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七章 夢想

  但是王天身子一動不動固執的問道“海灘上的地雷必須被清除不是嗎?長官。”

  高峰他自己都不知道,隨著和這些孩子們的相處時間長了,他自己都變了,如果是剛來的時候有人這樣質問他高峰早就發火了。

  但是高峰依舊心平氣和的輕聲道“是的,我理解你,你能答應我應該去睡覺了嗎?”

  “我只是想和你說這些。”王天固執道。

  高峰面無表情道“所以趕緊去睡覺吧。”

  王天緊緊盯著高峰的眼睛,帶著滿腹的怨氣質問道“你聽到我的話了吧?”

  “我聽到了,你聽到我的話了嘛,趕緊去睡覺。”高峰的雙眼變的銳利。

  王天老老實實的拿著東西走進了宿舍。

  邦國位于西安海岸東邊的營地,距離西海岸大概有十幾公里,大概天剛剛微微亮高峰就開車來到了營地,高峰在天還沒亮的時候一路趕了過來。

  這里是一個暫時的傷病救護和士官休息的營地。

  高峰開車徑直走到傷兵房間,一個護士看到高峰走進來沖高峰微笑道“早安!”

  “咳咳,早安!”高峰清清嗓子回應道,這遠遠的高峰獨自一人趕來,喉嚨有點發干。

  “找一個叫賈奇的人。”高峰沖著走來的護士道。

  “好的。”護士帶著微笑點了點頭,低頭翻看桌子上的名冊。

  “他來這幾天了。”高峰不覺的有點緊張的輕聲道。

  護士看了片刻抬頭沖著高峰道“賈奇昨天死了。”

  高峰看著護士努力不讓自己的臉上出現任何情緒,眼簾低垂下去,一句話都沒說只是輕輕點點頭,臉上非常的沉重。

  “他還在這里,如果你想見他。”護士繼續說道。

  高峰眼簾低垂下去,輕輕搖了搖頭情緒有點低沉的說道“不,不需要了,謝謝!”

  高峰不知道自己此時為何自己的心情如此的低落,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為何會來看望敵國的俘虜,高峰四處張望了一下轉身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了出去。

  張文在營地原本正在自己的軍帳里低頭看著文件,不經意的向著外面抬頭忘了一眼,蹭的一下站起身來,緊緊皺著眉頭向前兩步向著外面望去。

  只見張文的視野中剛好能夠看到高峰正端著一盆的食物走向自己的汽車,盆子里面放著面包和一些生土豆,高峰邊走邊帶著一些緊張的四處張望。

  老黃安靜的坐在汽車上看著高峰,高峰走上車迅速的把食物放在汽車底下蓋住,絲毫不停歇的啟動汽車向著西海岸開去。

  高峰回到自己的地方,端著食物走到少年們的宿舍,高峰把食物仍在門口沖著宿舍里面喊道“起床吧!孩子們!”

  “咚咚咚。。”高峰敲了敲門然后把門上的木棍拿了下來。

  “框框,快起來!”高峰走進宿舍重重的在鐵床鋪上踢了兩腳大喊道。

  上鋪的王天微微起身捂著自己已經餓癟的肚子向著門口的高峰看去。

  “快起來!”高峰看了王天一眼命令道。

  王天抿了抿嘴唇,坐起了身體,可是剛剛做起來不由的眼前一陣發黑,又在自己的床上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平穩了片刻,此時的王天已經餓到了極限了。

  而王天的情況還算好的,其他人因為昨天的嘔吐甚至比王天的情況還要糟糕。

  高峰頭也不會的走向自己的汽車,并沒有說多余的話。

  “嘎吱。”王賀龍瞇著昏沉的雙眼推開宿舍的門走了出來。

  王賀龍剛走出門口就注意到擺放在門口的食物,眼睛瞬間再也移不開了,本能的捂著自己的肚子開始圍著那一盤食物打轉,此時他的腦海里面什么想法都沒有,眼中只有擺放在地上的那一盆的食物,但即使這樣王賀龍也只是圍著食物打轉不敢去拿地上的食物。

  其他人緊跟著王賀龍走出宿舍的門口,所有人幾乎和王賀龍的表情一樣,都是緊緊注視著地上的那盆食物再也移不開目光。

  雖然高峰并沒有下命令,但是他們知道這是高峰給他們帶的。

  他們只是把生土豆在水里切了切,在水里面煮了煮,面包大家平分了下去。

  王天提著鍋土豆的鍋,一個人一個人分發了下去,每個人的盤子里面都是四五塊土豆,王天把每個人的盤子放的滿滿的,等到了最后王天把僅有的一塊放在了自己的盤子里。

  他們一句話都沒說,他們根本就顧不上說話,只是狼吞虎咽,雖然沒有任何的味道,但這就絕對是他們這一生吃過最美味的食物。

  王寧遷把最后一塊土豆放在嘴里,但是不經意的抬頭的時候,原本享受的面容立即一肅,趕緊把手中僅剩的一小塊面包放下站起身來。

  “列隊!”王寧遷低聲沖著正在吃飯的少年們說道。

  少年們抓緊把手中的食物放下,整整齊齊的站成了兩隊,吃過食物后的少年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樣了,原本死氣沉沉的雙眼也多了幾分的靈動。

  高峰走到少年們的身前站定輕聲道“稍息!”

