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一章 得救

  “我在這兒。。”高峰內心焦急,但是沒有絲毫的辦法。

  “我們不能久留,我們沒有看見你,你在哪?”無線電的聲音有點急促,似乎有麻煩纏身。

  “不不不,,我在這,我在這。。”高峰內心焦急的朝著遠處揮手。

  “你必須集中注意力。”胡偉蹲在高峰的身前,從地上拿起那根求救棒。

  胡偉帶著微笑把求救棒遞給高峰道“你還記得我嘛?你還記得我嘛?”

  高峰朝著前面的胡偉傻笑著點著頭接過求救棒,突然高峰眉頭緊緊皺起,眼中出現思索的神色。

  高峰明明記得胡偉已經死了,此時眼前的一切讓高峰分不清了虛幻和真實。

  高峰喃喃道“你已經死了。”高峰在低頭向著手中的求救棒看去,自己手里拿的哪里是什么求救棒,而是抓著一把的沙土隨著微風快速的在高峰的手中流逝。

  “呼呼,胡偉已經死了。”高峰大口喘了兩口粗氣,隨后一臉憤怒的把手中的沙土甩向前面。

  高峰平復了一下呼吸看向前面的求救幫,緩緩伸手去拿前面的求救幫。

  “砰,茲。”一聲毫無預兆的槍聲伴隨著打進肉里的聲音高峰瞬間一動不動了。

  高峰收回身體,慢慢的把手摸向自己的肚子位置,感覺摸到一手的粘稠東西。

  高峰緩緩把手張開,滿手的粘稠的發紫的鮮血,手中的鮮血是新鮮的,但是看上去就像被風干了好幾天一般,那是因為高峰極度的缺水了。

  高峰看向另外一邊敵人更在向著這邊趕過來,高峰在扭頭看向另外一邊車隊似乎在漸漸的遠離自己。

  死亡在慢慢靠近,但是生機好像越來越遠。

  “砰。”又是一聲槍響打在了高峰后面的不遠處的地上,飛濺高高的沙土。

  “呼呼。。”高峰轉過頭,用著自己最后全部的力氣把手伸向前面的求救幫。

  高峰握住求救棒,如同握住自己最后的一絲希望把雙手我在了求救棒上。

  “砰,咚。”伴隨著一聲槍響,高峰的身后傳來巨大的爆炸。敵人的子彈把高峰身后不遠處的地雷引爆了。

  高峰一感覺一股巨大的推力從后面襲來,身體被熱浪推動著不由自助的向前。

  原本剛要擰開的求救棒也脫手而出,還好高峰的右腳依舊死死的踩在地雷上絲毫未動。高峰的右腳就像是木樁一般生長在那里一般。

  在遠處的荒漠上兩個拿槍的敵人看著高峰緩慢的動作如同在看好戲一般并沒有急著開槍,也并沒有上前,因為高峰的周圍是雷區。

  高峰模糊的雙眼慢慢的焦距回歸看向前面的兩個敵人。

  “砰。”敵人一槍打在高峰的腳下。

  高峰再次扭頭看向另外一邊,又是兩個敵人在端著槍往這邊趕來。

  高峰拿出手槍對準了前面的兩個人,但是足足幾百米遠,在高峰看去就是兩個小點點,先不說射程夠不夠,就算能夠打到此時也瞄不準。

  但是高峰并沒有用手槍去打離自己很遠的敵人,而是把手槍放低打在自己不遠處的地上。

  “砰砰砰。。。”高峰用手槍一槍槍的毫無目標的打在前面的沙土上。

  “砰,咚。。”在最后一顆子彈中高峰打中了一顆地雷,巨大的震動再次傳來,當然還伴隨著漫天的沙土,炸起的沙土如同一顆短暫的煙霧彈,高峰和敵人都同時失去了對方的視野。

  趁著短暫的間隙高峰拿起了地上的狙擊槍,眼中的昏沉消失,銳利的光芒再次出現在眼中。

  “我還活著。”高峰喃喃中把端著狙擊槍對準了前面。

  沙土依舊彌漫著,高峰只能在狙擊鏡里面看到一片黃色的沙土,不過很快的沙土就在微風的吹拂下,慢慢減弱。

  隨著沙土稍稍減弱一點,一個黑點模糊的出現在狙擊鏡中。

  “砰。”高峰沒有任何猶豫的扣下扳機,隨著槍響那個移動的黑點也瞬間倒了下去。

  “咔咔。”高峰干凈利落的拉動槍栓把子彈殼褪出。

