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八十二章 殺

  杜卡林沉默片刻,隨后依舊有恃無恐的看著檢察官道“看看你周圍,這里可不是埃塞,全是道聽途說,這是自由的國家,我有離開的自由。”

  檢察官抬起頭,雙眼的憤怒幾乎要把他吞噬,盯著杜卡林冷聲道“上校,你的道德觀已經完全畸形了,如果你還能面不改色的走到停車場,我會非常震驚的。”

  “呵。”杜卡林冷笑一聲向外走去。

  檢察官臉上帶著無奈道“不管發生了什么樣的事,這都是發生在另一個國家的事,不在我們的法律范疇內。”

  高峰搖搖頭,不可置信的低聲道“就這么完了?沒有別的辦法了?”

  檢察官搖搖頭道“這里不是國家法庭。”

  杜卡林站在高峰身旁,嘴角微微上揚,臉上帶著得意的神色。

  檢察官繼續道“我對上校是否在另一個國家犯罪,沒有審判權。”

  杜卡林得意的看向高峰,緩緩向前兩步,走到高峰身前俯視著高峰冷笑著低聲道“我贏了,你又一次,輸了。”

  杜卡林若無其事的走出了這個會議室的大門。

  “這太荒唐了。”周森不可置信的搖搖頭喃喃道。

  “呼,”高峰長處一口氣,能做的都做了,高峰沒有別的辦法了。

  片刻后,檢察官向著高峰緩步走來,懶散的坐到高峰身前的桌子上。

  “呼。”檢察官長處口氣,坐在高峰身前看了高峰片刻。

  檢察官低聲道“我不會比你更喜歡這個結局,但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正義并不能每次都能得到伸張,這里并不是早期了,你用一支槍就能解決問題,雖然有時候這是必須的。”

  高峰低沉的雙眼重新出現色彩,扭頭看向旁邊的檢察官,檢察官看著高峰輕輕點點頭,用只有高峰能聽見的音量輕聲道“你自由了,但是你做完你想做的事情之后,要馬上離開這個國家,不然我也會有麻煩,給他解鎖。”

  高峰的雙眼變得銳利,所有的新仇舊恨一下子涌上心頭,高峰現在恨不得立刻就出去追上杜卡林。

  當天深夜,在一片小樹林里面有一棟別墅還亮著燈。

  在外面都能夠聽見里面興奮的討論聲。

  參議員和杜卡林還有小白臉三人坐在屋子里面,門外有兩個保安看守著。

  “哈哈哈,真是漂亮的一擊,上校,正中面門,哈哈哈。。”參議員手中舉著酒杯大笑沖著杜卡林說道。

  杜卡林臉上帶著輕松的微笑,靠在沙發上抽著雪茄,小白臉坐在一旁,臉上帶著討好的神色看著兩人的交談。

  杜卡林深吸一口雪茄,然后放聲大笑“哈哈哈哈,你真該看看當時檢察官臉上的表情。。”

  參議員笑的滿臉通紅,舉著酒杯調侃道“他是不是又發表演講了?我們到這里來就是為了收集證據,揭露真相,哈哈哈。。。然后你應該馬上回應他,去你媽的。。哈哈。”

  “來,吸口雪茄,檢察官先生,,哈哈哈。。”杜卡林瘋狂大笑著。

  兩人得意忘形的在這屋子里面談笑風生,就在這時小白臉臉上討好的神色一變。

  一灘粘稠的東西從房頂低落到了小白臉的額頭上,小白臉撇著嘴好奇的伸手去觸摸。還沒有摸到。

  “砰。”一聲巨響,把三人的所有思緒全部打斷,一個保鏢的帶血尸體直接從房頂墜落到屋子里面,正好落在三人圍坐的茶幾上,把茶幾砸的稀碎。

  三人臉上的笑容不在,杜卡林看著地上的尸體帶著恐慌的喃喃道“高峰。”

  三人趕緊抬頭向著屋頂看去,杜卡林猛地站起身子。

  “嗖,呃。”杜卡林剛剛站起身子,胸前爆出一團血霧,一顆子彈直接從杜卡林的喉嚨前穿透而過,杜卡林只來得及悶哼一聲,就躺在沙發上,死的不能在死了。

  參議員趕緊趴在了地上,吩咐道“把燈關掉。”

