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八章 弟弟的呼喚

  正在休息的少年們原本放松的神態本能的一緊,趕緊站起身來。只見少年看的地方高峰如同往常一般背著手慢悠悠的正在走來。

  “要去睡覺了,可愛的孩子們。”高峰走到少年們身前低著頭輕聲道。

  “你們都在這里?”等少年們都走進宿舍,高峰拄著宿舍的門口沖里面喊道。

  “是的,長官。”里面少年稀稀落落的回應道。

  高峰再次把那大木棍子插在了門口上,同樣再次不放心的搖了搖,確保不會掉落下來后高峰才轉身走回宿舍。

  夜晚時間悄悄流逝,凌晨四點此時正是人最困乏的時間,黑夜也籠罩在西海岸的上空,天還沒有一點點亮光。

  黑夜中所有的少年們都穿著背心站在離宿舍不遠的外面,所有人都是臉上帶著不忍的看前面一眼,就趕緊低下頭。

  在少年們前面張春鵬跪在地上彎著身子,幾乎要把頭扎到泥土里面了。

  “嗚嗚嗚嗚。。”張春鵬低著身子哭泣著,腦袋不敢抬起一點。

  “呼。。”黑夜中,高峰被外面的吵鬧聲吵醒,雙眼昏沉的緩緩從床上坐起來。

  “呀,哈哈。。”幾個邦國軍官正站在張春鵬的前面大笑著在張春鵬的頭上小解。

  “住手。。”張春鵬低著頭哭著乞求道。

  “看看他,哈哈,,閉上你的嘴。”但是幾個軍官無動于衷的繼續大笑著在張春鵬頭上小解著。

  小解完軍官們還不滿意的大笑著抓著張春鵬濕漉漉帶著尿的頭發搖晃著。

  “住手!”張春鵬低著頭帶著哭腔的大聲乞求著。

  在幾個軍官一旁張文站在一邊歪著腦袋冷眼看著一言不發。

  “住手!停下!”這是一個聲音遠遠的傳來,剛剛起床的王天,看到外面的情況還離的很遠就開始大喊,王天向一道風一般奔跑過來,從站立不動的少年隊伍里快速沖出來。

  王天用力的推開搖晃著張春鵬的軍官,緊緊抱住張春鵬的腦袋蹲下來。

  那名軍官被推開,憤怒的掏出手槍,揪著王天的頭發用手槍對準了的王天的頭。

  張文扭頭看向一邊,高峰正在快速的走來。

  “斃了他,瞧,這些北約男孩互相照顧。”有個軍官起哄道。

  這是高峰已經走了過來輕聲道“先生們,先生們。”高峰冷冷的掃了一眼旁邊的張文。

  但是這些軍官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在玩耍擺弄著王天。

  “一二。抬起你的頭。”軍官擺弄著王天的腦袋,王天一聲不吭的任由軍官擺弄著。

  高峰再次看了一眼張文,看了看前面的情況走上前好聲勸解道“先生們,就到這吧,我需要這些孩子。”

  高峰輕輕的把軍官手中的手槍抬了起來,看到高峰王天緊繃的身體才稍稍松弛了幾分。

  那軍官冷眼掃視著高峰冷聲道“你是誰?”

  “高峰上尉。”高峰不卑不亢的說道。

  眼前的軍官穿著中校的少校的衣服,很張文是一個級別的,但是高峰眼中并沒有絲毫的退縮,而是非常的冷靜。

  “這是我的人,我必須清除海灘上的地雷,我需要所有的男孩。”高峰不卑不亢的看著這名少校說道。

  此時沉默了下來,少校看了一眼高峰又看了看地上的王天一言不發的轉身走去。

  “我們進展的好好的,該死的來壞事。”幾個軍官一齊轉身走去,那少校走到張文的身邊時候搖搖頭晦氣道。

  高峰扭頭看向張文,張文歪著腦袋看了高峰足足數秒才轉身走遠。

  高峰低頭沖著地上兩個狼狽不堪的少年們輕聲道“往里走,男孩們!”

  少年們轉身走向宿舍

  “嗚嗚嗚。。”張春鵬依舊后怕不已的低著頭在哭泣著,王天冷冷的掃了一眼那幾個軍官的背影在站起身子。

  “起來吧,春鵬。”王天輕聲說著把張春鵬攙扶起來。

  “你們倆去把自己洗干凈。”高峰輕聲的沖著王天兩人說道。

  “嗡。”張文的汽車啟動,高峰趕緊扭頭看去,大步的走向張文。

  “嘿!”還離很遠高峰就沖著張文大喊一聲,張文扭頭看去,高峰快速的走來把張文的汽車熄滅。

  高峰冷聲道“你他媽什么意思,你到底在做什么張文,我剛剛才讓他們穩定下來。”

  張文看著高峰一字一頓的說道“你知道嘛?你給北約人從廚房拿食物,我不認為這是命令。”

  “我只是給我和我的狗。”高峰明顯底氣不足了,說話語氣都不覺的輕了幾分。

  張文不置可否的點點頭繼續說道“恩,雖然他們是人們的眼中釘。。”

  高峰問道“難道你不是這么做的嘛?”

