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一個普通大兵
軍史
類型
神魔大大啊
作者
53.13萬
連載中
第八十四章 尋找助手

  第二天中午,刺眼的陽光從旅館的窗戶照落到高峰的雙眼,高峰緩緩睜開眼睛,搖晃了一下微微脹痛的腦袋。

  昨天晚上一直陪哪些軍官喝到了晚上十一點才回來,絕對是一個疲憊的晚上,高峰殺人執行任務都沒有感覺到這么疲憊過,需要大腦不斷的運轉,想好怎么去和哪些軍官套近乎,怎么討好他們,和他們喝酒的同時,還要控制著自己的酒量,讓自己時刻保持著清醒。

  “嘿呀,嘿呀,哈!”外面傳來嘹亮的行軍口號,高峰起身掀起窗簾向外看去。

  只見外面大街上到處都是北約的軍人,正在扛著槍唱著嘹亮的口號行軍,這不知是第幾批進駐安利首都的北約軍人了。

  幾個北約的軍人正在圍著幾個安利的老人瘋狂的大笑著,其中有一個北約軍人手中拿著長長的刺刀搖晃著其中一個老人,嘲笑的看著這老人帽子下面的兩個留到前面的小辮子。

  這老人被士兵們嘲笑著,這個軍人拿起刺刀把老人右邊的一根辮子割掉,這老人一點都不敢反抗,面無表情的任由著擺布。

  這軍人拿著那一撮辮子大笑著塞到自己的軍帽下面嘲笑的看著老人。

  “哈哈哈。。”圍著的士兵們肆無忌憚的嘲笑著。

  而這還算是正常的地方,此時的烏都有更多的士兵進入,他們以勝利者的姿態,以一種肆無忌憚的態度。

  高峰走在大街上,而在街道邊上站著擁擠的安利人,這本來是他們的國家,但是現在真的就像是過街老鼠一般,連馬路的正中央都不敢走上去,而此時的高峰昂首闊步的獨自在大街正中央走著,顯得特別的顯眼,高峰的胸前還特意掛了一個猶太人的標志,所以一路上總是引來注視的眼光。

  安利委員會是由十幾名被推選出來的安利人所組成,負責執行發布的命令,例如工作,食物,及住宅的分配,同時也記錄所有的抱怨,坐落在烏都郊區的一棟建筑,這里每天都是排著大量的安利人的長龍。

  高峰大步流行的直接從退伍中穿過上到走上二樓,這條退伍直接從二樓排到了大街上,高峰可沒有時間去排這么長的隊伍,他來這里是要找一個人。

  “不是任意沒收私人財產。”

  “學校還要關閉多久。”

  “我我不知道。”

  “我看他們什么都不在乎。”

  高峰走進二樓的大廳,擁擠的人群,一片的抱怨聲吵成了一片,菜市場和這里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了。

  “他們闖入我們家中,強迫我們搬走,還說房子現在屬于某位北約軍官,你不是應該要幫助我們嗎?”

  高峰看著這里的混亂,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了屋子的正中央大喊一聲“張責。”

  高峰的喊聲蓋過了屋子里面所有人的抱怨聲,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看向高峰。

  高峰看到安靜下來,才平靜道“我要找張澤。”

  這時人們向著辦公桌前的一人看去,這人抬起頭不解的看向高峰,他的眼神看起來愣愣的,身體瘦弱,年紀大概四十多歲,看起來平淡無奇。

  “你到底是不是張澤。”高峰看向這人問道。

  他不明白為什么找他,警惕的小聲說道“我是。”

  “能借一步說話嘛?”

  張澤站起身子,領著高峰來到了一個安靜的房間。

  高峰緩步走到房間正中央的位置看向窗外,張澤小心的把門關上,跟在高峰身后。

  高峰看著外面嘴里輕聲說道“你以前幫烏都的一個工廠做過會計,他們是做什么來著?是做鍋子的嗎?”

  張澤背著雙手帶著拘謹,昂頭看著高出一頭的高峰小心道“按照法律我必須先說,我是安利人。”

  高峰點點頭,從懷里掏出一個鐵質的酒壺倒了一杯酒,輕聲道“很好,我是邦國人,很高心我們了解彼此。”

  高峰把酒杯遞到張澤身前看著他輕聲問道“那是一家挺成功的公司對吧。”

  張澤看著身前的酒杯依舊背著手點點頭“還不錯。”

  “我對這一類的工廠一無所知。”高峰遞著酒杯輕聲道。

  張澤沖著酒杯擺擺手,然后坐在了椅子上道“我只是負責管錢。”

  高峰坐在張澤身前的桌子上嘴里輕松道“不過應該很簡單,你說對吧,只要把機器調整一下,應該就可以生產其他東西,例如一些軍需生活用品,供給軍隊使用。”

  張澤原本一直盯著門口的方向,看起來并沒有深談的打算,但是聽到軍隊兩字緊緊皺起了眉頭,緩緩扭頭看向坐在桌子上的高峰。

  高峰輕輕抿了一口酒繼續道“當然一旦這個地方的戰爭結束就沒用了,不過現在這可是很熱門,應該可以大撈一筆,你說是嗎?”

