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十三章 引誘

  而在所有人跟著高峰來到總統畫像時,在所有人身后一個背著肩包的士兵開始瘋狂的從旁邊的宴席上往背包里面裝食物。

  在這戰亂的時代,拼死拼活的士兵大多數連飯都吃不上,而在軍官的宴席上確擺放著奢侈的食物,雞鴨魚肉,紅酒,魚子醬。

  并沒有人在意這個拿食物的士兵,王文濤就站在這士兵身邊,但背著手并未多看一眼。

  高峰抬頭看向前面這幅巨大的畫像,雖然只是一副畫像,但是那沉穩的眼神描繪的淋漓盡致,就像在看著自己一般的感覺。

  岳軍同樣抬著頭,變得滿臉的嚴肅,用只有高峰能聽到的音量,低聲道“自豪的看著他吧,因為他正注視著你,整個國家都在注視著你。”

  “彭。”高峰抬著頭,看著總統的畫像,耳邊確出現幻聽一般的傳來一聲槍響,高峰又想起了敵人在荒漠上對自己的折磨,讓班長就那么死在自己身前。

  高峰想起的不是保衛國家,而是敵人的可惡,招待會高峰一句話沒說,結束后,一切都沒有變化。

  高峰第二天再次返回了戰場,天還沒亮,高峰正在戰營熟睡,一只手輕輕搭在了高峰肩上,此時高峰正在坑道熟睡,緊閉雙眼的高峰確猛的緊緊握住那只手,臉上出現痛苦之色,喃喃道“骨頭,骨頭,我不是故意的。”

  那只手晃動高峰,高峰猛的驚醒,迷糊的睜開眼睛,向肩頭看去,隨后看向頭頂,此時張國飛正彎著身子,那沒有情緒波動的大眼滲人的一言不發的盯著高峰。

  高峰松開手,開始起身穿鞋,張國飛向外面走去,還有一人跟著張國飛向外面走去,臉上帶著點稚嫩,向高峰點了點頭,高峰同樣回應的點點頭,看看周圍還在熟睡的士兵們,走出坑道。

  來的時候,正逢夏日,還能感覺到一絲溫暖,而現在卻已值秋季,夜霧凄迷,濕氣籠罩,空氣中刮著冷風。

  三人出來的時候天還沒亮,但是高峰已經習慣了,從來沒有睡到天亮過。

  三人來到一處廢棄的化工廠,張國飛一個閃身,從一處坍塌的墻壁跳躍進來,張國飛舉著狙擊槍靠在墻角觀察片刻,向后面做了一個沒有異常的手勢。

  高峰和那個小伙子同樣腳步很輕的走了進來。

  高峰和張國飛的眼神都是那么機警,就如同老練的獵人,兩人一個觀察屋里,一個觀察后方,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那個小伙隨后也背著東西跟著走進來。

  “狩獵場不是由狼決定的,而是由獵人決定的,你的將軍和班長應該教過你。”張國飛低聲對著高峰說道。

  高峰看了張國飛一眼,向里面推進,里面沒有人,只有破磚瓦礫,墻邊還放置著幾個留空了的反應釜。

  高峰三人順著房間地下的流水道,開始往前爬,高峰收起槍,邊爬變說道“除了這次,這次我是被攻擊對象。”

  原本蓋著流水道的鐵網早已被炸的四分五散,不見蹤影,有一個身影正趴在二樓,穿著北約軍裝,端著槍對著下水道下面。

  “然而,今天我們要做的是,引狼出洞,把他引誘到我們想他去的地方。”張國飛跟在后面低聲道。

  高峰緩慢的爬到房間,警惕至極的眼神,透過破裂的鐵網縫隙觀察著上方,看到二樓那個身影,高峰雙眼一突,猛地縮回身子向后面坐了個停止的手勢。

  張國飛看著高峰停下身子,高峰用手指了指大概方向,過了大概半刻鐘,一個直筒望遠鏡的頭微微露出來,高峰仔細看了看二樓趴在那的身影,又拿回了望遠鏡遞給張國飛,居然是一具假尸。

  高峰爬出水道,張國飛緊跟其后,看向二樓那具假尸,還挺像的。

  三人行進房間另一處墻邊,這里一個大洞口,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遼闊的景象,離這里一百米左右又是一座建筑。

  “你的生命是最寶貴的,你先走。”張國飛摘下帽子看向高峰。

  這種情況下,當然是走在前面的最安全,因為一百米的距離,敵人還沒反應過來,就會過去了,如果有敵人,倒霉的是后面跟著的人。

  “不,不,我們輪著來,下次你先走。”高峰趕緊不容置疑的說道,高峰從不覺得自己的命比別人的金貴。

  “然后是你,高迪。”高峰整理了一眼衣服看向旁邊的小孩。

  高峰看了一眼,彎著身子頭也不抬的直沖對面。

  “有敵人,有敵人。”遠處突然傳來北約人的聲音,三個人藏身在另外一邊一挺機槍擺在那個位置,可是才剛架好機槍,高峰已經沖進了對面建筑的墻壁洞口。

  張國飛和高迪緊隨其后,那機槍都已經準備好了,兩人的身影就這么毫無遮擋的沖了出來。

  “突突突突。”機關槍開始無情的噴射藍火。

  張國飛跑在最后面,已經跑了一半,突然響起的槍聲,讓張國飛齜牙咧嘴,一口氣沖到了對面。

  “啊,婊子養的。”張國飛趴進了墻壁洞口低罵一聲,高峰注意了一下外面的情況,高迪則是趕緊拿出救急包。

  “媽的。”張國飛憤怒的用拳頭狠狠砸了一下地上,隨后食指還在腿上褲子的洞口戳了戳。

  “這些兵是新來的,我在幾天前,剛干掉了他們一個上尉。”張國飛坐在地上生氣的說道,高迪給張國飛包扎好傷口。

  “呱呱呱。”在這鳥不拉的戰場,有時會有幾只烏鴉盤桓,為了那數不盡的尸體,此時天已經蒙蒙亮了。

  三人正在這所建筑里面休息,張國飛說道“我在北約那所學校呆了十六個月,當然那時候我們和北約人還沒爆發戰爭。”

  高峰則是端著狙擊槍從一個小洞口對準外面,緩慢移動,高峰的狙擊鏡對準了一根電話線,高峰換換調動狙擊槍。

  “從這里到那條電線,一百六十米左右,對吧?”張國飛拄著腿看向高峰。

  高峰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狙擊鏡。

  “彭。”遠處那根電話線發出一道火光應聲而斷。

  “一百五十五米。”高峰小聲喃喃道。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