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三十六章 折磨

  “你的墻?”敵人反問一句。

  “真是諷刺,你們的人之前炸塌的墻,現在你卻是盡量不讓它倒下。”敵人說道。

  “你覺得這很諷刺?”高峰聽到敵人的冰冷的聲音反倒是放松了,躺在了地上,筋疲力盡的高峰一點都不想動了。

  “你知道,你藏身的這堵墻,之前是學校。”敵人說道。

  “我會褻瀆它的,這就是我對你們墻的態度。”高峰說道。

  高峰躺在了地上,刺眼的陽光讓高峰緊緊閉上雙眼,精神和身體情況的不斷下降,高峰出氣越來越快了,呼吸變得特別急促,嘴唇上一道道開裂的血痕。

  “肯定是二十發子彈的彈夾,班長中了一顆,我中了三顆,”高峰嘴里喃喃著。

  “那個子彈,那個子彈是北約產的吧。”高峰向敵人問道。

  等了片刻,沒有回應,高峰再次說道“嘿,混蛋,你不是想聊聊嗎?說話啊,是不是?”

  “你想知道我用的什么武器?”敵人問道。

  “M-24槍型?M-11槍型?”高峰問道。

  “我挺想有一把M96風行者。”敵人回應道。

  “你不是希望坦誠嘛?我知道你用的是M-11。”高峰躺在地上有氣無力的說道。

  “不,你無法確定,你屁都不知道,這是不是你們長說的話。”敵人說道。

  “在說一遍,我聽不到。”高峰的聲音微弱,眼皮開始不斷打架。

  “你屁都不知道。”敵人一字一頓的說道。

  耳邊聽著敵人的話,疲憊的高峰確猛睜大眼睛,似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坐直身體看向望遠鏡。

  “我屁都不知道,嗯?”高峰嘲笑著緩緩移動鏡頭。

  “是啊,你屁都不知道,你只知道我是恐怖分子,但在我看來你們更像恐怖分子。”敵人說道。

  高峰望遠鏡停留在那巨大的垃圾堆中間的位置,臉上出現震驚之色自言自語道“不會吧,你藏在垃圾堆里?除非你真是個專業的。”

  “你就是他,你是一號,幽靈,死亡使者。”高峰語氣肯定的低沉問道。

  “我這里好多人都自稱一號,我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敵人語氣不在意的說道。

  “殺了我們六十二個特種兵,十六個頂尖狙擊手的死亡使者。”高峰說道。

  “所以他們從沒找到過你。”高峰充滿震驚的說道,還有一句話沒說因為找他的人都死了。

  “天啊,你肯定在這垃圾堆里好幾天了。”高峰看著那山一般的垃圾山,閉眼緩了緩神。

  “是我們訓練了你,彈道,設計狙擊槍,射擊之間不重新裝彈,你以前在我們國家服役過,學會了這些,然后背叛我們?”高峰問道。

  “這取決于你看的角度。”敵人回應道。

  “只有一個角度,我們都是殺人的,你說是我的朋友,不管從那個角度,我看到的都是一個陰險的人。”高峰的話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可如果這個朋友在你背后開槍,但你沒有死,那你可以對他開槍嘛?”敵人似乎是意有所指的說道。

  高峰像是回想起了不好的事情,陷入了痛苦的回思中。

  “我希望你告訴我,你為什么在這里,你為什么還在這里,兄弟。”敵人說道。

  高峰臉上帶著痛苦的表情,把頭靠在墻上,眼中流露出哀傷看著地上的塵土隨風飄揚。

  “你為什么還在這里?是因為骨頭嘛。告訴我,是因為骨頭嘛。”敵人好奇問道。

  “告訴。。告訴我你怎么知道這個名字的。”高峰再次躺了下來,細密的汗珠還在不停的往外冒,眼前一陣陣發黑,甚至說一句完整的話都吃力。

  “跟我說一件他的事,一件就行。”敵人說道。

  不知為何敵人對死去的這人這么感興趣,高峰覺得他肯定了解一些什么。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將軍對我倆視若己出,收留我們,對我們無微不至,我們一塊參軍的,王婷在便利店工作,”高峰聲音沙啞眼中帶著哀傷回憶道。

  “王婷?”敵人問道。

  “王婷他的女朋友,在便利店工作,不可能了,不可能回去了,他們會看著我的,他們會看著我,他們會看著我,肯定會看著我,該死”高峰目光呆滯的緩緩搖頭。

  “不行,我不能回去,我不能這么做。”高峰再次拽出那軍用圍巾蓋在了臉上,爆裂的太陽讓高峰感覺快要被烤焦了。

  “你現在滿意了嗎?嗯?你什么都知道了,你是混蛋知道嗎?”高峰對敵人說道。

  “為什么這么說?”敵人說道。

  “因為你還要從心里上折磨我。”高峰聲音低微,現在他只想要睡覺,睡覺。

  “兄弟,在你死后,你臉上的皮會被剝下來,你的眼會被挖出來。”敵人聲音冰冷的說道。

  “殺了我吧,你這混蛋。”高峰有氣無力的咒罵道。

  “你撒謊的舌頭會被釘在你的胸口。”敵人再次說道。

  “嗤,殺了我吧,早點了結。”高峰嗤笑一聲,低聲回應道。

  “但是我會讓他們找到你的尸體。”敵人又說道。

  “算了,我自殺得了。”高峰拿掉頭上的圍巾,沉思了片刻,不得不說敵人恐怖的話語又給了高峰一點力量。

  高峰吃力的做起身體,把褂子脫掉,然后把褂子掛在了搶拖上,又把帽子頂在了槍托上,模仿一個人頭。

  “好吧,你這混蛋,你在哪?”高峰做好以后,又透過望遠鏡看向遠處的垃圾山。

  “好,你這該死的混蛋,來咬它吧,你這該死的赤色。”高峰看著望遠鏡,一只手把槍高高舉起,伸出了墻外。

  遠遠的向墻外看去就像一個人頭從低矮的墻下冒了出來。

  “快點讓我看到動靜,打出來,你這混蛋。”高峰眼睛緊緊盯著望遠鏡,舉著槍搖晃,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高峰猛烈的搖晃了半天,手都累了。

  “佟。”

  高峰手中的槍突然變輕了,高峰神情微愣的看向槍托,帽子沒有了,不是敵人打的,而是因為自己劇烈的搖晃掉到了墻外。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