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五十九章 偷食物

  張春鵬和王天緊緊把王賀龍摁住。

  “呼呼呼,哥。”王賀龍急促呼吸的大聲呼喊著。

  “抓緊他!”高峰輕聲說著把鎮定劑打在王賀龍身上。

  即使兩人拼命的按著但是王賀龍的身體還是在拼命的抖動著。

  “安靜,別緊張,孩子。”高峰輕聲安撫著,雙眼專注的抓住機會把鎮靜劑打在王賀龍身上。

  “好的。”高峰輕輕點點頭隨著鎮定劑打完王賀龍的掙扎越來越微弱,魔怔的雙眼此時也變得有點昏沉了。

  “出去吧!男孩們。”高峰珉了珉發干的嘴唇臉色沉重的輕聲道。

  “賀龍,好好休息!”王天不放心的囑咐一聲張春鵬和王天放開王賀龍轉身走出宿舍,高峰蹲下身子輕輕的把王賀龍的身體放倒在床上。

  “你需要休息。”高峰輕聲說著把王賀龍放倒在床上。

  “呼。”高峰長出一口氣,此時心情沉重的幾乎要壓抑的喘不過氣來了,高峰蹲在王賀龍的身旁輕輕的撫摸著王賀龍的頭發。

  王賀龍剛躺下昏沉的雙眼又再次睜開,看了看高峰又緩緩起身在四處查看著。

  “不,放輕松。”高峰輕輕按住王賀龍的身體安撫道。

  王賀龍的雙眼幾乎要睜不開了,但是嘴里還在喃喃著“我們必須找到我哥。”

  “我們明天在找你哥,現在你需要好好休息。”高峰輕聲說著把王賀龍輕輕的的按住,不讓他在起身。

  “我會先找到我哥的,我們必須到海灘,我想救他,但他消失了,我們一定要找到他。”王賀龍的眼皮越來越沉重幾乎要睜不開了,但嘴里還是執著的說著。

  “他坐在那里,沒有他我不能入睡。”王賀龍看著高峰,指了指外面低聲道。

  “讓我起來。”王賀龍說著就要起身。

  “不,你現在需要睡覺。”高峰趕緊把王賀龍拉住,再次輕輕按到床上。

  因為鎮定劑的緣故,此時王賀龍的雙眼已經沉重的完全睜不開了。

  “我們明天在找他。”高峰把輕輕王賀龍放倒在床上,輕輕撫摸著王賀龍的頭。

  “明天?聽起來不錯。”此時王賀龍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躺著嘴里喃喃著。

  高峰把別過頭,把鼻頭緊緊貼在自己的胳膊上,高峰拼命壓著自己發酸的鼻頭在自己胳膊上磨蹭,忍著自己眼中的淚水。

  “呼。。”良久高峰才滿臉漲紅的抬起頭來,長出一口胸中壓抑的悶氣。

  高峰的額頭青筋暴起,輕輕的撫摸著王賀龍入睡,此時幾乎要沉重的喘不過氣來。

  “當我們發現我哥時,我會和他一起回北約,我們建造了這一切,又毀滅了這一切,這個國家已成廢墟,這一切都需要重建。”王賀龍的腦袋再次起來,看著高峰嘴里輕聲喃喃著。

  “泥瓦匠。。我們要成為畫家。”王賀龍嘴里模糊的喃喃著。

  高峰滿臉漲紅的看著王賀龍點點頭輕聲道“這是一個好工作。”

  王賀龍輕微掙扎著又想起身,高峰趕忙再次輕輕按住王賀龍輕聲道“不,躺下來,放輕松,現在你必須睡覺。”

  “如果你知道他為我做的,你會幫忙的。”王賀龍嘴里輕聲喃喃著,終于閉上昏沉的雙眼。

  高峰一直輕輕撫摸著王賀龍的頭,等王賀龍睡著良久,高峰蹲在床鋪前,緩解了一下沉重的心情,才走出宿舍。

  高峰走來一處高高的山坡上,黃昏的陽光照在臉上,卻讓高峰感覺不到絲毫的暖氣。

  “呼。”高峰眺望著遠處的荒原,低著頭長出一口悶氣。

  高峰踱步來到海灘的山坡上,此時王天正在肚子坐在沙丘上面看著夕陽在一言不發的似乎在想著事情,看了看從旁邊滿滿走來的高峰,便再次轉頭看向夕陽。

  王天的雙眼一眨不眨充滿了對未來的迷茫,高峰走到王天身邊一言不發的坐在了王天的身旁。

  “我對你說了謊。”高峰輕聲說道。

  王天扭頭看向高峰。

  “呼,賈奇并沒有活著。”高峰眺望遠處長出一口氣輕聲說道。

  “我知道,長官。”王天迷茫的雙眼再次眺望遠方,聲音低沉的回應道。

  “但這也是最好的方式,所以我們可以繼續排雷了,總有一天我們可以回家。”王天迷茫的雙眼眺望著遠方,絕望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渴望。

