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章 車隊

  黑人悲傷的眼中出現一抹神采繼續帶著回憶道“之后進來了一個護士,她對我微笑著,嘿嘿,所以我才聽了那歌曲,你始終需要不斷前進,你始終需要不斷前進,也許這不是什么好事,但確實找到幸福的途徑,我和我的妻子相遇了,他照顧著我,之后我們的孩子出生了,我的一聲就一條腿,也不錯啊。”

  黑人看了看搖搖欲墜的高峰道“你明白我的話嘛?恩?”

  之后黑人從懷里拿出一罐黃色的粘稠液體遞到高峰的嘴邊道“這會讓你瘋狂的,你會看見一些東西,之后會變的美好的,喝吧,喝吧。”

  高峰把黃色粘稠的東西喝了下去,此時高峰已經沒有任何的味覺了,只是感覺身體稍微的恢復了一點力氣。

  高峰虛弱的輕聲道“我看見了你女兒,他帶來了水壺。”

  黑人一動不動的看著高峰好幾秒,眼中泛出淚光道“是我,是我給你帶來了水壺。”

  高峰回想起那女孩天真可愛的笑容道“非常漂亮的小女孩,她帶著笑容。”

  黑人低頭一時語塞,眼中帶著淚光,嘴巴張了數次沒有發出聲音,似乎是擔心一開口眼中的淚水就會流下來。

  片刻后黑人穩定了一下情緒,聲音悲傷的低沉道“我現在只有三個兒子了,我的小女兒和我,當地雷爆炸的時候。。。。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黑人眼中的淚水流下,眼中帶著回憶輕聲道“我們收集地雷,把地雷賣給游擊隊,這些地雷很值錢的,她很不錯,她拿一個小棍,往下刺,他發現了一顆地雷,之后小心的挖啊,挖啊,他拉出了地雷,然后放到了罐子里,金屬探測器都發現不了的。”

  “之后有一天,地雷炸了我的腿,我沒那么幸運,地雷奪走了我的腿,她卻被地雷奪走了生命。”

  黑人臉上帶著比哭還難看的笑,眼中的淚水如傾盆大雨一般留下輕聲道“但是我很高興,沙漠很會開玩笑,讓你見到了她。”

  黑人沉默了一會,繼續輕聲訴說道“我失去了太多,當她踩在地雷上的那天,雖然我也是個像你一樣不大幸運的男人,但是我是個自由人,我走開了,我總是不斷的前進,這就是為什么你總需要前進,我總是走出下一步,盡管下一步非常艱難,一大步,無所畏懼,你知道怎么不害怕嘛?”

  黑人注視著高峰的眼睛,高峰努力的睜著不斷打架的眼皮輕聲道“我必須成為一個。。自由人。”

  “呵。。嘿嘿。。”黑人臉上帶著由衷的笑容看了看高峰。

  黑人臉上的笑容消失,眼中帶著幾分擔心和不舍的看了看高峰緩緩站起身子,黑人沒有說道別的話,但是眼中帶著保重的神色決然的轉身走去。

  “別走,別留下我。”高峰抬頭看著黑人的背影祈求道。

  但是高峰聲音微弱的連他自己都聽不清楚,高峰轉頭看向另外一邊,那小女孩的身影再次出現,開心邁著輕快的步伐跑向黑人。

  兩個人的身影在荒漠中是那么和諧,但是一陣風沙吹過,小女孩的身影便消失不見,只有黑人孤零零的背影越走越遠。

  高峰眼前越來越模糊,但是不知為何腦海卻有點興奮,似乎身體也變輕了許多,胡偉的聲影再次清晰的出現在高峰的身邊。

  “高峰你看,裝甲部隊終于來了。”胡偉指著遠處伏在高峰的耳邊道。

  “是海市蜃樓,我才不去。”高峰頭也不轉的道。

  “不,不是海市蜃樓,看那伙計。”胡偉指著遠處道。

  高峰不由的轉過頭去,右邊真的有一大隊人在向著他這邊趕來,他們的行進有機動車的原因伴隨一大片的沙土,所以非常顯眼。

  高峰從背包里面拿出望遠鏡,看向遠處,從望遠鏡中高峰真的看到了三輛快速行進的車輛。

  “這不是海市蜃樓,這是真的,我們必須告訴他們我們在這里,不然他們就沒法發現我們。”胡偉的幻覺在高峰一旁焦急的對著高峰說道。

  “滋滋滋,,高峰,高峰,你在哪,報告你的位置。”無線電此時傳來聲音。

  “我在這兒,我在著。”高峰抬起右手揮著有氣無力的回復道。

  “高峰,我們要走了。”無線電略顯焦急道。

  “我在這兒。。”高峰內心焦急,但是沒有絲毫的辦法。

  “我們不能久留,我們沒有看見你,你在哪?”無線電的聲音有點急促,似乎有麻煩纏身。

  “不不不,,我在這,我在這。。”高峰內心焦急的朝著遠處揮手。

  “你必須集中注意力。”胡偉蹲在高峰的身前,從地上拿起那根求救棒。

  胡偉帶著微笑把求救棒遞給高峰道“你還記得我嘛?你還記得我嘛?”

  高峰朝著前面的胡偉傻笑著點著頭接過求救棒,突然高峰眉頭緊緊皺起,眼中出現思索的神色。

  高峰明明記得胡偉已經死了,此時眼前的一切讓高峰分不清了虛幻和真實。

  高峰喃喃道“你已經死了。”高峰在低頭向著手中的求救棒看去,自己手里拿的哪里是什么求救棒,而是抓著一把的沙土隨著微風快速的在高峰的手中流逝。

  “呼呼,胡偉已經死了。”高峰大口喘了兩口粗氣,隨后一臉憤怒的把手中的沙土甩向前面。

  高峰平復了一下呼吸看向前面的求救幫,緩緩伸手去拿前面的求救幫。

  “砰,茲。”一聲毫無預兆的槍聲伴隨著打進肉里的聲音高峰瞬間一動不動了。

  高峰收回身體,慢慢的把手摸向自己的肚子位置,感覺摸到一手的粘稠東西。

  高峰緩緩把手張開,滿手的粘稠的發紫的鮮血,手中的鮮血是新鮮的,但是看上去就像被風干了好幾天一般,那是因為高峰極度的缺水了。

  高峰看向另外一邊敵人更在向著這邊趕過來,高峰在扭頭看向另外一邊車隊似乎在漸漸的遠離自己。

  死亡在慢慢靠近,但是生機好像越來越遠。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