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四十章 鐵片

  “打中了嘛?”高峰眼睛離開狙擊鏡,看了遠處的垃圾堆片刻,又回頭看了看已經離自己不遠的直升機。

  高峰站了起來,緊閉雙眼任由清風在自己臉上輕浮,高峰緩緩睜開眼睛,聽著轟隆隆的飛機聲音,回頭看了一眼已經降落在自己不遠處的直升機,高峰深深呼出一口氣,突然眼前一陣發黑,然后直挺挺的向后面倒了下去。

  四個穿軍服的人從直升機下面快速端著步槍沖了過來,行動迅速,配合默契,三個人呈半圓,三個人警戒四周,另外一個人上前把高峰扶起。

  “查看一下。”高峰嘴里吃力的小聲喃喃道。

  “四周安全。”其中一人說著,還有兩人快速的把高峰抬上擔架。

  “查看一下垃圾堆。”高峰雙眼迷離聲音特別的微弱,幾人都沒有聽清楚。

  高峰扭頭看到班長那被定格的雙眼,依舊睜著看著自己,高峰看著班長的雙眼漸漸遠去,被抬上飛機。

  “氧氣。”兩個特種兵半跪在飛機門口就開始對高峰進行緊急治療。

  高峰的身體狀況已經到了極限,全憑一口氣在支撐。

  “他失血太多了,給我血袋。”其中一人在飛機轟隆隆的聲音中向后面大吼,飛機慢慢開始起飛。

  高峰躺在擔架上,呼吸急促,嘴上被帶上氧氣罩,胳膊上被輸上血,長舒一口氣,緊繃的神經終于稍稍放松。

  “給我。。。”旁邊的人話還沒說完,臉上出現一個血窟窿,后面的話戛然而止,身體直挺挺的向后面倒去。

  飛濺的血花噴了高峰一臉,高峰不由的一個激靈。

  高峰原本迷離快要沉睡的雙眼瞬間瞪大。

  “垃圾堆,查看垃圾堆。”高峰大吼,可是帶著氧氣罩再加上轟隆隆的飛機聲根本聽不清。

  高峰把氧氣罩摘掉,死死拽住身后另外一人的袖子拼命大喊道“垃圾堆,他在垃圾堆里。”

  高峰青筋暴起,喊完以后高峰只感覺腦袋一沉,隨后眼前一黑,因為極度缺氧昏死過去。

  等高峰迷迷糊糊的醒過來,不知是幾天以后了,而此時的高峰還在沙漠,只不過身邊多了另外一個士兵。

  “你終于醒了。”這士兵看到高峰睜開眼睛,神色有一抹驚喜的說道。

  高峰此時嘴唇干裂,晃了晃有點昏沉的腦袋,躺在地上雙眼迷糊的向著著士兵看去。

  這人長得很普通,嘴角總是掛著笑容。

  “我的老天,等了你一天多,你要是再不醒,我都說要走了。”這士兵微笑著說道。

  “我還在著,那的敵人呢?你是誰?”高峰帶著一絲警惕。

  “什么敵人,哦,看起來是經過了一場惡戰,我叫胡偉,剛執行完任務,準備回去集合的。”這士兵掃了一眼遠處墜落的直升機說道。

  “哦,你好,我叫高峰。”高峰此時恢復過來。

  “高,快走吧,沙塵暴要來了。”胡偉看了看遠處的天邊,然后扔給高峰一個裝滿水的水瓶。

  兩天后,在荒漠某處有人士兵的舉著槍站在荒漠的高處,此時他的眼光呆滯的看著前方,遠處一場沙塵暴正在風卷而來,卷起的沙土比那十幾米的高山還要高出一半,如同要毀天滅地一般,而此時的高峰和胡偉正處在這沙漠之中。

  一片黃色。

  高峰用軍用圍巾捂住口鼻,眼睛已經睜不開了,而露在外面的額頭和耳朵如同被火蟻叮咬一般的難受,高峰只能用眼睛的微縫中看到一片的黃沙。

  “呼叫,呼叫,我們需要立即撤離,沙塵暴來了。”胡偉用無線電大聲呼叫。

  此時高峰和胡偉兩人根本辨不清方向,劇烈的強風抬腳都非常困難,兩人緩慢的向前移動著。

  “新的集結點在十公里以外的村莊,收到了嘛?”無線電傳來回復。

  “是往西十英里的村莊?”胡偉沖著無線電確定道。

  “這下好了,高,我們要走六個小時。”胡偉沖著高峰嘆氣道。

  “是西邊,我知道那條路是西邊。”胡偉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高峰伸出手在模糊的眼前晃了晃,并沒有說話,跟在胡偉的身后走去,但是兩人此時連路都看不到,方向又怎么能確定百分百正確呢。

  大概走了兩個小時左右,風暴已經過去,一望無盡的大沙漠經過風沙的洗禮,此時反倒是顯的更加的霍亮。

  太陽強烈的光芒照射下,沙土映出明燦燦的金色,胡偉和高峰兩人此時也全然松懈下來。

  胡偉的性格就是如此,松懈下來就開始喋喋不休,說著自己家的家長里短,而高峰則是一言不發。

  也許是說累了,胡偉邊走邊扭頭看向高峰說道“我了解那種眼神,你有什么想說的嘛?說出來吧,不能憋在心里,應該說出來。”

  “釋放出來會好很多。”胡偉勸解道。

  “你想向張倩求婚是嗎?”胡偉問道。

  高峰看向胡偉,搖了搖頭,依舊沉默。

  也許是覺得自說自話無聊,胡偉不在說話。

  對講機傳來聲音“我們不能使用直升機,可是任務里又沒有計劃地面的撤退計劃,所以你們得穿越沙漠,沙丘的形狀總是在變化,無線電不能很好的工作,你們要小心,堅持住。”

  兩人走了許久,高峰停下腳步看像遠處的一大片沙漠根本看不到盡頭,這時一張鐵片在清風的搖曳中飛到高峰腳下。

  高峰撿起鐵片看了看,銹跡斑斑的鐵片上面畫著一個骷髏頭上面寫著幾個看不懂的字母,高峰反手讓胡偉看了看。

  “我知道這辦法能很好的欺騙外地人。”胡偉臉色僵硬了一下,隨后語氣輕松的說道。

  “他們使用這種標志讓敵人遠離他們的村莊。”胡偉繼續道。

  高峰拿著手中的鐵片眼中閃過迷茫之色看了看胡偉,高峰并不了解這種鐵片代表的是什么。

  “我是想說我們已經很近了,村莊就在沙丘的后面。”胡偉看了看遠處看不到頭的荒漠道。

  “就在那,快點,我們走吧。”胡偉一臉輕松的臉上帶著笑容看著高峰后退著走著。

  高峰拿著手中的鐵片并沒有動,看著遠處眼中帶著思索。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