并未回答一個問題。

  岳軍站在高峰的身旁,他身后站著兩個大將,岳軍鷹一般的眼睛看著記者們厲聲道“北約人已經開始嚇得尿褲子了。”

  “繼續,我的孩子,告訴我們你將如何對付他。”岳軍又看向高峰,高峰剛抬起頭想回答刺眼的照相機燈光讓高峰緊緊閉上眼睛。

  “呃呃。。”高峰低聲開口,聲音低的在哄鬧的人群里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高峰剛準備說些什么,岳軍突然大聲道“或者,不,直接告訴總統。”

  岳軍推著高峰走出人群。

  “請允許我問最后一個問題。”記者們跟在兩人后面。

  岳軍推著高峰的后腰,身后跟著一個個的記者還有決定國家走向的大官們,高峰則是臉上帶著微笑,微微低著頭,這一刻,在這燈壁輝煌的大廳里,萬眾矚目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高峰。

  岳軍帶著高峰來到西面墻壁說道“他喜歡好的狩獵故事。”

  高峰抬頭看去,一副巨大的畫像掛在墻壁上,這畫大的幾乎要從房頂到地下了,而這巨大的畫像只是畫了一個人的半身像,正是邦國總統。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