  再次把狙擊槍對準前方,此時敵人慌了神,在沒有遮擋物的環境下狙擊手是非常可怕的。

  高峰從狙擊鏡中能清晰的看到另外一個敵人慌張奔跑的身影。

  “砰。”隨著再一次槍響,那個奔跑的敵人腦袋飛濺出一道血花,干凈利落的倒在了地上。

  高峰的狙擊鏡向著另外一邊移動。

  “砰。”可是高峰的狙擊槍還沒有移動到另外一個敵人的位置,敵人先開槍了。

  高峰的胳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手中的狙擊槍也因為胳膊中單而差點脫手而出。

  高峰臉上并沒有過多的表情,只是用槍托抵在地上抵消了一下后坐力,便面無表情的再次舉起狙擊槍,就像剛才中彈的不是他一般,如同死神一般的冷靜沉著。

  高峰瞇起眼睛瞄準了敵人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

  “砰。”又是一聲槍響,敵人倒在了沙漠里面。

  “咔咔。”高峰褪下子彈殼惡同時挪動狙擊槍。

  原本剛才還有點看好戲的前面的兩個敵人也有點慌了神。

  此時風沙已經散去,敵人能夠清楚的看到高峰的身影了,趕緊把步槍對準高峰。

  但是高峰更快一步“彭彭。。”兩聲槍響,這兩個敵人也倒了下去。

  高峰站起來挺直了身體,高峰孤零零的站在這片荒漠之中,隨著敵人全部被消滅,高峰剛才的精神頭也消失了,眼中的昏沉比任何時候都要重。

  應該是剛才把高峰最后的一點力量用完了,高峰遠處依舊在行駛的車隊,又看了看掉落在遠處的求救棒。

  那求救棒離高峰幾米遠,高峰伸出手,這幾米遠的距離就仿佛是決定高峰生死的距離。

  高峰看了看自己的右腳輕聲喃喃道“百分之七,很好。”

  高峰身體搖搖晃晃抬起頭閉上了眼睛嘴里輕聲哼著“你總是要繼續往前走,你總是要繼續往前走。”

  隨著輕聲哼唱高峰的雙腿輕輕抬起了一點。

  “呼。”高峰深深吸了一大口氣,閉著眼睛停止了哼唱,臉上帶著決然的神色鼓起勇氣終于把右腿向前邁了一步。

  高峰的身體向前挪動了一步,但是高峰頭腦一蒙,自己想想中的爆炸并沒有發生,而是就像很平常的走了一步。

  “呼呼呼。。”高峰呼吸急促的緩緩轉過身子。

  但是一個轉動高峰的身體轟然倒下,因為此時的右腿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知覺。

  高峰用胳膊支撐著身體怔怔的看著自己踩了三天兩夜的那個地方。

  吃力的趴著走向那個地方,高峰輕輕的把上面一層的沙土拂去,露出一個圓形的鐵的東西,似乎是一個鐵瓶蓋。

  高峰把周圍的沙土輕輕拋開,露出了原本的面目,居然是一個生銹的鐵罐子,高峰輕輕的把這個鐵罐子舉起。

  “呼呼。。”高峰拿著這個鐵罐子心中不知什么滋味。

  高峰把鐵罐子輕輕打開從里面拿出一個士兵模樣的小人,高峰眼中帶著淚光看著手中的小人。

  “嗚嗚哇哇。。”高峰突然放生痛哭了起來,各種的情緒一下子涌上心頭讓高峰再也控制不住了。

  “哈哈哈。。。。”哭著哭著高峰倒在地上又開始帶著眼淚的激動的開口大笑。

  “啊。。。”高峰痛快的朝天空嘶吼了一聲,用盡了最大的力氣似乎是要把心中的陰霾恐懼都要一下子驅散出心里。

  高峰拿起了旁邊的求救棒,擰開了。

  漫天的紅色煙霧隨風飄散到空中,越升越高。

  過了不是很長時間,高峰仰著頭模糊中看到了一個個穿著防爆服的軍人全部都在看向自己這邊。

  高峰終于放心的把眼睛閉上了,因為身體糟糕的情況昏睡了過去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