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六十二章 分歧

  “抓住他!把他綁起來!”王天沖著宿舍人大喊道。

  其他人眼中猶豫著都是從床鋪上起來,動了動身子。“呵呵。”王寧遷冷笑著掃了一眼上鋪的王天,抬起步子就要往外走。

  “我說,把他綁起來!”王天再次大喊道,所有的少年眼中閃過猶豫之色。,但還是起身向著王寧遷走去。

  張春鵬率先動身攔住王寧遷的去路,摁住王寧遷的胳膊就往后推。

  “放開我!”王寧遷大喊一聲猛地推開張春鵬,但是剛推開張春鵬身后又有兩個少年摁住了王寧遷的兩邊肩膀。

  三人把王寧遷摁到他的床鋪上。

  “放開我,呀呀呀。。該死的叛徒!”王寧遷憤怒的大喊著在床上劇烈掙扎,此時更多的少年過來把劇烈掙扎的王寧遷緊緊摁住。

  “放開我!放開我!”動彈不得的王寧遷瘋狂的叫喊著。

  “嗚嗚嗚嗚。。”此時王天下來把王寧遷的嘴堵住,讓王寧遷只能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你為什么不閉嘴?”王天把王寧遷的嘴緊緊摁住說道。

  “嗚嗚嗚。。”王寧遷喉嚨中發出低吼。

  “閉上你的嘴。”王天再次冷聲說道。

  “嗚嗚嗚。。。。。呼呼呼呼呼。。”王寧遷再次叫喊一聲停下來不在叫喊,只是粗重的呼吸著。

  王天緩緩的把手拿開。

  “咳咳。。”王寧遷終于喘過氣劇烈的咳嗽兩聲。

  王寧遷終于平復下來,只是躺在床上盯著上面的床鋪一動不動,因為他的兩只手被綁在了床鋪上。

  少年們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休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清晨的一縷微光從破舊的木窗戶里照射進宿舍,給漆黑的宿舍帶來一絲光亮,所有的少年都是在安詳的睡著,但是王天躺在自己的床鋪上,睜著眼睛,不知是在想事情,還是因為害怕王寧遷逃跑所以一夜沒睡。

  而此時在雷區的沙灘上,陽光已經有了幾分的強烈,布娃娃放置在沙灘上,旁邊是小女孩正蹲在沙灘上獨自挖著沙子和玩著石子。

  “呼呼呼呼呼呼。。。”而婦人從沙灘上一路向著高峰的屋子跑去,略顯臃腫的身體跑起來非常吃力,雙眼帶著慌張和焦急,婦人粗重的喘息著繼續要喘不過氣來,但是一路上還是不敢有絲毫停歇。

  “高峰!高峰!”婦人還離得很遠就開始大叫,跑到高峰的屋子一把把門推開焦急的大喊高峰的名字。

  但是婦人跑進屋子并沒有看到高峰的身影,又趕緊跑出去跑到少年們的宿舍,把插在宿舍的門上的大木棍子拿下來。

  “長官在那里?長官在那里?”婦人漲紅著雙臉,焦急的向著里面的少年大喊著。

  所有正在休息的少年們被驚醒,王天的頭猛地抬起看向在宿舍里面大喊大叫的婦人。

  “救命,救命!我的小女孩!幫幫我!”婦人此時完全要哭出來了,聲音中帶著絕望的求助拍打著床鋪。

  “啊。救命!我的小女孩!”婦人瘋狂的叫喊。

  所有的少年都是趕緊起身,而最討厭那婦人的王天是第一個起身的。

  王天緊跟著婦人走去宿舍向著雷區跑去,其他少年緊隨其后,張春鵬趕緊把王寧遷的繩子解開,兩人也跟著跑去。

  “呼呼呼呼。。”婦人粗重的喘息著在前面小跑著帶路,所有的少年跟在婦人的身后向著沙灘跑去。

  在沙灘上,烏云倒卷蜂擁而來,把剛才的陽光遮擋住了,小女孩依舊獨自在雷區里面蹲著玩著沙子沒有動彈。

  兩個沙丘的過道處,出現婦人的身影,其他少年們緊跟在婦人的后面。

  “萱萱,萱萱。。”婦人在雷區外跑著焦急的沖著小女孩大喊。

  小女孩抱住布娃娃看著他母親緩緩站起身子。

  “坐下來,親愛的!現在會有人來幫助你。”婦人在雷區外站住柔聲安撫著小女孩說道。

  “蹭蹭蹭。。”王天此時已經從鐵絲網編成的圍欄里面鉆進去快速的拿排雷棍向著小女孩的方向爬過去。

  而在宿舍那里,剛從軍營再次偷食物回來的高峰掃了一眼那少年們大開的宿舍大門。

  高峰把汽車停下來,完全的呆住了,機械般的從汽車上走下來,站在原地皺著眉頭掃視了一下四周然后向著宿舍走去。

  高峰走到宿舍門口看著里面空蕩蕩的宿舍,高峰的第一想法就是少年們都跑了。

  但是還有一人正在床鋪上躺著,那就是王賀龍。

  王賀龍雙眼呆滯的躺在床上看著自己旁邊籠子里的小老鼠。

  “吱吱。。快起來。。”高峰走上前搖晃了一下王賀龍的床鋪,破舊的床鋪發出吱吱的聲音。

  高峰看著一動不動的王賀龍問道“賀龍,其他人都哪兒去了?”

