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八十三章 安利烏都的酒會

  安利是一個位于邦國西南方向邊上的一個國家,屬于一個獨立的小國家,國家占地面積非常小,不過此時的安利已經被北約占領了,到處都是北約的士兵。

  烏都是安利的的首都,而今天晚上烏都的中心大酒店有一個北約軍官召開的酒會。

  一個挺拔的身影緩緩走進酒店,走到了酒店的門口,門口負責招待的迎賓領班是一個頭發花白,面帶勢力的老人。

  看到這身影走向門口,面帶微笑的向這身影走去。

  今天這個房間已經被北約軍官包場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進去的,除非是北約的軍官,這領班正準備說拒絕得話。

  但是這人走到領班身前低于幾句,然后偷偷不引人注意的塞到領班身前幾張鈔票。

  領班不著痕跡的把鈔票接過來,塞到了自己的袖子里面,面帶微笑的沖這人看去。

  冷峻的面孔,從容的神態,看起來二十多歲,還非常年輕,這人正是高峰。

  俗話說的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高峰之所以來到這個地方,是想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戰爭帶來的還有無限的財富。

  高峰要開一家自己的工廠,做那個站在工廠里面高高在上的人,賺一大筆錢,然后遠走高飛,而高峰之所以冒著這么大的風險來到這里,就是要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打通關系,讓這些軍官記住自己的面孔。

  麗莎送了高峰一段路,高峰便讓麗莎回去了,自己現在亡命天涯,并不適合有熟悉的人跟在自己身邊,麗莎呆在自己的國家沒有危險,而高峰必須要離開自己的國家了。

  鈔票在任何地方都是好使的,只是幾張鈔票就讓這領班對著神秘的高峰露出了謙遜的微笑,并且把高峰帶到了房間里面一張顯眼的桌子前面。

  高峰緩緩走進房間里面,這個不大的房間里面,放著舒緩的音樂,有人正在隨著這音樂隨著舞女跳著輕輕的步伐。

  這里面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尋找獵物的舞女,還有一種是北約的軍官。

  高峰看到滿屋子都是穿著北約軍裝的北約軍官,并沒有任何的失常的反應,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獨自坐在了那張桌子前。

  領班沖著高峰微笑的點點頭,然后走出了房間,走到門口臉上帶著疑惑的從窗戶看著高峰的背影,向著旁邊的迎賓不解的問道“那個人是誰啊?”

  迎賓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淡淡的香煙在高峰的指尖燃燒著,滿屋子都是穿著北約軍裝的士官,而這房間里面只有高峰自己是穿著西裝的,而且獨自坐在房間里面還算是顯眼的位置。

  此時的高峰帶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種神秘感,神秘總是吸引人的,旁邊桌子旁有兩個舞女,其中一個舞女總是時不時的看向高峰這邊,眼中還露出幾分淡淡的好奇和勾引。

  但是高峰并沒有看旁邊的舞女,銳利的雙眼則是在觀察著士官衣領上的軍銜。

  高峰看向前面一桌的軍官,四五個軍官圍坐在一起,年紀稍大,并沒有找舞女,而是在輕聲交談著。

  有女記者拿著照相機走到幾人身前,面帶微笑的輕聲對他們說著“麻煩靠近一點。”

  “笑一個,很好,咔。”

  幾人讓記者照了幾張合影,但是高峰看著他們幾個人衣領上的軍銜,輕輕遙遙頭,內心輕笑一聲,他們現在是這個房間里面軍銜最高的,但是還并不是高峰的目標。

  而在房間中間的位置中舞臺的下面有一張桌子,上面放著一張牌子,上面寫著“已定位。”

  正在觀察的高峰緩緩的向著門口看去,領班一臉恭敬的走在前面,后面跟著一位漂亮的姑娘,不得不說確實是非常的漂亮,全身穿的戴的都是昂貴的名牌,面帶微笑的跟在領班后面。

  而在領班后面跟著一個年過五十的人,此人臉上帶著微笑,走路帶風,上面的頭發已經稀疏了一大半。

  但是高峰看到這人衣領上的軍銜雙眼微瞇,這個居然是個將軍,他可能就是現在安利的負責人了,而在將軍身后還跟著一個上尉跟班。

  這三人在領班的帶領下,徑直走到了房間那張最顯眼的桌子前坐下。

  高峰緩緩抬起手臂,張開手掌,手指間夾著幾張鈔票。

  “是的,先生。”幾乎是那鈔票剛剛露頭立刻就有服務員彎腰走到了高峰身前,神態恭敬的說道。

  “幫我送一瓶酒過去。”高峰沖著那邊輕輕揚揚頭低聲說道。

  服務員看了看將軍那邊,然后輕聲道“好的,先生,請問要署名嘛?”

  沉默片刻,高峰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輕聲道“就說是我送的就行了。”

  服務員點點頭,把高峰手指間的鈔票拿了過去。

  那邊將軍幾人幾乎是剛剛坐下不久,服務員就把三個杯子放在了將軍的桌子上。

  將軍臉上帶著不解的抬頭看向服務員,然后看著服務員托盤中的紅酒。

  服務員把紅酒放在將軍的桌前輕聲道“是對面那位先生送的。”

  將軍拿起紅酒看了看然后抬頭尋找了片刻,不解道“哪位?”

