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六章 孩子的慘叫

  “啊啊啊。。幫幫我。”賈奇的凄厲慘叫在這片海灘回蕩著。

  王賀強還有張春鵬兩人跑了過去,幫著王天一起把賈奇抬了起來。

  王天雙手抱住賈奇的腰間,王賀強抱住賈奇的雙腿,張春鵬拖住了賈奇的屁股。

  賈奇那條斷臂鮮血流淌著,張春鵬低頭就能看見那血口可怖的斷臂里面斷掉的白森森的骨頭。

  看上去實在是滲人,張春鵬扭著頭,不去低頭看。

  三人一路把賈奇抬回了宿舍,放在了高峰的宿舍外面。

  “長官,救命。”王天沖著高峰的屋子大喊。

  “啊啊啊,,我想回家。”賈奇嘶吼著大哭,王天迅速跑向自己的宿舍。

  早在遠遠的高峰已經就聽到了賈奇的慘叫,但是并沒有出來,高峰對于北約的所有人都是痛恨的。

  高峰并沒有動彈,依舊在自己的桌子前低著頭安靜的坐著。

  “救命,長官,我們需要幫助。”王天焦急的大喊從外面傳來。

  “哇哇哇,我想回家。”賈奇在外面哭著凄厲大喊。

  “不用擔心,你會沒事的。”王賀強支撐著賈奇的腦袋輕聲安撫道。

  王天從宿舍快速跑出來從袋子里面拿出雪白的白繃帶遞給張春鵬輕聲道“你要這樣做。”然后把白繃帶小心翼翼的在賈奇的胳膊上纏繞。

  “媽媽!媽媽!”賈奇凄厲的大喊。

  “長官,幫幫我們!”王賀強轉頭沖著高峰的屋子大喊道。

  這是另外一個遠處的另外一個門打開,那婦人站在他們家門口門口半開著看著。

  “做點什么!幫幫我們!”王賀強沖著藏在門后的婦人大喊。

  “砰。”婦人只是望了望便毫無感情的把門再次關上了。

  “長官,幫幫我們!”王賀強再次焦急的沖著高峰的屋子大喊。

  高峰依舊坐在自己的桌子前低著頭,內心進行著劇烈的掙扎,高峰這雙手一直都是殺敵人的,從來沒有救過敵人,可是這些都是沒有上過戰場的少年,可是這都是無辜的孩子,可是耳邊孩子的慘叫和孩子的呼喊聲。

  “媽媽,媽媽!我要回家!”賈奇凄厲的叫喊聲不斷的傳入高峰的耳中

  “呼。”高峰長出一口氣,蹭的一下猛地起身從掛在墻上的衣服兜里面拿出一支鎮靜劑快速向外面走去。

  “看著我,你會回家的,相信我。”賈奇撫摸著賈奇的頭發輕聲的安慰道。

  “哇哇,我不想在這樣了,我想回家!”賈奇痛哭著叫喊。

  這時高峰走過來把鎮靜劑打在賈奇的肩膀上。

  “我想。。我想。。。。。”慢慢的賈奇的叫喊聲越來越弱,呼吸慢慢的變均勻不在叫喊。

  “謝謝你,長官。”王天沖著高峰說道。

  大概黃昏時分一輛汽車載著賈奇向著醫院趕去,一直等汽車開遠,高峰才回頭看了看身后三個少年。

  王天,王賀強,和張春鵬三人遙遙望著汽車越開越遠,高峰從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此時也只是看了看三個少年幾眼便轉身獨自向著遠處的草原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去,高峰不知道自己去哪里,只是想短暫的離這個沉重壓抑的地方遠一點。

  次日黃昏十分,少年們的宿舍里面非常安靜,只能聽到低沉的哀嚎粗重的喘息聲。

  “呼呼呼。。。”臉色蒼白的王寧遷坐在自己床鋪一動不動額頭冒著冷汗不安的大口喘著粗氣,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打著冷顫。

  “呼呼呼。。”不只是他一人,宿舍里面每一個人都是滿頭大汗重重的喘著粗氣,有人緊緊捂著肚子在床鋪上滿臉痛苦的翻滾。

  “咳咳,,嘔。”有人捂著肚子一臉難受的咳嗽兩聲突然嘔吐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高峰快速的走進宿舍,王天緊緊的跟在高峰身后。

  看到高峰進來王寧遷嚇的一個機靈趕緊站起來低頭緊張的說道“這是我的錯,長官。”

  高峰看向一邊全身顫抖身體緊繃的王寧遷質問道“你的錯?”

