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三十九章 打中敵人

  “我們很平穩上尉。”無線電另一個聲音繼續說道。

  “你班長的情況如何?”無線電問道。

  “很平穩,上尉。”另一個聲音答復。

  高峰內心焦急的聽著無線電一問一答,可自己卻無能為力。

  “收到,我們很快就會到。”上尉在無線電里說道。

  “收到,恕我直言上尉,你一個小時前就是這么說的,你什么時候到。”另一個聲音回復著。

  “大約一小時二十分鐘。”上尉回復。

  “該死,該死,別這么做。”高峰拿著話筒低罵道,高峰緩緩搖頭中注意到了外面那具尸體,那具和自己的傷口位置一樣的尸體,瞬間明白了過來。

  高峰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具尸體一動不動,眼中卻流露出震驚之色,喃喃道“原來是他把我們叫來的,該死的赤色。”

  高峰神情低沉的回過頭,看著那無線電依舊在自問自答,喪氣的自言自語道“這種事你干過幾次了混蛋,建筑工呼叫保安,保安呼叫我們,我又呼叫他們。”

  高峰越說聲音越微弱,自己一次次好不容易得到的希望,敵人一次次無情的毀滅,照著這個說法總部不會派多少人來的,依舊會被敵人消滅的。

  “完畢,退出。”另外一個聲音說道。

  “混蛋,混蛋。”高峰咒罵著頭開始不自覺的往下低,眼皮如同有千金墜一般沉重無比,在這種一次次斷絕希望的情況下,高峰是真的累了,高峰臉部朝下緩緩的趴在了地上視線變得一片黑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不到半個小時,因為此刻的夕陽還沒有完全落下,夕陽的余暖落在荒漠之中,給人一種殘敗的美感。

  高峰依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一只黑色的烏鴉落在了高峰的那條受傷的腿上。

  烏鴉叼兩下高峰腿上的爛肉,然后抬頭機警的轉頭看兩下,然后繼續叼。

  疼痛感讓沉睡中的高峰身體本能的輕微晃動了一下。

  高峰眼皮輕微打開,看到烏鴉無力的抬起一點胳膊驅趕道“滾開。”

  胳膊都抬不了多高,還沒有十公分,烏鴉不但沒有被驅趕走反倒是盯著高峰叼的更加賣力。

  劇烈的疼痛讓高峰怒火中燒,猛的抬起半個身子大罵道“滾開,你這該死的。”

  烏鴉揮動翅膀遠去,高峰則是扭頭晃了晃暈沉的腦袋,此刻高峰的臉變成了兩種顏色。

  爬在地上的那一半臉沾滿沙土變成了帶土的沙黃色,另一半臉則是混著汗漬的黃黑色。

  高峰用力眨了眨眼睛,緩了緩神,看了一眼遠處無邊無際的荒漠,援軍還沒到,隨后高峰對著無線電說道“喂,你還在嗎?”

  沒有回應,高峰繼續沉聲說道“你不能對他們開槍,你知道的吧,你開槍就會暴露了你的位置,然后他們就能找到你。”

  “你在聽我說嗎?你在嗎?”高峰低著頭眼中帶著擔憂之色的問道。

  可是高峰低頭沉思了良久敵人依舊沒有回應,救援部隊很快就會過來,但人數不會多,高峰心中擔憂,害怕敵人此刻依舊在如同毒蛇一般在等待著。

  高峰間接的把自己兩個最好的朋友都害死了,雖然是無心的,高峰不想再有戰友因為自己而死了。

  寂靜的荒漠中高峰眼中流露出迷茫的神色,如同一個無助的孩子。

  “我是誰?我在干什么?為了什么?”高峰閉眼沉思不禁問著自己回想著以前的一幕幕。

  良久高峰睜開眼睛,雙眼不在迷茫無助,狹長的雙眼流出冷酷的光芒,心中信念變得越發堅定“我是高峰,我在執行任務,我要報仇,我更要活著。”

  援軍還沒有來,高峰左右看了看,從破舊的墻上抽下一塊脫落的小木板,又從地上拿起一節天線,把天線一圈一圈纏在木板上,然后使勁拽了拽,確保牢固。

  隨后高峰一只手伏地一條腿蹬著快速的來到了墻邊,看向外面離自己不遠的狙擊槍,班長的尸體則在旁邊。

  高峰把木板扔出,輕飄飄的木板因為用力太大,只不過飛出一兩米,離狙擊槍還差不少,高峰又快速把木板拽了回來,然后用巧勁扔出去,剛好落在了狙擊槍的背繩上,高峰一點點把狙擊槍拽了過來。

  打開槍鎖,里面只有一顆子彈,是班長臨死前裝進去的。

  高峰看著那顆子彈面露狠色“我要讓你閉上嘴。”

  高峰拿著距離槍快速的匍匐前進到墻中間位置,把狙擊槍擺好。

  高峰回頭看了看,援軍還沒來,高峰哽咽了幾口唾沫,看著狙擊槍找了找感覺,隨后抬頭看向前面這堵已經快要坍塌的墻,這堵保護著自己歪歪曲曲的墻。

  高峰臉上露出決然之色,站起半個身子,把雙手放在墻上輕輕做了兩下向外推的姿勢。

  高峰回頭望了望,然后低頭喃喃道“我不怕死。”

  高峰猛的抬頭開始用力的搖晃,破舊的墻搖晃的厲害,高峰狠狠向前一用力,這堵一直保護自己的墻轟的一聲坍塌了,揚起滿天的塵土,高峰來不起多想快速的回到狙擊槍的位置擺好射擊姿勢。

  垃圾堆里一個狙擊鏡在那滿天的塵土中來回的掃視,只能看到一大片飛揚的塵土,看不清高峰的身影,敵人的狙擊鏡上揚,遠處的天空一個直升機在緩緩飛過來,趴在地上的高峰則是手指輕輕扣著扳機掃視著遠處的垃圾堆。

  “我是一塊石頭,我動也不動。”高峰心底喃喃著。

  高峰在耐心等待,沒有開槍,他只有一次機會,他在等,等敵人先開槍,敵人看到那越來越近的直升機和地上還沒散去的塵土,終于開槍了。

  “嗖嗖。”高峰從狙擊槍看到垃圾堆中間位置亮起黃色的槍火。

  兩顆沒有間隙的子彈打在高峰的身邊位置,第一顆離高峰差不多不到半米,第二顆幾乎是在臉邊劃過,子彈劃出的空氣讓高峰臉都隱隱作痛,高峰沒有顫動,依舊面不改色,瞄準那亮起槍火的位置扣下了扳機。

  “彭。”一聲槍響,此地又安靜了下來。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