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三章 少年們

  下午張文開始訓練這些少年,不過他對于這些敵國的俘虜少年們并沒有多少的耐心。

  直接把拆雷的方法告訴少年,然后就直接把少年們帶來了防爆洞,直接拆真的地雷。

  此時那雙胞胎的哥哥拆完地雷,然后提著地雷走了出來,把地雷放在了地上。

  “很好。”張文看著點點頭輕聲道。

  弟弟下一個,無聲的提起一個地雷走進防爆洞里面,里面空蕩蕩的全都是沙子,弟弟把地雷放在地上干凈利落的把地雷的引信拔了出來,然后提著拆好的地雷走了出來。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這么輕松的。

  “下一個。”張文說道。

  一個個子很高的少年,緊張不安的看了看張文,然后提著地雷走了進去。

  但是他把地雷放在了地上后,雙手顫抖著卻遲遲不敢去擰地雷的蓋子。好幾次摸了幾下,然后又趕緊縮回了手。

  時間一點點過去,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一直等到張文不耐煩了。

  張文看了看手表,然后沖著里面喊道“現在出來!其他人不會向你這么墨跡。”

  但是里面并沒有回應,少年還蹲在地上,看著地上的地雷汗水在不斷的留下。

  “你睡著了嘛?”張文再次問道。

  “唉,他媽的。”張文嘆口氣低罵一聲,然后走了進去。

  張文看著在地上還沒擰開蓋子,緊張的顫抖的少年,怒吼道“快起來,士兵。”

  “不,我知道我可以拆除它。”可是這少年帶著倔強的喊道。

  “呼。”張文走了出去,經過護衛兵的時候輕聲道“捂住耳朵。”

  又過了幾分鐘,就在張文等待這爆炸的時候,少年提著拆好的地雷走了出來,神色帶著微笑,一片輕松。

  “下一個。”張文點點頭說道。

  最后一個少年提著地雷走了進去,所有人都通過了,神色都放松下來。

  這少年提著地雷向著防爆洞里面走去,進去之前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眾人,然后緩步走了進去。

  張文準備講解說道“當我把地雷拆除時。。。”

  晴空突然一聲驚天炸響,讓所有人都是身體一顫幾乎要栽到地上,張文站在不遠處直接被劇烈的波動和震動掀翻到地上。

  等稍稍平靜,所有人向著那個防爆屋看去,此時的防爆屋已經完全被飛揚的沙土掩蓋住了。

  張文用小棍支撐著站起身體嘴角微張看著那被塵土掩蓋的防爆屋,北約的少年士兵看了看都是低下頭,這也許也是他們不久之后的下場。

  塵土在這個訓練場飛揚著,沒有人說話但是內心此時確實復雜的。

  昏暗的天空籠罩著邦國的西海岸,即使沒有烏云,但陽光似乎就是照射不下來,在這個荒無人煙的西海岸周圍都是被雜草覆蓋著,但有一處小茅草屋佇立在著荒原之中。

  在著茅草屋前一個穿著連衣裙的七八歲的小女孩正在獨自玩著跳繩,昏黃的陽光照射在小女孩跳躍著的靈動的身體之上,一切都很是平和安詳。

  可是小女孩突然停下了動作向著遠處看去,一隊北約的少年士兵排成一列從遠處的小路經過,正是訓練場上那一隊士兵。

  小女孩好奇的看著這隊士兵,少年們也看著這個如同天使一般的小女孩。

  “萱萱,進來吧。”從茅草屋走出一個婦人對著小女孩說道。

  “來吧,寶貝。”婦人掃了一眼士兵們,向著小女孩招了招手。

  而少年們走到了不遠處的另外一處破舊的茅草屋,這茅草屋的木頭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年頭已經非常長了,而這是高峰休息的地方。

  少年四散在周圍查看著周圍的情況,透過玻璃向著屋子里面看了看,更在少年們熟悉周圍情況的時候遠處一輛汽車開了過來,正是高峰的汽車,士兵們趕緊列好隊。

  高峰把車停在這些少年的身前,把汽車熄滅,坐在座位上看了這些少年嘴角微微撇動出聲質問道“你們是軍人?”

  少年們沒有人說話只是目視前方,高峰嘴角低垂下來面色一冷,大步走下汽車大聲怒吼道“回答我,你們這些白癡!你們是軍人?”

  “是的,長官。”少年們齊聲喊道。

  “快,站成一排。”高峰看著這些少年大喊一聲。

  少年們緩緩移動腳步不緊不慢的移動著。

  看著少年們慢吞吞的動作高峰大喊催促道“快,快點!站成一排,快點!”

  “立正!”等這些士兵站成一排高峰大喊一聲。

  高峰剛喊完看著一個少年眉頭一抬,向前兩步走到這個少年身邊冷聲質問道“你沒有聽見“立正”嘛?”