  高峰背著手掃視著恢復精神氣的少年們道“我有一個好消息和壞消息。”

  高峰眼簾不經意的低垂了一下,才繼續說道“好消息是我剛才看望了賈奇,他感覺好多了,他們好好的照顧他,他活了下來,我應該和你們說一聲,他很快就會回家。”

  王天臉上無動于衷只是不經意的掃視了一下旁邊的王寧遷,王寧遷則是深深低著頭,臉上帶著深深的自責,和他們兩人表情不同的是其他少年臉上都露出由衷的微笑。

  因為有人回家了,就代表著他們呆在這里還是有著一份希望的。

  沉默片刻,少年們的表情高峰盡收眼底,高峰眉毛輕抬繼續道“壞消息是,我們是落后的,本周我們的任務應該是沒人每小時解除八顆地雷,都清楚了嘛?”

  “是的,長官。”少年們齊聲道。

  “我沒有聽清楚你們在說什么!”高峰提高音量大聲道。

  “是的,長官。”少年們一齊大喊道。

  “不錯。”高峰輕輕點點頭,然后看了看手表道“十分鐘后出發,把早飯吃完。”

  少年們回去把最后一點食物消滅完,都是端著盤子向著水管走去,王天把最后一點糖喝完,隨著少年一齊走去,只是一邊走一邊時不時的扭頭看高峰兩眼。

  王天的眼中沒有害怕,沒有感激,似乎只是單純的想要記住高峰的樣子,想要對于神秘的高峰能更加看透幾分,但注定是沒有用的。

  高峰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天便轉身走去。

  中午十分,輕輕的海風微微吹拂著,高峰背著手在雷區外迎著輕微的海風輕輕邁著步子,少年們一如既往的在雷區里面排雷,只是不同的是每個人都帶著一個框架。

  這框架正是高峰之前嘲笑王天說的玩具,少年們有了這框架,排雷的速度果然比之前快了不是一點半點。

  一下午過去,少年們推車裝滿了地雷,張春鵬還有王賀強王賀龍兩兄弟推著滿滿的一車地雷向著地雷放置區推去。

  張春鵬的個子比其他少年都要高出許多,他在前面拉著小推車,王賀強兩兄弟在后面推著。

  “如果我回到家,我一定要啤酒和女孩。”張春鵬在前面頭也不回的幻想道。

  “你有女朋友等你回家?”王賀龍在后面用力推著輕笑著問道。

  “不,我去找一個。”張春鵬用力向前拉著推車搖搖頭說道。

  “你不去看望你的父母嗎?”王賀龍繼續問道。

  張春鵬并沒有回答,而是扭頭沖著后面喊道“你有什么打算?”

  “去賺一些錢。”王賀龍低頭用力推著頭也不抬的說道。

  “去做什么工作?”張春鵬問道。

  王賀龍想都沒想便回答道“當然是建筑國工人了。”

  “國家需要重建,這是我們的任務。”王賀龍繼續說道。

  “呼,不說了,這太重了。”張春鵬重重呼了一口氣說道。

  三人把地雷拉到了地雷放置區,高峰早已經在那里等待,一直等三個少年把地雷按類別整齊碼放好后,高峰才問道“這里有多少反坦克地雷?”

  “四十四顆,長官。”張春鵬低頭看來一下小本本,立正回答道。

  “重新計算。”高峰揮揮手,這句話高峰已經重復了無數次。

  “二。四。六。八。十。。。。。”張春鵬彎著身子仔細的一顆顆數著嘴里大喊道。

  “四十四顆,長官。”張春鵬數完站起身子回答道。

  “那S型地雷呢?”高峰繼續問道。

  “十六顆,長官。”張春鵬回答道。

  “再算一次。”高峰重復道。

  傍晚十分,少年們按照往常一樣的在宿舍門前休息著,這個時候是少年們一天中難得的屬于自己的時間。

  有人拿著小木棍低頭輕輕的磨蹭著,低頭幻想著未來的美好,有人自己用小木頭堆起了積木,王賀龍和王賀強兩兄弟一起坐在雜草里面。

  一個蟲子在王賀龍手上緩慢的趴著,王賀強輕輕的從王賀龍手中把蟲子接過來問道“我們應該叫它什么?”

  “小點點,我們叫它小點點。”王賀龍輕輕把蟲子放在王賀強手上說道。

  “小點點,小點點。”王賀強專注的看著蟲子在自己手上趴輕聲叫著。

  “不,它應該叫小黑。”王賀強搖了搖頭輕聲道。

  “不。”王賀龍反駁道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