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十七章 小風

  兩個被命運纏住的男人都是扭過頭,神色低沉的看著下面。

  “呵。。”高峰輕笑一聲扭過頭緩解這尷尬的氣氛。

  “現在我要請你幫個忙。。”王文濤看著高峰的背影輕聲懇求道。

  “我?”高峰轉過身,不可思議的問道。

  王文濤點了點,張了張嘴又不說話,片刻還是為難的說道“是關于張倩的。。”

  “咔。”破舊的木門打開,高峰再次來到了那個小屋。

  “請進。”小風對著高峰說道。

  此時已經很晚了,伯母都躺在床上睡著了,小風打開門也是昏昏沉沉的去睡覺了。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但那時候,你比地球上任何其他人都更接近他。”高峰緩緩說著。

  微弱的燈光下,高峰坐在小板凳上,而張倩坐在高峰的對面一言不發緊緊看著高峰。

  “通過狙擊鏡你看見他的臉,你看見他那天早上有沒有刮胡子,你可以通過看他有沒有帶結婚戒指,來判斷他是否已婚。”高峰說著。

  “滴答滴答滴答。。”高峰停止說話后,兩人只能聽到鐘表的滴答聲,安靜的地下室,此刻似乎整個世界就只有兩個人了。

  “這不像朝遠處的一個形象射擊,也不僅僅是一套制服,那是一張男人的臉,那些臉不會離開,他們會回來,而且他們只是被更多的臉所代替。”高峰輕聲的向張倩說道。

  小風瞇著困乏的雙眼偷偷望著高峰同樣安靜的聽著。

  高峰和張倩兩人近在咫尺,等高峰說完,張倩的臉色才出現困惑的神色“是王文濤要你告訴我這些嗎?”

  高峰看著張倩困惑的神色,心中猜到王文濤肯定隱瞞了自己什么,但還是說道“他喜歡你,我想他試圖改變你的想法。”

  張倩美麗的大眼緊緊看著高峰,疑惑的問道“他告訴你我為什么要求調職了嗎?”

  高峰睜著大眼呆呆的說道“沒有。”

  “今天早上,司令部接到一份清單,是一份平民的清單,他們被圍捕,并送上開往北約的一列火車。。”張倩聲音低沉,眼中帶著讓人心痛的悲傷。

  “我的父母也在其中,在開出三十公里后,北約士兵停下了火車,強迫所有人都出來。”張倩美麗的眼睛帶著沉痛直直的的看著前方聲音低沉。

  “在一座橋中間,把他們兩個兩個的綁在一起,母親和女兒綁在一起,丈夫和妻子綁在一起,然后讓他們沿鐵路站好,然后他們對每一對開一槍,這樣做是為了節省子彈。”張倩的美麗眼眸一點都不眨的看著一個地方,可眼淚卻慢慢流下,張倩嘴中緩慢的說著。

  “這很奏效,死去的人的尸體在水下拖著另一個人,我知道他們死在一起,他們永遠不會讓別人分開他們。”張倩沒有鬧,只是靜靜的敘說,任由眼淚流淌也不去擦拭。

  高峰看著張倩凄美的臉龐,雙眼通紅,心中幾乎要痛到無法呼吸,高峰知道失去親人的滋味,他之所以來戰場就是要報仇。

  “滴答滴答。”兩人安靜下來,只有鐘表的聲音,兩人對視著,那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在兩人心中滋生,兩人的心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靠近。

  “呼。”過了片刻,高峰長長出口氣,高峰從來都不會安慰人,更不會安慰自己心底愛慕的人。

  高峰低頭沉思片刻,猛地從身邊拿過那把狙擊槍,遞到張倩身邊“那是張國飛的狙擊槍,很好的槍。。”

  張倩低頭看了片刻手中的槍,抬起頭,梨花帶雨的臉龐,帶著淚光的雙眼,使得張倩此刻看起來更加動人。

  張倩擦拭去臉上的淚水,柔情的雙眼看著高峰溫柔的輕聲道“謝謝你。”

  擦鞋小屋,昏黃的燈光照耀著,非常的安靜,一瓶罐頭放在桌子上,隨后又半兩生豬肉放在罐頭上。

  冷鋒看向下面的小風,依舊安靜,帶著微笑的冷鋒歪了歪頭,又從兜里掏出兩塊大巧克力,緩緩放在豬肉上。

  這點東西在吃不飽飯的戰亂年代都是非常難得的,這誘惑不是一般的大,小風緊緊看著桌子上的食物眼中露出渴望,但是卻露出不符合年級的沉穩緩緩點了點頭看向冷鋒。

  “我知道他如何離開掩蔽處,他通過化工廠。”小風說道。

  “拖拉機廠很大。”冷鋒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小風,柔聲說道。

  小風沉默了一會,眼中露出決然之色“我知道確切在哪兒,他爬過一條流水管道,在一個爐子下面,那里有幾個壞了的反應釜,然后他從車間里出來,在兩者之間,有個地方他處于開闊地帶,那是在一段很長的房帖底座平臺下面。”

  冷鋒眉毛微微抬起,仔細的聽著小風居然把地形說的這么清楚,微微一笑,把桌子上誘人的東西向小風推了推。

  小風帶著渴望的眼神但又有幾分遲疑的看向桌子上的食物。

  一九四二年冬天,此時的天氣已經非常的寒冷了,在戰營里的高峰在人們還熟睡的時候就起來了,安靜的戰營人們都在睡覺,非常的安靜,高峰已經習慣了這么早起來,高峰接了一杯熱水,手中捧著熱水,高峰眼睛總是撇向女兵休息的床上。

  張倩正在那里熟睡,四個女兵,張倩躺在靠墻的位置,抱著軍襖,就像一個在熟睡的天使,美麗的面容中帶著安詳。

  高峰看著熟睡中的張倩,疲憊的心情舒緩下來,高峰是多么希望就讓時間這么停止了,但是。。高峰還有事情沒有做完。

  高峰大口喝下杯子里的熱水,轉身向外走去,高峰剛轉過身,張倩的眼睛緩緩睜開,帶著擔憂的神色望著高峰的背影。高峰這么長時間的默默觀看,張倩又怎么會察覺不到,張倩一動不動,只是眼睛帶著柔情和擔憂靜靜的看著高峰的背影漸行漸遠,一直想被調職的張倩真正原因可能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兩人都騙不過自己的感覺,但是那層紙始終捅不破。

  寒冷的天氣,戰場很是安靜,連鳥叫都沒有,冷鋒抱著狙擊槍,穿著全是灰色的隱蔽衣,隱藏在化工廠里面,只能看見那雙銳利的深藍眼睛在不斷尋查。

  化工廠那具假尸依舊拿著槍對準著流水道,冷鋒緩緩移動腳步,寂靜的化工廠只能聽到輕微的腳步聲。

  冷鋒走到那具假尸身邊,把那具假尸的步槍拿下來,一只手把假尸拖到一邊,拿著狙擊槍趴在了假尸以前的位置,趴下擺出和假尸剛才一模一樣的姿勢,隨后狙擊槍對準了下面的下水道。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