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三十七章 機會

  高峰喪氣的把M4A1扔到一邊,從腿部抽出手槍,淚水禁不住的流,他緊閉著雙眼,渾身顫抖著痛哭著,腦子里不禁浮現出了軍中兄弟們的面容,可是這些面容是那么的模糊,讓他始終看不清楚,絕望的情緒彌漫在他全身上下,卻始終下不定決心勾動扳機。

  他嗚咽著流著眼淚,撫摸著槍身,雖然他不想死,可是他也明白,這次恐怕真的沒法活著回去了,既然這樣,與其被敵人玩弄死,,亦或是被活活的熱死渴死,倒還不如死的干脆一點,高峰腦海中略過一個眼神,那是骨頭和敵人爭斗中扭頭回望自己那一眼。

  “呼呼呼呼,我還不能死。”高峰呼吸急促的拿手槍對著自己的頭帶著哭腔的猶豫半天,把手槍又放下了。

  “嗚嗚嗚。”隨后高峰仍不住的趴在地上絕望的小聲抽泣了起來,哭累了,高峰趴在地上不在動彈。

  過了片刻,荒漠上的風突然變大了,吹的墻上的一個塑料袋簌簌作響,刮得塵土滿天飛揚。

  聽到聲音,高峰緩緩抬起頭,瞇眼看著這滿天的沙土,能見度非常的低,高峰瞇著眼睛彎腰站起身體拄著槍一步步向墻邊走去,這是一個機會,去拿外面的那個背包看看,如果有水高峰就能撐下去,要是沒有水,可以放棄了。

  高峰走到墻邊,伸出半個腦袋看了看那尸體旁邊的背包。

  “咚咚咚。”高峰用頭狠狠撞了幾下墻,好讓自己稍稍清醒,下定決心,用此刻最快的速度沖出了墻外。

  高峰沒有意外的沖到了那尸體旁邊,雖然只是短短不到十米,但是卻讓高峰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一不小心被尸體絆倒,突然高峰愣住了。

  這具尸體的左腿上也有一個帶血的繃帶綁著,和自己相差無二。

  但只是愣了片刻,高峰就趕緊拿上了旁邊的背包往回沖去。

  “砰。”狙擊槍聲再次想起,在空曠的荒漠上異常的響亮。

  “啊。”高峰身子剛剛跑進了墻邊,子彈就打在墻邊的磚上,相差不到一秒。子彈把墻邊的磚頭打的飛濺。摔倒在地的高峰又觸動傷口,疼的慘叫。

  “等我殺了你和你班長,人們就會知道是誰贏了。”敵人說道。

  聽到敵人的話,高峰和班長心里一突,班長開始緊張不安的急促呼吸,眼珠轉動,想抬頭又不敢動,抬起一點點又趕緊趴下,死亡威脅著班長,敵人就這樣給班長的頭上開一槍,只需要動一下手指。

  “班長,別動,班長。”高峰回光返照似的立刻打起精神焦急的大喊道。

  “我要不要給你班長頭上來一槍?”敵人帶著戲謔的說道。

  “該死,班長,別動,班長,一動別動。”高峰咒罵一聲神情焦急再次大喊道。

  班長右手顫抖著輕輕拍了拍地上的狙擊槍,用力眨了眨眼睛,左手緊握住那領肩,內心似乎下了很大決心,班長知道不能等了,與其碰運氣看敵人心情不如拼命一搏。

  “你會保留你班長的什么遺物,就像你那破望遠鏡。”敵人繼續說道。

  班長慢慢扭過頭看向那把跟隨自己多年的狙擊槍。

  “他現在就在我的準星里,我看著他那。”敵人說道。

  “什么?”高峰慌亂說道,內心焦急中不知該說些什么來拖延住敵人。

  “我不會做空頭威脅,我要打爆他的頭。”敵人再次說道。

  高峰擔憂的看向外面的班長。

  “等等,等等,等等,我留著這望遠鏡是為了提醒我我為什么再次拿起槍,好嗎?你在聽嗎?”高峰急促的說道。

  “骨頭在出任務的時候,把望遠鏡掉在了地上,他想撿起來,我失手了,我沒打中狙擊手,你在聽我說嗎?”高峰最后一句話大聲的吼道。

  “我沒看到狙擊手,所以他中槍了,這是我的錯,該死的你在聽嗎?”高峰語氣暴躁的沖著無線電大吼,像是對敵人的一種發泄但似乎又在隱藏什么。

  高峰抬頭看向外面的班長,風沙之中的班長吃力的把狙擊槍支了起來,擺好狙擊姿勢,但是逆向風沙強烈的讓班長連眼睛都睜不開,只能扭頭閉著雙眼。

  “慢點,慢點。”高峰斜躺著透過縫隙緊張看著班長不覺的喃喃道。

  “什么慢點?”敵人突然問道。

  高峰一愣,低頭看去,自己身子不小心壓住了無線電按鈕,高峰狠狠一揮手無聲的罵到“媽的。”

  敵人的狙擊鏡如同死神的眼睛在風沙之中來回掃視,趕緊問道“你在跟誰說話。”

  情急之中,高峰拿起旁邊的M4。

  “我這跟誰說話,我在跟上帝說話,突突突。”高峰氣急敗壞的邊說邊朝天空開槍,高峰氣敵人的厲害,更加生氣自己每次重要時刻都把事情搞砸。

  “他在九十英尺高的地方,在垃圾堆某處,我不知道,對不起,突突。”高峰帶著哭腔的向外面班長大喊解釋道,再次朝天空開了兩槍。

  風沙之中的班長早已經擺好了射擊姿勢,滿臉嚴肅的盯著狙擊鏡一動不動,握著狙擊槍的班長心如止水,只等這風沙過去。

  “最大加四,向右六米,準備好了就開槍,突突突。”高峰大喊完把一梭子子彈全部打光。

  高峰和班長都知道不能在等了,敵人很快就會反應過來了。

  狙擊槍槍口對著遠處垃圾堆的方向緩緩上移,班長面無表情的緩緩轉動狙擊槍,就像一個無情的收割者。

  班長看著遠處成山一般的垃圾堆,從這里面要打中一個人幾率太低太低了,離這么遠先不說打的準不準,連基本位置都是大概的,這就像是碰運氣,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風沙漸弱,突然的狙擊槍聲在空曠的荒漠上想起。

  “砰砰砰。”班長對著垃圾堆中間位置開了一槍,又從左邊大概五六米開了一槍,又從右邊位置開了一槍。

  中間沒有間歇,一口氣把狙擊槍里三顆子彈全部打完,班長把槍梭抽出,從肩膀處再次抽出一顆子彈。

  “打中了嘛?”聽到槍聲,高峰帶著緊張不安的看向外面的班長。

  高峰喃喃著焦急看向班長“告訴我你打中他了。”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