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二章 憤怒的高峰

  清微的東風微微吹拂著這條山間小路,吹在高峰的臉龐上。

  得救的高峰有被調回了部隊,而且有了新的長官,并且主動申請了這個任務

  “呼呼呼呼。。”此時這條小路很安靜,安靜的高峰只能夠聽到自己粗重的喘息聲和沉悶的腳步聲。

  高峰坐在自己的汽車上瞇縫著雙眼看著前方不知道自己此時是什么心情。

  或許是興奮或許是憤怒而這一切的情緒高峰都在努力的克制著。

  在高峰汽車旁邊的山間小路上穿著北約軍裝的士兵排成兩隊在有條不紊的行進,他們臉上只有沉重和壓抑,這么長的隊伍甚至他們沒有一個人說話,更多的人是在低頭行進著。

  高峰在旁邊的汽車上掃視著他們一個個臟兮兮的面孔沒有人知道此時的高峰在想什么。

  “嗡嗡。”汽車緩緩開動,高峰順著隊伍向后面開去。高峰開著汽車看著這些人影快速的在自己眼前劃過,長長的隊伍,藍色的北約軍裝在高峰的眼前快速的慌閃著,他們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有沉重的腳步聲和汽車的嗡嗡聲。

  高峰開到一處位置突然的把汽車停住,向后面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孩看了一眼又把車向后面倒了回去。

  高峰把汽車停在那小孩的前面把汽車鑰匙拔掉走下車來同時指著那個孩子喊道“那邊那個,停下!對,就是你!”

  那個滿臉臟兮兮的穿著北約軍裝的孩子怔怔的看著高峰,停下腳步,看著高峰氣勢洶洶的樣子,雙眼中閃過一絲驚慌。

  “這是什么?這不是你的,你為什么拿著這個?”高峰一把從他的懷中搶過邦國的國旗冷聲的質問道。

  這北約的孩子被高峰冰冷的眼神看的身體不由的向后退后一步,全然不敢說話只是慌張的木然的點了點頭。

  “恩?咚。”高峰悶吼一聲猛的用自己的頭撞向他的頭。

  一聲清脆的響聲這孩子應聲倒地趴在地上,其他周圍的北約士兵不敢停下腳步只是冷眼的掃視著高峰。

  “怎么了?你有問題嘛?啊?”高峰雙手攤開怒聲沖著隊伍的一名士兵質問道。

  這名士兵腳步不停,扭著頭冷冷的看著高峰一言不發。

  高峰跟上這個士兵的腳步怒吼道“你想要這個?還是回家去吧!滾!”高峰用力的把這個士兵的腦袋向前推搡了一下,這個士兵差點栽倒不敢在回頭看高峰。

  “啊。”高峰再次怒吼推搡著這個士兵,沒由來的高峰看著這些剛剛成年的孩子感覺到滿腔的怒火。

  高峰轉過身冷眼的掃視著后面一個個的臟兮兮的面孔,他們沒有一個人在敢和高峰對視都是直挺挺望著前方行進。

  高峰再次走到那個癱倒在地上依舊還沒有起來的孩子身前。

  此時這個孩子如同一灘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蠕動著,鼻孔嘴角大量的鮮血流出,雙眼焦距都有點渙散。

  高峰一只手把他從地上半拎起來,咬牙切齒道“這不是你的國旗。”

  “咚咚。。”高峰拎著這個孩子一拳拳的砸在他的臉上鮮血都濺到高峰的身上,高峰全然不顧,而這個孩子的雙眼也越來越渙散。

  “咚咚咚。。”又是三拳,這個孩子已經滿臉鮮血連伸手抵擋的力氣都沒有了。

  “停手,別打了!”此時隊伍里面終于有人忍不住的出聲制止高峰。

  高峰如若未聞再次狠狠一拳砸在臉上。

  從隊伍里面走出另外一名孩子急忙拉了拉高峰道“別打了,別打了。”

  高峰站起身子看向后面拉他的人,這個士兵看到高峰的眼神身體本能的嚇的向后面一縮不敢在說話。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高峰狠狠一拳砸在他的臉龐,高峰的拳頭哪里是這些毛都沒有長全的孩子吃的消的,這個勸阻高峰的士兵也應聲倒地。

  高峰還是不解氣順勢狠狠一腳踩在他的肚子上這個士兵慘叫一聲滿臉痛苦的捂著肚子在地上慘叫著。

  高峰再次轉身走到那個剛才拿國旗的孩子身邊踢了踢他的腿冷聲道“站起來,聽我說!”