  小白臉臉上的冷汗直流,慌張的爬到了門口把燈關掉了。

  屋子瞬間變的漆黑一片,小白臉靠在墻角大口的喘息著,雙眼慌張不安的來回掃視。

  參議員趴在地上,用很小的音量向著靠在墻角的小白臉輕聲道“去開車,去開車。”

  小白臉輕輕的把窗戶的門簾掀開,小心翼翼的向著外面看去。

  “彤。”一聲巨響,外面那輛唯一的汽車爆炸了,變成了一團火光。

  小白臉被這聲巨響嚇的猛地把門簾放下,縮著脖子全身顫抖的靠在墻角。

  “嗖嗖。。”一陣槍火把窗口的玻璃全部打碎了。

  參議員緊緊的趴在地上,一臉焦急看向小白臉低聲吼道“快想辦法,快想辦法啊。”

  這別墅是木制的,下面完全是空的,高峰此時已經悄悄的走到了房子的下面。

  “他在那里?”最后一名保鏢舉著步槍不安的喊道。

  高峰舉起了手槍對準了上面,高峰抬槍的瞬間,小白臉聽到了聲響,大喊道“他在下面。”

  小白臉話音還沒落。

  “砰,啊。”一槍直接從下面穿透了小白臉的膝蓋,小白臉捂著膝蓋悶聲慘叫著。

  “突突突。。”這保鏢開始瘋狂的對著下面射擊。

  高峰在開槍的同時,已經一個匍匐閃身離開了屋子下面。

  參議員聽著小白臉的慘叫,肥胖的身軀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全身劇烈的顫抖著。

  這保鏢一個轉身,看到了后面窗戶的身影。

  高峰根本不給這保鏢反應的時間,他身子還沒有完全轉過來,高峰就給了這個保鏢一槍,干凈利落。

  高峰走了進去,走到小白臉的身前,小白臉捂著膝蓋臉上帶著恐懼的看著高峰祈求道“你沒必要殺我,你沒必要殺我,全是他們干的,全是他們干的。”

  “砰。”高峰甚至都沒有看小白臉,直接給他頭上補了一槍。

  參議員此時顫抖的扶著沙發做到了沙發上,看向高峰道“媽的,請等一下!”

  高峰緩緩扭頭,看向參議員,雙眼冰冷無情。

  “等我一下,等等。”參議員終于氣喘吁吁的坐在了沙發上。

  此時參議員狐假虎威的看向一步步走來的高峰,不可思議的說道“你瘋了嗎?你他媽瘋了?我可是美國參議員。”

  “呵呵。”高峰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沒錯。”高峰說著舉起手槍對準了參議員的腦袋。

  “砰。”這么近的距離,參議員的臉直接被打的血肉模糊,連慘叫都沒有,就一命嗚呼了。

  高峰緩緩扭頭看了看,走上前把手槍放在了杜卡林的手上,然后用步槍把屋子的天然氣管道砸開了。

  “茲茲。。”天然氣從管道噴涌進這個房間。

  高峰長舒一口氣,走出了房間,自己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總是落下了,雖然以后高峰要走上逃亡的生活了,但只要能把這些禍根解決,高峰都能夠接受。

  高峰快速的隱沒在了樹林里面。

  “嗖彤。”高峰走出不遠,后面的屋子發出一聲巨響,小屋瞬間變成了一個火屋。熊熊的烈火在高峰的身后燃燒著。

  高峰只感覺自己心中長久的憋屈都隨著哪些火光在緩緩的消散了。

  在天亮時分,高峰跑下了山林,而在山林下面的公路早已經有一輛汽車在等待著了。

  看到高峰從山上的樹林里面出來,麗莎趕緊把車門打開。

  “呼。”坐在汽車里面,高峰長處一口氣。

  麗莎緊張不安的看著旁邊的高峰,片刻后高峰緩緩的看向麗莎。

  看到高峰鎮定的目光,麗莎才長處口氣,緩緩開動汽車。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