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四十七章 黑人

  另外一只餓狼邁著不急不緩的步伐從前面慢慢的走來,兩只眼睛散發出兇殘的綠油油的滲人的光芒,這只餓狼和后面那只明顯不是一個體型的,前面這只比后面那只要大上足足兩圈,嘴里發出威脅的低吼聲,這只餓狼一定是狼群首領。

  高峰顧不上后面的那只餓狼,趕緊舉起手槍對準前面,前面的這只餓狼以風一般的速度撲向高峰。

  “彭彭砰。”高峰連開三槍。

  “嗷嗷嗷。。。”餓狼剛才還兇殘的聲音立刻變成慘叫,并且快速的朝著遠處跑去。

  但是這只餓狼還并沒有跑出多遠“咚。”一聲巨響,這只中槍的餓狼踩中了一顆地雷,這地雷就在離高峰不遠處的幾十米。

  強烈的熱浪并且混著飛揚的沙土撲到高峰的臉龐上,巨響的聲音在這片安靜漆黑的荒漠顯的格外的震耳。

  “嗷嗷嗷。。”也許是被這巨大的爆炸驚嚇住了,狼犬們慘叫著奔向了遠處。

  聽著餓狼的聲音越來越遠高峰的內心才長長出了一口氣,緩緩的把手槍放下。

  一夜高峰忍受著寒冷并沒有在升起火把,夜晚也在高峰的休息中悄悄的過去,清晨的一縷微光緩緩的從天邊升起,從天邊直射到高峰的身上,荒漠的清晨明的特別的快,因為并沒有什么東西遮擋著光亮。

  “呼呼呼。。”高峰滿臉漲紅呼吸急促的慢慢抬起頭,感受著太陽帶來的一絲絲溫暖。

  荒漠的一晚上過去,高峰感覺就像過去了冬天迎來了春天,而在幾個小時又到了夏天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高峰捂著身子低著頭,雙眼出現了迷離,此時高峰已經到了極限,身體的狀況更加的糟糕了。

  不過一個多小時,太陽已經高高掛起,強烈的太陽光再次照射下來。

  高峰此時并沒有太多的想法,或許是身體的能量供應不上,高峰的頭腦一片混沌,就像一個幽魂一般的盯著地上一絲想法都沒有。

  “你真是我的幸運男神。”一個聲音毫無預兆的沖前方傳來。

  原本盯著地上的高峰本能的嚇了一跳,趕緊抬起頭看去。

  是之前那個黑人,那黑人站在高峰不遠處背著雙手悠然自得的咧著一口大白牙正在看著高峰。

  高峰此時已經疲憊不堪,氣喘吁吁的緩緩低語道“又來了,看伙計,我可沒興趣聽你胡扯,我昨晚睡得不太好。”

  黑人對于高峰的話置若未聞,揚了揚頭思維大跳躍的說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高峰一臉無奈的撇了兩眼黑人深深的嘆了兩口氣,還是回答道“高峰。”

  黑人點了點頭看向高峰一臉不解的問道“高峰在你的語言里是,男人不敢邁出下一步??嘿嘿嘿。。”黑人說完忍俊不禁的露著一口大白牙笑了起來。

  高峰撇了一眼黑人,隨后搖搖頭似自言自語的道“你這個黑人又知道什么呢?”

  黑皮膚的所有人都有一個共病,那就是雖然他們長得黑,但是非常討厭別人叫他們黑人或者黑鬼。

  這黑人也并沒有生氣,臉上開玩笑的神色也消失了,雙眼略顯深邃的看著高峰道“你叫我黑人,但是你了解黑人嘛?”

  高峰恨恨的撇了黑人兩眼,抬頭意有所指滿口埋怨看著黑人道“我知道,他是一個不肯幫別人拿無線電的人,不管別人怎么求他。”

  高峰真的真的非常需要無線電,需要知道他們的人什么時候才能夠趕過來。

  高峰恨恨的看著黑人道“我打賭,昨天給我帶水來的人,你女兒并沒有和你說。”

  黑人一動不動的瞇著眼睛看著高峰,良久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神色,低頭不急不緩的說道“在我們的語言里,黑人的意思是自由人,你為什么不是個自由人?”

  “哼。”高峰置氣的哼了一聲轉過頭去。

  黑人無所謂道“好吧,好吧,是的,你踩在地雷上,但是你是個很幸運的人,你踩在了地雷上,可是它沒有爆炸,你再沙漠里待了整晚,野獸卻沒有吃掉你,嘿嘿,你是個幸運兒,高峰。”

  黑人越說臉上的苦澀越加的濃郁,此時更加像是在強顏歡笑了。

  高峰吃力的緩緩站起身體,此時只是起身這個簡單的動作都讓高峰非常非常吃力,大口的穿著粗氣說道“好吧,好吧,很好,我們能不能。。”高峰看向遠處的無線電。

  但是還不等高峰說完,黑人突然出聲直接打斷高峰的話“高峰。”

  高峰忍者胸口的悶氣轉頭看向黑人。

  黑人一臉不解還帶著點勸說道“你為什么不往前邁一步,哈?”

  高峰憤憤的看著黑人道“我不知道當我踩在這里的時候,是有地雷的,我不知道地雷在哪,不像你。”

  黑人嘲笑一聲道“嘿嘿,你錯了,高峰,我不知道地雷在哪里。”

  高峰不相信的說道“我看見你走的路線了,是Z型。”

  黑人繼續解釋道“你錯了,如果我走進了雷區,早晚我也會踩上地雷的”

  高峰看著黑人沉默了一會“呵呵。。”高峰突然笑了起來,黑人的話是高峰聽過的最大的笑話。

  “呵呵呵呵。。”黑人也跟著沒心沒肺的大笑了起來。

  黑人很悠閑的背著手看著高峰一臉輕松的道“我知道你的問題所在,你害怕了。”

  黑人臉上悠閑的樣子和高峰內心的焦急就像是兩個極端,讓高峰恨不得打破那張黑乎乎的臉。

  “算了,別和我說話了,別告訴我。”高峰一臉釋然的有氣無力道。

  可黑人喋喋不休道“不,你不理解,不管你現在在哪里,關鍵是你要去哪里,我只是想回家,回我的家,我只跟隨我的命運。”

  高峰一臉的沮喪,搖搖頭低沉道“看起來我的命運就在這里了,我最后一步走錯了。”

  黑人不解的問道“你每天走的的每一步都可能是最后一步那么今天又有什么不同呢?”

  此時高峰說話都氣喘吁吁,有氣無力的回答道“區別在于,我知道,即使我是個幸運的人,我只有百分之七的幾率活下來。”

  “百分之七?很好。哈哈哈。。”黑人意會身長的點點頭隨后又毫無預兆的大笑了起來,似乎是在嘲笑高峰的話語。

  “呵。。”看到黑人不理解的表情,高峰自嘲的笑了笑,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和他要解釋這些。

  高峰忍者滿腔怒火低沉道“很多事情難以明白,所以你能幫我拿來我的無線電嘛?”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