  張澤皺著眉頭看著高峰,一字一頓的沉聲道“我想現在大家關心的應該不是這個。”

  在這性命都不保的時候,以前的哪些可能不會在重要了。

  高峰攤攤手道“那是什么?”

  “呵。。”張澤輕笑一聲雙手環胸道“一旦你取得了軍隊合約后,相信一定生意興隆,而且戰爭越慘烈,你賺的越多。”

  高峰把酒放下,站起身子看向窗外,輕聲的說道“哦,取得軍隊的合約只是小事,但是要找到買下工廠的資金那才困難。”

  高峰身上剩下的錢已經不多了,要想建立一家工廠,那簡直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戰爭讓這一切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張澤不可思議道“你沒有資金嘛?”

  高峰坐在了張澤對面,把一條腿很隨意的耷拉在桌子上道“我沒有那么大筆的錢,你有認識什么人嗎?像是一些安利大金主,你在這里做事,想必認識不少的安利金主。”

  在這個安利委員會,高峰別的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每天會接觸各種各樣的安利人,一定會認識非常多的人。

  相比高峰,張澤一直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身體做的筆直,臉上不茍言笑,一看就是那種老老實實的守本分的老實人。

  張澤對著高峰在這個時代還一心向著賺錢的人心里可能有著說不出的厭惡。

  但是高峰有自己的立場,這里又不是自己的國家,自己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狠狠賺一大筆。

  張澤擦了擦眼鏡本能的帶著警惕拒絕道“你可能搞錯了,安利人,現在不能擁有任何私人產業,所有安利人的財務現在都被監管。”

  高峰伸出一根手指制止張澤說下去,張澤誤會自己的意思了,公司怎么會讓安利人掌管,以安利人現在的處境還想著掌管公司那他們真是白日做夢。

  高峰斬釘截鐵道“公司不會有他們的股份,公司屬于我,我會付給他們一些鍋碗瓢盆作為酬報。”

  張澤嗤笑一聲,不可置信道“鍋碗瓢盆。”

  高峰一字一頓道“哪些他們絕對用的著,可以握在手中的真實東西,甚至可以拿去黑市交換,用處可是非常大的,大家各取所需。”

  沉默片刻,高峰看著中規中矩,長得就一副老實相的張澤道“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幫我管理這個工廠。”

  張澤眉毛低垂看著手中的眼鏡,片刻后,他長處一口氣,帶上眼鏡帶著一絲不相信輕聲道“讓我確定我沒聽錯,哪些大金主出全部的錢,我做全部的工作,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問問,那你做什么?”

  高峰沉聲道“我會讓大家都知道這個工廠的存在,把工廠搞的名聲大噪,我擅長的是公關這一關,不是工作。”

  高峰攤開雙手睜大了雙眼,臉上一副變魔術一般的表情輕聲說道“我是做表面功夫的,尤其是北約軍隊那邊。”

  張澤愣愣的看著對面的自信的高峰,高峰也靜靜的看著高峰,良久張澤眼珠才微微轉動語氣明顯帶著一絲猶豫的小聲道“我確定我不認識任何人會對這個主意感興趣。”

  高峰長處一口氣,低聲道“他們應該在考慮看看,告訴他們,他們應該抓住這個機會。”

  雖然張澤現在嘴上拒絕著,但是對于張澤這邊高峰內心有了一大半的把握,高峰相信只要張澤稍微的把消息透露出去,肯定會有金主來找上門來的。

  現在這些安利人的財產被監管,但是他們肯定有人私藏著大量的財產,握在他們的手中又花不出去,因為明目張膽的花出去,被發現就會完蛋,所以就如同變成了一堆的白紙,還不如變成一些實際的用得著的東西。

  高峰解決了資金的問題,還有一件事情要去做,在這個不能明目張膽交易的時候,所以安利人就會組成了一些小的地下的黑市,用來交易,但是這些黑市必須都是熟人的介紹,而且絕對的隱蔽,但是對于一些交易地點,高峰打聽出來并不難。

  兩天后,一個很平常的中午,一個年輕人緩緩走在大街上,他的右臂上帶著安利人的勛章,雖然看似在平常走路,但是他的眼光卻在不經意的觀察著四周的情況,這年輕人留著一頭短發,看起來很精神,并且穿著西服,看起來條件算是不錯的,只是臉上有著一絲壓抑著的怒氣似乎沒地方發泄,似乎隨時都會爆發,這青年走到一處大教堂徑直的走了進去。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