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三十三章

  “啊。。”一聲慘叫高峰抽出手來,左手中指充血通紅,都已經被壓彎變形,腿上的疼苦和手上的疼痛不斷刺激著高峰的神經。

  “啊啊啊啊。。”高峰大聲嘶吼,發泄著快要崩潰的心情,他感覺此刻老天都在和他作對。平復片刻,高峰再次抽出幾塊磚把望遠鏡放了進去,看向遠處的情況。

  “好,班長,我看到了。”高峰對著對講機說道,可是沒有回應,高峰心里一突。

  “班長,你能聽到嗎?”高峰再次對著對講機喊道。

  班長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遠遠一看,就如同一具尸體。

  “班長。”

  高峰再次大喊一聲,依舊沒有回應,高峰知道班長此刻應該是失血過多陷入了昏迷。

  “哦,天啊,你流血不多的,快,起來。”高峰疲憊的說道,聲音都已經開始嘶啞。

  高峰現在快要渴死了,現在他已經脫水了,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撐過今天下午,疲倦的感覺不斷的涌上心頭,熾熱的天氣使得現在的熱汗還在不斷的往外冒。

  這絕對是高峰執行任務以來最艱難的一次了,高峰眼前不斷發黑,他現在只想睡覺,但是現在睡著了,他知道脫水的情況下自己可能不會在醒來了,高峰看向血肉模糊的左腿。

  高峰用力按了按傷口,鮮血肉眼可見的向外面噴涌,劇烈的疼痛使得高峰的神智稍稍清醒。

  “不能死在這,不能死在這。”高峰不斷提醒著自己。

  高峰從肩上拿出小彈簧刀,四十六度的高溫,子彈在腿里面熱量散不了,如果不把子彈取出來,會把子彈周圍的肉燒熟的,到時這條腿想留都留不下了。

  “媽的,媽的。”高峰顫顫巍巍的拿著彈簧刀在傷口筆畫了半天,遲遲下不了手。

  “啊。”刀尖剛碰到傷口,疼的高峰慘叫一聲,全身一激靈。

  隨后高峰雙手顫抖著從脖子里抽出軍用防曬圍巾,死死咬住。

  “呲呲。”高峰深深呼出幾口氣,內心一狠,把刀尖插進肉里,把那子彈緩緩向外面挖。

  “嗚嗚嗚。”高峰閉著眼睛仰頭慘叫,一鼓作氣把子彈從那爛肉里面挖了出來。

  劇烈的疼痛刺激著高峰的神經。

  “嗬,嗬”高峰想哭哭不出來,臉上帶著哭喪的表情輕哼幾聲算是哭泣了。

  高峰吐出嘴里的軍用圍巾,虛脫的小聲咒罵道“你這混蛋。”

  緩了片刻,高峰才從腰包里拿出紗布和繃帶把傷口包住。此刻高峰腿下早已經一大灘鮮血,黃壤已經變成紅壤。

  弄好了傷口,高峰不在動彈,此刻他已經沒有力氣動彈,眼睛里面泛著淚光帶著迷離的歪頭一動不動,上下眼皮控制不住開始不斷的打架,困意再次涌了上來,此刻已經到了他的極限了,高峰堅持不住了,眼前的事物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高峰緩緩的閉上了雙眼睡了過去,視線變成了一片黑暗。

  高峰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在夢中,他溺入水中,被一條巨大的水蟒不斷的往水底下面拖,高峰拼命的不斷掙扎著想向岸邊游去,可是只能看著水面一點點離自己越來越遠。

  “最后一次通訊,請回話,你能收到嘛?請回話,最后一次通訊。”高峰耳機傳來聲音,高峰緩緩睜開雙眼,依舊是原來的位置,一切都沒有變化,緩了緩神,高峰猛的看向耷拉在胸前的無線耳機。

  “最后一次通話,請回話。”耳機傳來冷冰冰的聲音。

  高峰趕緊帶上耳機,沖著無線電回應道“我是特別行動組七號,能聽到嗎?”

  “能清楚聽到你,完畢。”無線電回應道。

  “呼。”高峰長舒一口氣。

  “我是特別行動組七號,遭受敵方火力,請求支援,有個人受傷了,還有個狙擊手,盯住了我們,我。。是盯住我了,請求直升機,重復請求直升機。”高峰語氣急促的一口氣介紹完情況。

  “你在什么位置?完畢。”無線電回應。

  “呃,GV4578。”高峰想了一下任務目的地代碼說道。

  “收到,請等候。”無線電冷冰冰回應。

  “哦。”再次長舒一口氣,高峰拄著身子向后坐了坐,表情放松了下來,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此時高峰的屁股已經麻了。

  “嘿,班長,我們能回去了。”高峰嗓子沙啞的沖著墻外自言自語喊道,可是沒有回應。

  微風依舊在這荒漠刮著,帶起片片的沙土。

  “呵呵,總算聯系上了。”高峰輕笑一聲低語道。

  可等了很長時間依舊沒有回應,高峰內心不由的焦急起來,不斷敲著手指。

  “我是七號,你還在嘛?完畢”高峰再次呼叫無線電。

  “能清楚聽到你,你在通訊范圍內,我們不想離開你的通訊范圍,能收到嗎?”無線電回應道。

  “在我的信號范圍?你已經在我的附近了?”高峰心里一突,眼中閃過一絲警惕。

  “你在這附近嘛?”高峰冷聲說道。

  “需要核實你的身份,完畢。”無線電再次回應。

  高峰眼睛閃爍不斷,隨后嘆了口氣,這是唯一的希望了。

  “我是高峰,十二師特種兵特別行動組七號觀察手,我和我們班長狙擊手在一起,可他倒下了,可能已經陣亡了。”高峰眼中閃過悲傷,語氣低沉的說道。

  “我不知道,反正沒有回應,所以。。。。完畢。”高峰再次喃喃一句,神情悲傷。

  “我們收到了七號,正準備直升機。”無線電回應。

  “好。”高峰內心稍稍舒緩,隨后看向地上的那顆子彈,拿了起來。

  “是北約的子彈。”高峰仔細觀察著子彈的紋路低語道。

  “我的天啊,七點九二乘五十一。”這子彈口徑大的讓讓高峰暗暗咋舌。

  “不,狙擊手用的是高質量武器,請求無人機。”高峰趕緊報告道,以對面狙擊手的能力配上這精良的武器,絕對可以把直升機打下來了。

  “我們需要你的口令,才能派飛機。”無線電回應。

  “等等,你說什么?”高峰不可思議的問到,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口令,也沒聽說過。

  “需要你的口令。”無線電冷冰冰回應。

  “什么口令,不。。。呃。”高峰眼睛閃爍不斷,突然冷靜下來,低頭沉思片刻。

  “你是誰?”高峰突疑問道。

  “我是張軍上尉,我們需要你的口令才能派直升機,去接你們兩個。”無線電回應。

  “不,我沒說需要直升機,你能收到嗎。”高峰搖頭說道。

  “收到,我估計你需要,但這是規定。”無線電回應。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