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三十二章 墻后的生機

  “嗖,啊。。。”高峰剛站起,又是慘叫一聲瞬間倒下,右腿一陣疼痛,立刻沒有了知覺,嘴里發出痛苦的叫聲,他的右腿被一顆重彈擊中,噴涌而出的鮮血瞬間就將他的右腿染成暗紅色,一顆子彈剛好打在高峰膝蓋的位置。

  高峰知道在這么下去,別說救班長了,他自己會先被打死。

  “后退,媽的,隱蔽。”班長面色痛苦沖著高峰大喊。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高峰劇烈的呼吸,掙扎著爬起來一瘸一拐的小跑向那面墻。

  高峰跑向墻的一個低矮的缺口,一個翻身,跳過這低矮的墻,墻上的幾塊破磚頭稀稀拉拉落下砸在高峰身上。

  “媽的,媽的。”高峰一個驢打滾靠在墻上劇烈的喘息。

  “呼呼呼呼。”此刻左腿的疼痛才傳來,鉆心的疼痛讓高峰眼淚都要掉下來了,高峰不斷吸著涼氣,低頭看向左腿。高峰左腿膝蓋邊上血肉模糊,鮮血不斷往外流,骨頭都已經漏出來了。

  “啊,呼呼呼,媽的。”高峰慘叫著劇烈喘息。

  “班長,班長怎么樣了。”高峰心里吶喊著,顧不上自己的傷勢,趕緊拿起身邊的MAA1,用槍拄著一點點爬到墻邊,向外看去。

  “班長,班長。”高峰從墻邊看向班長著急的大喊。

  “啊。。。真對不起。”班長捂著肚子在地上翻滾慘叫。

  兩人平靜片刻,班長不在慘叫。

  “小高你幫我轉告我母親好嘛。”班長不在動彈,語氣變得低沉。

  “轉告伯母什么?”高峰喊道。

  “你告訴,你告訴我媽,我卡里還有不到十萬塊錢。”班長語氣沉重的說道。

  聽著班長交代遺言的語氣,高峰急促大喊道“別說了,別說了,我不知道該怎么辦。”

  高峰幾乎快要哭出來了,看著墻外十幾米遠的班長,就是這么十幾米的距離,確是生與死的距離,班長暴露在敵人的視野下,只要敵人輕扣一下扳機,班長的性命就會瞬間沒有。

  可是高峰又不能出去,此刻內心如同千萬只螞蟻在撕咬,內心的焦急比腿上的疼痛還要鉆心。

  “呼呼呼呼。”高峰靠在墻上閉上眼睛劇烈的喘息,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過了片刻高峰再次看向班長大喊道“止血帶,止血帶,用你的止血帶。”

  “小高,我需要你的幫助。”班長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我出不去,你是知道的。”高峰著急的大喊。

  “不不不,無線電,無線電。”班長趕忙喊道。

  高峰扭頭看向不遠處的背包,匆忙的想爬過去,都忘記了腿上的傷勢。

  “啊。。。”高峰左腿不小心摩擦到了地上,低頭悶聲慘叫一聲,牙根緊咬。

  腿上劇烈的疼痛別說爬過去,此刻動都動不了。

  “媽的。”高峰咒罵一聲,坐起來從身后拿出止血帶。

  “拿到了嘛?”班長問道。

  “等一下。”高峰喊道,高峰用止血帶緊緊纏在傷口上面的位置,

  “啊。。”一陣劇烈的疼痛讓高峰神色猙獰的仰頭大喊一聲,隨后在領口兜里拿出筆,看了一下手表。

  “三點二十。”高峰把時間記在止血帶上,只有二十小時,如果明天上午十一點之前不打開止血帶的話,他的左腿就必須要截肢了。

  高峰做完爬向背包,高峰打開背包拿出無線電,快速調整頻道。

  “呼叫,呼叫,我。。。我是特別行動組七號,請求支援,請求支援。”高峰呼叫道。

  “怎么回事。。”無線電沒有回應,高峰打開無線電接口處,線斷了,無線電下面一個子彈孔。

  “別這樣,別這樣,該死。”高峰再次把接口插進去,調試頻道。

  “呼叫,呼叫,我是特別行動組七號,請求支援。”高峰抱著最后一絲希望拿著話筒大喊。

  “無線電通訊。。”對講機傳來班長的吶喊。

  “他打中了我的無線電。”高峰沖著墻外大吼道。

  “媽的。”聽到高峰的回答,班長的臉上出現絕望,喪氣的趴在地上不在動彈。

  此刻又安靜了下來,班長趴在地上,過了片刻,頭微微抬起,看向前面,可只能看到一片飛揚的沙土,和一個擋住視野的巧克力袋。

  “你能看到他嘛!我好像有機會。。”班長一動不動的問道。

  “媽的,班長,班長,不行,不行,你還沒過去就會被他打死了。。”高峰焦急的再次用槍拄著爬向墻邊,看著外面的班長道。

  等了片刻,沒有回應,高峰著急的大喊:“班長,你聽到了嘛?”

  “我在。”班長聲音微弱的回應道。

  “堅持住,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高峰長吁一口氣,靠在墻上喃喃道。

  “你看到他了嘛,快,子彈從哪來。。”班長有氣無力的催促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熾熱的高溫加上危險的形式讓高峰不知道該怎么辦,

  事情往往就是這樣,人一旦焦急起來,立刻就會產生一種煩躁的情緒。而煩躁的情緒會直接影響到人的大腦對問題的判斷,若是換一個有著豐富實戰經驗的老士兵,處在這樣局面下的話,就絕對不會出現這種焦慮的負面情緒。

  “測量子彈,距離是多少,有多少秒。。”班長冷靜的回應道。

  “好,測量子彈,測量子彈。。”高峰喃喃著用手比劃出一道距離,又趕緊放下,著急的用頭磕著后面的墻壁,因為出任務一直跟著班長,高峰從來沒有自己測量過,只是聽班長講解過,并且沒有細研究,真要用到實際卻無從下手了。

  “小高,你沒自己測量過?”良久沒有回應,班長不由的問道。

  “聽著,我有開一槍的機會。。”班長安慰著高峰。

  高峰趕緊大喊道:“別碰那狙擊槍,你一碰就死定了。”對面的敵人光是這份耐心就讓人害怕,兩人根本不是對手,現在不給班長補一槍或許是以為班長死了,或許根本就是在戲耍著他們倆。

  “等等。”高峰看向不遠處的望遠鏡,用腳尖夠了過來。

  “媽的。”但一不小心觸動傷口,氣的高峰大罵一聲。

  拿到望遠鏡后,高峰費力在墻上抽出幾塊磚,可還是放不進望遠鏡,拿出軍刀,費力的不斷拉外面的幾塊磚。

  “咚。”突然之間上面的磚塊全部塌下來了,壓住了高峰的手指。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