  “聽見了。。。”少年趕緊并緊雙腿回答道。

  “要站得像個男人。”高峰掃了一眼這名少年再次退了回去掃了掃這個少年再次道“稍息。”

  這些少年緊繃的身體這才敢輕微的稍稍放松。

  “姓什么?”高峰走到第一個少年身前輕聲問道。

  “我姓張,長官。”少年看著高峰的胸口,像抬頭看向高峰但是又不敢和高峰銳利的眼睛對視,趕緊再次看向高峰胸口。

  “名字?”高峰問道。

  “春鵬,長官。”少年回答道。

  高峰走到下一個少年身前。

  “李天樂,長官。”

  “賈奇,長官。”

  “賈宏軍,長官。”

  “賈立斌,長官。”

  高峰走到下一個人掃了掃兩個人道“你們兩個看起來像兄弟一樣。”這兩人正是那一對雙胞胎。

  “我們是雙胞胎,長官。”哥哥回答道,弟弟皺著眉頭純真的眼神望著高峰。

  “這樣啊。”高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看著弟弟輕聲問道“叫什么名字?”

  “王賀龍,王賀強,長官。”這次弟弟回答道。

  高峰眉頭一皺扭頭看向哥哥王賀強輕聲問道“我問你了嗎?”

  “沒有。”看著高峰不愉快的神色,王賀強眼中帶著委屈輕聲回應道。

  “所以閉緊你的嘴。”高峰邁步走向下一人。

  “對不起。。”王賀強低著頭如同犯錯一般小聲道。剛邁出一步的高峰停住腳步轉回身子再次看向王賀強皺眉問道“什么?”

  王賀龍抬頭看向高峰。

  “啪。”高峰狠狠一巴掌扇在王賀強的臉龐上。

  “你說什么?”高峰向前兩步用不可置信的語氣沉聲問道。

  “對不起。。”王賀龍不敢和高峰銳利的眼睛對視,趕緊低下頭回答道。

  “你為什么要道歉?”高峰問道。

  “因為我提到了我弟弟的名字。”王賀強趕緊解釋道。

  高峰對這些穿著北約軍裝的士兵沒有半點的好感,甚至是深深的痛恨,即使這些人是稚氣未脫的少年。

  “對我道歉?”高峰冷聲問道。

  “是的。”王賀強雙眼因為害怕不斷的閃爍的急促回答道。

  高峰銳利的在王賀強稚嫩的臉上掃視,沉默片刻突然怒吼道“把你的道歉見鬼去吧,我不會用這些詞的,明白嘛?”

  高峰的后生讓王賀強控制不住向后一步,差點栽倒,惶恐不安的看了高峰一眼趕緊再次低下頭。

  “是的,長官。”王賀強趕緊回答道,聲音中帶著一絲哭腔,是被高峰兇神惡煞的樣子嚇的。

  高峰看著王賀強平息片刻看向下一人道“還有你,小家伙。”

  “賈豹,長官。”下個人趕緊繃緊身體回答道,賈豹長得比其他明顯的都要矮上一頭,就只到高峰胸口的位置,賈豹雖然長得矮但是嗓門倒是挺亮。

  “你是一個軍人嘛?”高峰俯視著賈豹質問道。

  “是的,長官。”賈豹仰著頭大喊道。

  高峰掃了掃賈豹矮小的身軀然后看向下一個人。

  “王天,長官。”一個沉悶平緩的聲音輕聲道,這個少年正是那長相俊朗的少年,其實此時的他臉上都是泥土,但是泥土遮蓋不住他俊朗的臉龐和明亮的眼睛。

  “你要看著我說話。”高峰盯著王天的雙眼說道。

  王天原本低垂的雙眼抬起看向高峰,眼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堅定的眼光直視著高峰的雙眼,高峰內心深吸一口氣,這種眼神在很多老兵身上都不常見,高峰無意識的緊了緊腰帶看向最后一人。

  “王寧遷,長官”這最后一人是那長相賊眉鼠眼的人,小嘴大張看上去有幾分滑稽。

  “多好的制服啊。你作戰很久了?”高峰看著王寧遷身上制服道。這種制服是只有上過戰場的北約軍人穿的。

  “是的,長官。”王寧遷眼中飽含淚水大聲回答道。

  “你在哭嘛?”高峰看著王寧遷眼中的淚水疑問道。

  “不,長官。”王寧遷堅定的回答道。

  高峰上前一步,把王寧遷的帽檐向上掀起,盯著王寧遷帶著委屈的眼睛道“這是什么?你再哭什么?”

  “沒有,長官。”王寧遷看著高峰強忍著要流出的淚水大喊道。

  “你在害怕嘛?”高峰再次問道。

  “沒有,長官。”王寧遷再次堅定的大喊。

  高峰把王寧遷的帽檐放下問道“你在想家嘛?”

  “沒有,長官。”王寧遷聲音依舊堅定,可眼中的淚水再次厚了一層。

  “呼。”高峰不在看王寧遷而是把目光看向西邊,西海岸的雷區。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