  “也許吧。”沉默片刻,王天又自言自語道。

  此時兩人坐在一起,能夠安靜的和睦相處,這個場景并不像敵人,更像是一對父子一般,畫面安靜和諧。

  高峰扭頭看向王天的胸口,王天的胸口上掛著一個小鐵十字架,這是王天整天掛著的。

  王天看到高峰看向十字架,便趕緊寶貝一般的把十字架放在了衣服里面。

  “別擔心,你會沒事的,十字架會幫你度過難關的。”高峰輕聲安慰著說道。

  王天扭頭看了高峰一眼,從脖子上把十字架拿下來遞給高峰道“你也可以試試長官。”

  “不用了。”高峰手中擺弄著一根雜草,看著十字架輕輕搖搖頭說道。

  “就試試吧!長官。”王天懇求道,臉上不覺的露出一抹頑皮的笑容。

  “不用。”高峰有點猶豫的看向十字架便再次扭過頭去輕聲道。

  “我的意思的嘗試,長官。”王天看到高峰猶豫的模樣不由的笑出聲音再次把十字架遞了遞。

  高峰看了看王天,又再次看了看遞到自己身前的十字架,猶豫了一下緩緩伸手去接過十字架。

  “蹦。”但是還不等高峰接到十字架,王天嘴里突然大喊一聲。

  “嗷。”高峰全身被突然一驚嚇,全身汗毛乍起,本能的身子向后退去。

  但是剛退出一點,高峰立馬反應了過來,高峰不由的臉上帶著一絲羞愧的微笑,再次坐直身體不好意思的一只手揉捏著自己的眉頭,來掩飾剛才自己被驚嚇住的尷尬。

  高峰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了,什么場景沒見過,但是此時卻猛然間被一個小孩嚇了一大跳,高峰內心不由的好笑。

  但是說來也奇怪,被這么一驚嚇,剛才高峰壓抑的心情也緩解了不少。

  “哈哈哈哈。。”高峰放聲大笑了起來,大笑著用胳膊拱了拱王天。

  “嘿嘿,嘿嘿。”王天被高峰的大笑聲帶動著也笑了起來。

  大笑中的兩人很久才平靜下來,平靜下來的王天眺望著遠方,眼中多了一分憂郁輕聲說道“我從父親那拿到了這個,他總喜歡這么做,我每次都嚇一跳。”

  高峰帶著微笑的臉龐也跟著沉重起來,低下頭靜靜的聆聽著。

  “所以我一直把它帶在身上。”王天眼中多了幾分哀傷。

  “這是你爸爸的?”高峰輕聲問道。

  王天沉默下來,良久一改剛才的頑皮,臉上再次恢復往常的生硬,平淡的說道“我不知道。”

  高峰輕輕低下頭,王天跑向海里把上衣脫掉,在海里拼命的游著,等游累了,王天站在淺海邊上,張開雙臂任由身體直挺挺的向后倒在海里,這一刻王天多想就這樣淹死算了。

  這樣就不用在每天沉重的生活,不用在每天的思念著家鄉,不用每天在枯燥的排雷,可以一下忘卻所有的煩惱,但這不是最好的方式,自殺是懦夫才會干的事情,即使在累,王天也不會真正的自殺。

  一直等王天在海里游累了。高峰兩人才回到宿舍,高峰如同往常一般讓孩子們回宿舍休息,高峰順手從旁邊拿起那根大木棍子。

  “咚咚。”高峰習慣性的把棍子插上,搖晃了搖晃確保牢固,但是搖晃了兩下高峰便一動不動了,伸著手摸著這粗重的黑棍子猶豫了片刻,再次伸手輕輕的把木棍子拿了下來仍在了一旁。

  高峰把木棍子仍在一旁,心里也跟著清明了不少,頭也不回的直接向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但是回到自己屋子的高峰并沒有立刻去休息,而是坐在床頭低頭深思著。

  “噔噔蹬。。”高峰的雙腳不斷的顛簸著,似乎內心在因為某種決定而猶豫不決。

  這一天晚上高峰都是昏昏沉沉的并沒有完全睡著,等第二天天還沒亮就再次開著車向營地趕去,等高峰到了營地時天剛剛萌萌亮,外面幾乎還沒有人。

  高峰把車停在空地徑直的向著廚房走去,邊走高峰邊警惕的來回張望著。

  高峰走到廚房直接拎起兩大包食物,向著自己的車走去,高峰抱著食物眼中帶著緊張的來回張望著,高峰此時似乎來的不是自己國家的營地,就像來到了敵國營地一般,內心緊張的不行。

  給敵國俘虜偷食物,這種事不知道幾個軍官能夠干的出來,但是高峰即使冒著風險也去做了。

  西海岸,這天的天空格外的蔚藍,天邊還掛著兩片白云。

  “啊啊啊啊。。”少年們興奮的聲音,即使還沒看到身影,但已經從沙丘另一邊傳到了沙灘之上。

  兩個少年飛奔著從沙丘另一頭翻過來,都是臉上帶著興奮的直接從沙丘上翻滾下來,等滾下沙丘滿臉興奮的起身向著沙灘跑去,嘴里興奮的大喊著。

  暖暖的陽光照在身上,迎著海風。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