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三十五章 敵人的可怕

  高峰轉過身子,用手把地上之前畫的擦掉。

  高峰畫了一個半圓的形狀,在上面一邊標記一邊低語:“在墻邊,我,班長,起重機,建筑工地,拖車。”

  “你呢?”敵人再次問道。

  “我什么?”高峰一邊冷靜回應一邊再次看向望遠鏡。

  “你是一名普通的邦國人嘛?”敵人問道。

  “是的,一名普通的小兵。”高峰回應著,不斷用望遠鏡觀察。

  “普通的小兵。”敵人一字一頓的重復道,很明顯的不相信,兩人說好的以誠相待,但是卻誰都不說實話。

  “野戰部隊還是裝甲?”敵人問道。

  “你也在中國服役過吧,受過我們的訓練,然后背叛了我們。”敵人居然連邦國的部隊分化都知道,高峰放下望遠鏡冷笑說道。

  “聽著,這些人只不過是在鋪設油管,是發展你們的經濟,混蛋。”高峰咒罵一聲再次靠在墻上。

  “油管?發展我們的經濟?”敵人回應。

  “是的,這能賺錢,基礎設施,教育,學校,這些人只不過是建筑商,不是來打仗的,戰爭還沒真正的爆發,兄弟。”高峰面帶輕笑。

  “兄弟?”敵人再次重復。

  “隨便吧。”嚴重的脫水,讓嘴唇干裂的高峰現在說話都懶得說了。

  “用這個詞很有意思,但是我不同意你的說法,兄弟。”敵人停頓了一下,特別在最后兩個字加重語氣。“戰爭還沒有結束,對你來說更是這樣。”敵人聲音冰冷的說道。

  “你說了很多花哨的詞,難道你是北約的莎士比亞嗎?”高峰輕笑說道。

  “莎士比亞?軍事術語都是很有詩意的,單兵負重,士兵,誤傷。”敵人說道。

  高峰注意到不遠處那具保安尸體,更確切的說是尸體旁邊的背包,在墻外大概五六米,而且那有一個隱蔽處,剛好夠藏身,那背包里如果有水或許能夠挺過這個下午。

  高峰把掛在身后的水壺拿出來,帶血的水壺后面一個子彈洞,高峰伸著舌頭仰著頭,拼命倒才出來幾滴水滴。

  “去你的。”高峰喪氣的把空空的水壺扔掉。

  “輪到你了兄弟。”敵人說道。

  “什么?什么輪到我了?你想要我說什么。”高峰剛才根本沒聽進敵人的廢話,高峰拄著槍一點點向著墻邊挪。

  “你的家人在哪?”敵人問道。

  “我可不談我的家人。”高峰繼續挪動身體。

  “那就談談你在軍中的兄弟姐妹們。”敵人說道。

  “這也不能談,兄弟。”高峰艱難的一點點移動身體,腿上的傷讓高峰行動艱難。

  “我不想打聽軍事機密,我只想了解你。”敵人語氣一直都沒有變過,就像一臺沒有感情的機器。

  傷口不小心再次碰觸到地面,疼的高峰齜牙咧嘴,沖著無線電大罵道“去死吧。”

  “如果你不說,我就對你的班長開槍了。”敵人威脅道。

  “他會是你失去的第二個戰友,先是骨頭,現在是你班長。”敵人說道。

  高峰突然停下動作,疲憊的雙眼瞬間瞪大,緊緊皺著眉頭問道“你怎么知道骨頭的?”

  “繼續說。”敵人說道。

  “你怎么知道的?”高峰聲音中不知為何有一絲慌亂,急促問道。

  “你拿著他的望遠鏡,你的班長是怎么說的?一個死人的望遠鏡。”敵人說道。

  沒想到他和隊長的對話敵人一直在監聽著,高峰緩了口氣,靠在了墻的邊上,看向外面近在咫尺的背包。

  “隨便說點什么,兄弟,跟我談談你的戰友,否則我就打爆你班長的頭。”敵人再次威脅道。

  “好吧,我是班長一手帶出來的,從一入軍就和班長在一起。”班長嘴上應付著,眼睛卻緊緊盯著外面的背包,心里盤算著怎么才能拿到那個背包,看了片刻,高峰放棄了,這太危險了,出去肯定會被打的。

  “那骨頭那,和我談談骨頭。”敵人說道。

  “你為何這么想知道?”高峰停下動作,語氣冰冷的說道,每次一說到骨頭兩字都會讓高峰情緒瞬間變化。

  “我感興趣,如果你不說我就打爆你班長的頭,我現在正看著他,想打爆他的頭很簡單,讓他的家人認不出來,你希望這樣嗎?兄弟。”敵人再次威脅。

  高峰臉上掛著疲憊并沒有說話。

  班長依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已經蓋了一層沙土,一只黑色的烏鴉在班長身體上叫喚著。

  “跟我在談談骨頭的望遠鏡,我現在正看著它,你為何留著這望遠鏡,你說過這望遠鏡壞了,你為何留著一個壞了的望遠鏡?”敵人說道。

  “閉嘴吧,你想怎么結束,最后階段是什么?”疲憊的高峰在也受不了敵人的話語,冷聲說道。

  “沒什么最后階段,我只是想和你聊聊。”敵人說道。

  “別說了,別說了,我不會讓你了解我的。”高峰語氣中帶著不耐。

  “我想我已經了解一點了。”敵人說道。

  “不,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了解。”高峰低吼道。

  “我知道你現在脫水,所以我瞄準了你的水瓶。”敵人說道。

  “你該瞄準的是我,不是水瓶。”高峰掃了一眼扔在一旁的水瓶,輕笑著開玩笑說道。

  “不,是你的水瓶。”敵人肯定的說道。

  “呵呵,沒人有這個準頭。”高峰輕笑著搖頭說道。

  “還有你的天線。”敵人又說道。

  高峰扭頭掃了一眼不遠處同樣一顆彈孔的無線電,神色變得嚴肅。

  “還有你的膝蓋,我知道你的腿部靜脈里有足夠多的血,但是不管你有什么樣的繃帶,你依舊會流血不止,到黃昏就會死亡。”敵人緩緩說道。

  高峰神情楞楞的看著膝蓋,猛的拿起身邊的槍,神色不安的來回掃視。

  “你想干什么,該死的赤色。”高峰神情慌張的向墻的中間爬去。

  高峰聽著敵人絲毫不差的話語,聽著似乎是敵人故意打在了三個位置,而且對自己現在的情況了如指掌,就像在自己身邊注視著自己一般,這種被死亡陰影籠罩的感覺,不是誰都能夠承受的。

  “啊。”高峰因為慌張移動又一次不小心碰到了傷口疼的高峰慘叫一聲。

  “啊啊啊啊。。”高峰憤怒的拿著槍大叫著在地上狠狠砸了幾下,來發泄心中的恐懼。

  “你想干什么?你想繞過我的墻,是不是?”高峰不安的問道。

  等了片刻沒有回應,高峰憤怒的大喊道“嘿,你想去哪?”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