  “這是我的錯,我們都。。”王寧遷聲音打顫的低頭說道。

  “看著我!”高峰站到王寧遷身前低吼一聲。

  “我們昨晚是太餓了,我去農場偷飼料吃,這就是我們為什么生病了。”王寧遷身體搖晃著不敢抬頭看高峰,聲音帶著顫抖。

  王寧遷一張嘴一口撲鼻的嗖味直沖高峰而來,高峰忍不住的后退一步。

  “每個人都應該得到食物,作為一名軍官這是我的責任。”王寧遷緊張的說道,此時的他不但身體難受更是害怕接下來高峰怎么對付他。

  “你在這里沒有責任。。”高峰出奇的并沒有發火,輕聲說完便走向不遠處的婦人房屋,王天跟在身后。

  婦人領著高峰和王天走進馬廄,這里面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只有干草,高峰走進來仔細的觀察著每一個角落然后注意到一邊牲口的吃東西的槽子道“這是什么?”

  “如果你吃了就會生病,這里充滿了鼠糞,你看這里。”婦人抓起一把展示給高峰說道。

  即使離的很遠高峰都能夠聞的到一股難受的餿味,這些孩子是餓到了什么程度才會吃下這種東西。

  “呵。”婦人看著手中帶著鼠糞的牲口飼料嘴里輕笑一聲。

  高峰眼角抬起,冰冷的眼神盯著婦人冷聲道“有什么好笑的?”

  婦人被高峰冰冷的眼神盯得嘴角的嘲笑凝固,嘴里依舊嘲笑道“然而卻讓一些北約人生病了。”

  高峰大步流星的向著少年們的宿舍走去,王天緊緊跟在高峰的身后,王天冷冷的掃視了走遠的婦人然后看向高峰憤憤不平的問道“他笑什么?”

  高峰停住腳步看向身后的王天低聲道“聽著,孩子,我們兩個別說話了,明白了嗎?”

  高峰冰冷無情的帶著一絲火氣道“你別跟我說,我問你你再回答,并且稱呼長官。”

  “是的,長官。”王天看著高峰語氣低沉的說道。

  第二天一早,高峰帶著少年們來到海灘排成了一隊,王天拿著一個大黑桶把里面裝滿海水提著走向高峰。

  “嘔嘔。。”每個少年都是挖起一瓢海水喝下去然后彎下身子扣自己的嗓子眼。

  “喝!喝!喝!打倒它,來吧!你想死嗎?”高峰背著手在少年們身前來回踱步大喊道。

  “嘔嘔。。”少年們不斷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倒著海水,然后在嘔吐出來。

  “好的,孩子,喝吧,喝吧。”高峰看著少年們輕撫道。

  一直嘔吐了整整一個上午,這些少年們真的是把所有東西都嘔吐了出來就差苦膽了。

  高峰帶著少年們回到宿舍,然后讓少年們把上衣脫掉,高峰拿出水管。

  王天安靜的做回到宿舍門前靜靜的看著,高峰直接用水管沖到少年們身上。

  不過水管的水速并不快,如同淋浴一般,高峰一邊沖一邊喊道“洗干凈,洗干凈些,把頭發也洗干凈,洗干凈每個人都是。”

  等清洗完少年們的身體,都已經臨近黃昏了,高峰獨自坐在自己屋子門前的木樁上,旁邊擺著一瓶還剩一半的白酒,高峰享受著黃昏十分太陽的余暖。

  高峰看向一邊晃悠著走向自己的老黃輕聲道“很好!很好!來吧,坐這,對!”

  高峰拍了拍旁邊,老黃搖晃著尾巴坐在高峰的身邊,身體緊緊的慵懶的靠著高峰。

  此時就像一副畫一般,天邊的暖霞,旁邊的老黃,在來一瓶白酒小酌,讓高峰的心情能夠短暫的放松下來,一直等到黃昏的時分過去,高峰才走向少年的宿舍。

  王天獨自坐在宿舍門前,在安靜的編制著什么東西,而其他少年這一天過去,早已經筋疲力盡安安靜靜的都是早已經睡著了。

  高峰走到王天身前看了片刻,揮了揮手輕聲道“快回床上睡覺!”

  王天放下手中東西站起身來看著高峰道“我可以給你看些東西嗎?長官!”

  高峰再次輕聲道“快去床上睡覺!”

  王天固執道“我想給你看樣東西。”說完不等高峰同意直接從旁邊拿出一個正方形的木架。

  “有了這個框架,就變的更容易排雷了。”王天把框架放到地上向高峰說道。

  “現在是有限區域,所以能夠更加準確距離。”王天拿出一根木棍展示道。

  高峰低頭看了片刻,一個正方形的木架中間加上了均勻的繩子,看上去就像一扇窗戶。

  但是還不等王天說完高峰直接打斷王天的話輕聲道“當然了,我理解,我又不傻。”

  王天的動作一窒,抬頭看了看高峰把排雷棍放在一旁道“我知道。”

  “把你的玩具帶上床睡覺吧!”高峰再次輕聲道。

  王天站起身撇了撇嘴長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恨我們,并不在乎我們是否炸傷或因饑餓而死。”

  “對。”高峰面無表情點點頭。

  “但這不是最好的,我們因清除海灘上的地雷而死?”王天質問道。

  高峰盯著王天沉默片刻,依舊不為所動輕聲道“我不在乎,把你的玩具帶上床睡覺。”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