  張文冷笑一聲搖搖頭道“不,奇怪的是,當我們付出農場和你的食宿時,你還要給他們偷拿食物。”

  “你聽見我對你說什么了嘛?”張文看著高峰道。

  “是的,我聽到了。”高峰低著頭明顯的底氣不足嘴里應付著。

  “當我和你說話時,你要看著我。”張文冷聲道。

  高峰冷眼看向張文低沉道“你可以告訴我,這些小男孩為什么會被侮辱,這的情況有點變化。”

  “我不認為有什么問題,你在戰爭中有是否有這資格?”張文質問道。

  高峰搖搖頭低聲道“男孩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張文輕笑一聲道“是的,但是你必須教他們什么,高峰,這就是為什么你在這里。”

  張文看了高峰片刻問道“你和他們一樣還沒有開始,對嗎?”

  沉默片刻,高峰搖了搖頭低聲道“不。”

  高峰想了片刻對張文說道“你能幫我找一些有經驗的人到我的排里嗎?”

  “嗡嗡。。”張文看了高峰片刻,再次啟動汽車,高峰轉身向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中午,陽光著落在西海岸的沙灘上,照落在少年們嬌小的身軀上,少年們和往常一樣在低著頭排雷,排雷并不是想象的那么輕松的。

  必須要精力時時刻刻的集中不能有絲毫的走神,所以少年們一旦開始排雷就很少說完,甚至呆在一起一天都可能說不上一句話。

  王天一絲不茍的把反坦克地雷的引信拔出來,王天把地雷周邊的沙土拋開,準備把地雷拿起來,但是剛剛抬起,王天又放了下去,王天看向地雷的旁邊,一根鐵絲正勾著地雷。

  “誘雷?”王天輕聲說完,起身沖著前面大喊道“張春鵬,停下。”

  但是因為海風的緣故,十幾米遠的張春鵬并沒有聽到依舊在認真的排著手中的地雷。

  王天提高音量,沖著張春鵬大喊道“張春鵬!有兩顆雷連在一起!”

  再次聽清楚了,張春鵬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另外一邊的王賀龍也聽到了王天的話趕緊轉頭沖著王賀強大喊道“哥,停下!”

  但是因為海風和離的比較遠的緣故王賀強并沒有聽到,如同往常一般的把引信拔出來嘴里輕聲道“我找到你了,你這個小東西。”

  “哥,停下!”非常輕微的聲音從王賀強身后傳來,非常的輕微,不仔細聽根本聽不清。

  王賀強臉上帶著微笑的把引信放在一旁,并沒有聽到后面的聲音,雙手去把埋在沙土里的地雷抱起來。

  “咔,咚。”一跟連著的鐵絲也被王賀強拔了起來,隨著鐵絲扯斷,王賀強抱在懷里的地雷發出一聲巨響。

  隨著驚天巨響,漫天的沙土被炸飛,沙土之中混著鮮紅的血水。

  強烈的波動直接把遠處的王賀龍掀翻在地上,泥土稀稀拉拉的落在他的帽子上,王賀龍蹲在地上看著那漫天飛揚的沙土迷茫的眼神反應了片刻。

  反應過來的王賀龍瘋狂的飛奔著朝著爆炸的地方跑去,聲音中帶著焦急的呼喚著“哥,哥,你在那里?”

  “呼呼呼,,哥,哥,哥。”王賀龍急促的呼吸著跑到了那個冒著濃煙的深坑,但是沒有了王賀強的身影,王賀龍在附近徘徊著一遍遍的呼喚著。

  “哥,你在那里?”王賀龍帶著哭腔的毫無目的的在四處徘徊著尋找著。

  “賀龍,坐下。”張春鵬跑來一把把已經混亂的王賀龍按在地上輕聲說道。

  “哥?哥,你在那里?聽到了嗎?”王賀龍趴在地上一遍遍的叫著,眼神不斷的尋找著,但是已經沒有了王賀強半點身影。

  “呼呼呼。。”王天急促的呼吸著怔怔的看著在一遍遍的呼喚著的王賀龍。

  “哥。你在那里?”王賀龍呼喚著。

  聽到巨響的高峰此時也急促的奔跑過來,但是還離的很遠高峰就停下了腳步,看到了前方凄慘的情況。

  高峰緩緩低頭,看到了腳下還在冒著濃煙的一條斷臂。

  王賀龍此時的雙眼已經變得魔怔了,不斷的四處尋找著,張春鵬緊緊的按著王賀龍,高峰并沒有上前,內心升起傷悲,這些孩子到底做錯了什么。

  戰爭的殘忍不應該讓這些花季少年們來承受啊。

  王天還有張春鵬把王賀龍拉回到了宿舍,兩人緊緊把王賀龍按在床上,王賀龍身體在劇烈的掙扎。

  高峰緩緩走了進來。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