  但是這個士兵哪里還能夠站的起來,撅著屁股只能夠雙手撐著地面努力不在癱倒根本起不來。

  高峰猛地提住這個士兵的領子把他提起冷聲道“站起來聽我說。”

  “從這里給我滾開。”高峰怒吼一聲,把這個滿臉鮮血的士兵扔回隊伍。

  這個士兵晃晃悠悠的站住身體旁邊一個人趕緊拉住他攙著他繼續前進。

  “我說滾,我說給我滾開聽見沒有!”高峰跟在他后面一邊怒吼一邊用力的在他屁股上踢著。

  “咚咚咚。。”大軍鞋一腳腳踢在他的屁股上,直接發出骨頭的悶響聲,這個連路都走不穩的士兵被人攙扶著前進不敢回頭。

  “這是我的國家!滾出去!”高峰怒聲吼道。

  高峰轉身冷眼看著后面一個個沉悶的面孔,沒有一個人再敢和高峰對視。

  “從這里給我滾出去,這里不歡迎你們。”這條安靜的山間小路除了沉悶的腳步聲就是高峰的怒吼聲。

  “你們應該滾出去,這是我的國家!這是你們的錯!”高峰掃視著這些孩子怒吼道。

  “帶他們離開這里!”看到身前穿著邦國軍裝的自己國家的士兵高峰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道。

  “是的,長官!”這名士兵腳步不停的回應道。

  高峰把國旗仍在汽車上,把手背上的鮮血在身上擦了擦,冷冷的掃視了一眼這條長長的隊伍才開車向著自己的任務地點前去。

  離開這條沉悶的山間小路背靠的后面是片廣袤的草原,高峰獨自開車著在草原的土路上快速的行進著,身后揚起大片的塵土,夕陽的余暖照在廣袤的草原上,把高峰的車和他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

  高峰路上并沒有停留一直開到了自己的任務地點西海岸沙灘,這里是一片雷區也是高峰此次的任務地點,高峰停住車,這是一片的白沙灘,前方是一望無盡的大海。

  海邊上幾只海鷗在迎著海風無憂無慮的飛翔著,浪花在海邊上翻滾著,高峰站著這片荒無人煙的沙灘上背后背著兩個標桿從兜里踹出一張地圖。

  而在另外一邊一輛軍用大卡車在快速的行進著后面坐著的正是那些北約的士兵,只不過這些士兵看起來歲數很小,大多數十七八歲。

  里面滿滿的做了一車的人,但是沉悶壓抑的無法形容,沒有一個人說話,大多數人低著頭一言不發愁眉苦臉,還有人雙眼怔怔的看著地上眼中強忍著淚水身體隨著卡車的晃動而晃動著。

  其中有一人臉龐嬌瘦,長長的眼睫毛低垂著在緊張的輕輕擺弄著自己的衣角一言不發,旁邊一人看了看他無聲的把手搭在了這個擺弄衣角的人手上,這兩人長得非常的相像,很明顯的是一對雙胞胎兄弟。

  這兩兄弟另外一邊坐著一個同樣歲數的少年,只是和其他少年不同的時,他的眼中很是沉穩,劍拔一樣的俏眉,俊挺的鼻子,即使滿臉的泥土也擋不住英俊的面容。

  這少年看了看眼角微微移動,看向那兩雙搭在一起的手抬頭看了看旁邊的雙胞胎兄弟一眼,隨后再次轉頭看向地上,眼中帶著一分天生的憂郁。

  次日正是陽光明媚的上午,在一處操場上一名臉龐白凈的邦國軍國站在操場之上,正是高峰的頂頭上司張文。

  張文看著前方面無表情道“需要說一下我們為什么會在這里,來到這里是為了清理戰爭所留下的東西,邦國不是你們的朋友,你們應該明白,不要指望著邦國會張開雙臂歡迎你們。沒有人想看見這里有北約人。”

  在張文的前方站著的正是那卡車上的歲數很小的北約士兵,他們站著靜靜的聽著,而另外一邊依舊有卡車不斷的開過來走下來一個個的北約士兵加入到這隊伍之中。

  張文繼續道“這是我來這里的原因之一,我必須清除邦國西海岸被你們國家埋下的地雷。”

  張文把這些士兵領到軍帳篷指著上面的地圖道“地雷我已經標注出來了,大約二十多萬顆地雷分布在邦國的沿岸,比任何的國家都要多,一些人認為盟軍會在這里登陸,可惜的是誰會有在這登陸的主意,但是這對你們來說十分的糟糕。”

  這些士兵靜靜的聽著張文的敘說,誰都不知道此時作為俘虜的他們是什么樣的心情。

  張文掃視了一下這些少年道“你們誰埋過雷或見過埋雷?”

  隊伍里面有好多人舉起了手隨后又放下。

  張文繼續問道“有沒有人拆過地雷。”

  這次舉手的只有三四個。

  張文指了指桌子上道“誰在之前見過這種地雷?”旁邊一個士兵拿起地雷給北約的士兵展示。

  這士兵舉起的是反坦克地雷是一種用于破壞或摧毀坦克和裝甲運兵車等車輛的地雷。與反步兵地雷相比,反坦克地雷通常擁有更多的炸藥。

  反坦克地雷有TNT炸藥、引信、和發火裝置組成。

  這次又是兩三個士兵舉手,而之前在車上那名俊朗的少年看了看地雷也舉起了手。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