  但是王賀龍的雙眼似乎對所有的一切都不在乎了,只是雙眼動了一下,就繼續看向自己的小老鼠。

  “快起來,孩子!”高峰焦急的猛的搖晃床鋪,再次焦急說道。

  但是王賀龍依舊身體一動不動,看了片刻,高峰一把拉過王賀龍的肩膀,露出那王賀龍蒼白沒有生氣的臉龐。

  高峰看著王賀龍再次問道“其他人在哪?都逃跑了嗎?”

  仔細的看了看高峰,王賀龍眼中的身材才稍稍恢復了幾分。

  而在沙灘處,王天正在瘋狂的排雷,動作比平常要快上好幾倍,其他少年和婦人則是在雷區外靜靜的站著,因為海風,風沙在不斷的吹動,所以把小女孩走過去的腳印痕跡已經完全掩蓋了。

  并不是其他少年不幫忙,而是只有這條路是最近的,兩點之間直線最短,別的少年也幫不上什么。

  高峰此時也從沙丘的過道處奔跑而來,小女孩再次站起身子,婦人趕緊柔聲說道“你必須坐下,對不對?坐下。”

  聽到婦人的話,小女孩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是還是非常乖巧的抱著布娃娃蹲下身子。

  高峰觀察了一下這邊的情況,看著在雷區里面蹲著的小女孩,緩步的走到婦人的身邊。

  “你必須坐著哦,待會這個男孩就會過來。”婦人雙手緊握聲音帶著哭腔的顫抖,柔聲安撫著小女孩不要動彈。

  高峰輕輕拍了拍婦人的后背,安撫了一下,皺著眉頭同樣擔憂的看著十幾米遠的小女孩。

  就這十幾米遠的距離,很有可能就是生與死的距離。

  而王天正在拼命的把這死向著生拉近。

  在宿舍里面王賀龍依舊安靜的躺在自己的床鋪上拿著一根雜草輕輕碰觸著籠子里面的小老鼠。

  “呼。”王賀龍長出一口氣走出了宿舍。

  時間悄然流逝,在沙灘上的王天趴在地上,把剛排除的一顆地雷放在一旁,繼續向前進發。

  原本十幾米的距離王天已經行進了將近十米,還差不過五六米就能救下小女孩。

  “刺刺。。”排雷棍插在沙土里面發出像掏耳朵一般的聲音,在排雷的同時王天不忘抬頭看一下小女孩,怕小女孩亂動。

  而此時王賀龍的身影從兩處沙丘的過道處走了出來。

  高峰站在婦人身邊,不經意掃了一眼旁邊再次看向小女孩,但是高峰雙眼猛的睜大再次轉過頭看向王賀龍不放心的大喊道“賀龍。。”

  但是高峰在怎么大喊也沒用了,王賀龍已經從鐵絲圍欄下面鉆過去,走進了雷區。

  王賀龍就看著小女孩,如同在平常的地上一般徑直的從另外一邊向著小女孩走去。

  看著在雷區大搖大擺走著的王賀龍,高峰不知為何心里一痛。

  “賀龍!”王賀龍瘋狂焦急的大喊一聲,但是王賀龍如同沒有聽見一般。

  依舊邁著平靜的步子向著小女孩走去,王賀龍徑直的走到了小女孩的身邊做了下來。

  “你好!”王賀龍看著旁邊的小女孩輕聲說道。

  王賀龍拿起旁邊的布娃娃,這個布娃娃上面還綁著那條他之前綁上去的那根布條,此時已經發黃了。王賀龍看了看柔聲道“它好了嗎?”

  小女孩天真的兩只眼睛看著王賀龍,王賀龍看了小女孩一眼輕輕的把布娃娃腿上的布條拿了下來。

  而和他倆狀態完全不同的是不遠處的王天,此時的王天已經是滿頭大喊,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兩口。

  輕輕的把面前反坦克地雷的蓋子擰開,用強大的意志力控制著自己想要顫抖的雙手把引信輕輕拔了出來。

  “是這里?”王賀龍指著布娃娃的另一條腿輕聲問道。

  小女孩搖了搖頭。

  “還是這里?”王賀龍再次指著一條胳膊說道。

  小女孩伸手指了指布娃娃的額頭,王賀龍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把布條向著布娃娃的頭上纏去,口中輕聲道“你知道賀強嗎?”

  “他是個好兄弟,他看起來像是一顆子彈,我愿意為他做任何事。”王賀龍一邊給布娃娃纏布條一邊低頭輕生說著。

  小女孩一言不發的看著王賀龍伸出滿是沙子的小手輕輕搭在了王賀龍的手背上。

  王賀龍的手掌要比小女孩的小手快要大上一倍了,小女孩用小手輕輕撫摸著王賀龍的手背。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