  服務員指了指高峰然后走遠,將軍看了看那邊獨自坐在桌前靜靜抽煙的高峰。

  將軍不解的看向上尉輕聲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上尉看著那邊的高峰緩緩搖搖頭。

  將軍低沉道“立刻去打聽出來。”

  “是的,長官。”上尉起身向著高峰那邊看去。

  將軍又看了看那邊的高峰,然后不在理會轉頭看向旁邊的美女,目露精光的柔聲道“雖然我知道這個愿望不可能實現,但我愿付出任何代價,只求今晚能聽你高歌一曲。”

  “哈。。”美女一臉受寵若驚的帶著微笑伸出纖細的嫩白雙手。

  將軍滿臉油光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趕緊握住那雙小手,輕輕撫摸著嫩滑的雙手。

  但是將軍還沒笑多久,臉上的笑容凝固了。

  只見那邊的上尉和滿臉微笑的高峰握了握手,不知高峰說了什么,在高峰的招呼下居然老老實實的自己坐在了那張桌子上。

  將軍疑惑的看著那邊,喃喃自語道“他在搞什么?”

  將軍放開那雙嫩手,站起身子輕輕拍了拍美女的肩膀,輕聲說道“你待在這里。”

  然后將軍一臉嚴肅的向著高峰那邊走去。

  本來正在和上尉笑著交談的高峰看到將軍走來,趕緊把煙放在了煙灰缸同樣站起身子向著將軍走去。

  高峰伸出一只手,將軍看著微笑的高峰本能的疑惑中同樣伸出一只手。

  “你好啊。”高峰緊緊握著將軍的手,將軍一臉疑惑的看著高峰。

  高峰接著道“讓這么漂亮的小姐落單,這可不是個好主意。”

  高峰輕輕拍了拍將軍的肩膀,在將軍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高峰直接走向獨自坐在哪里的美女輕聲道“寶貝,你看起來好寂寞。”

  作為將軍追求的女人,從來沒有人用這么輕佻的語氣對她說話,一下子迷戀的看向高峰。

  高峰輕輕握住美女的手,美女不由自主的被高峰強大的氣場吸引,跟著高峰向前走去。

  高峰挎著美女的手,將軍完全一副反應不過來的神情愣愣的看著。

  高峰牽著美女的手,路過將軍身邊時,一臉微笑的把手搭在將軍的肩膀上同時大聲道“麻煩多拿一張椅子過來,給男士們來點烈酒。”

  將軍和美女在高峰的帶領下走到了自己的那張桌子。

  “咔。”記者給三人照了一張相片。

  表演開始,穿著舞裝的年輕小姑娘們在屋子中間跳著舞蹈。

  房間的軍官們眼中冒光的看著中間的年輕姑娘。

  “哈哈,過來啊,小姑娘,陪我們喝酒。”

  “嫁給我們吧。”軍官們興奮的叫喊著。

  而高峰則是不著痕跡的觀察著軍官們,而服務員一直不斷的走到高峰身邊,聽著高峰的低語。

  服務員偷偷數著高峰塞給他的鈔票。

  酒過三巡,表演也結束了。

  所有的軍官圍坐在一張桌子上,餐點也開始上了,每個軍官身邊都做著一位漂亮的帶著微笑的舞女。

  “安利人的奴性是真的強。”有軍官一邊吃著食物一邊喃喃低語。

  將軍帶著輕松道“安利人必須穿戴臂章的法規通過才不過兩天的時間,哪些安利人就已經做好了一堆各色款式的臂章,每個三元。”

  而此時領班再次俯首帖耳的來到高峰的身邊,高峰坐在桌前得椅子上,身子后傾對著領班輕聲道“你店里有那些好酒?”

  領班帶著謙遜的微笑輕聲回應道“我們有年份很久的北約烈酒。”

  將軍大口吃著,臉上帶著哭笑不得的神色繼續道“他們真的是一點概念都沒有,簡直是把那個臂章當做榮譽勛章來戴。”

  有軍官附和道“他們覺得他們只要聽話,我們就會放了他們。”

  又有軍官道“反正他們就是這樣,幾千年來就像是過街老鼠,他們總是逆來順受,以為有天會苦盡甘來。”

  “這次他們可是劫數難逃了。”

  軍官們邊吃邊在餐桌上討論著。

  不久餐桌上就活躍起來,軍官們開心的喝酒唱歌,舞女們臉上帶著嫵媚的微醉的陪著軍官軍官們笑著。

  有的舞女坐在軍官的大腿上,有的舞女靠在軍官的后背上,有的軍官和舞女親吻著,大力的吸允著對方的舌頭。

  高峰帶著微笑的站著身子陪著這些軍官大笑著歌唱著,給軍官們倒酒。

  這時門口再次走進來一位軍官,旁邊跟著一位看起來非常知性,笑起來知書達理的婦人。

  這軍官和婦人一臉微笑的看著歡樂成一片的人們,然后在領班的帶領下,兩人獨自坐在一張餐桌前。

  這人看了看非常顯眼的高峰道“那個人是誰?”

  領班一臉恭敬的彎著身子看著面前的軍官,然后看了看那邊的高峰理所當然的說道“那是高峰啊。”

  高峰和將軍大笑著坐在一起,中間做著哪位美女,記者站在三人前面,準備照相。

  高峰和將軍大笑著看向照相機,但是將軍看了看旁邊又湊了湊身子,直接和高峰挨在一起,把美女的身子擋在了后面。

  “咔。”

  “咔。”

  “咔。”

  這個酒會,高峰和軍官們留下了一張張的相片。

  高峰站在最后面走進來的那位軍官身邊,兩人舉著酒杯。

  “嗷。”

  所有的軍官舉起酒杯一齊叫喊,在軍官們的烘托下,這軍官面帶微笑的和高峰輕砰酒杯一齊喝下了手中的酒。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