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恐靈感
靈異
類型
風洛我神
作者
36.70萬
連載中
第十九章 聽我說件事

  出了宿舍,你去往籃球場的方向,老胡在上午一般都會在那里打會兒球,今天同樣,老胡上午沒課,應該就在那里。

  在去籃球場的路上,你給社長老李打了個電話,問了下小貝的情況,在得知社長一大早就去探望小貝,并且會在最近的一段時間都會經常去小貝那里,以防小貝再有什么問題。

  那社長,老胡那邊?

  哦,老胡我還沒去和他解釋,今天下午吧,我去看看,那小子氣來的快,也去的快,我估摸著今天他就會氣消了吧。

  社長也是那老胡這種脾氣沒有辦法。

  嗯,其實我現在就是打算去老胡那里的,畢竟在小貝剛剛脫離危險就又急著去那么危險的地方,想來就算是隨便一個陌生人都會覺得我特別的令人不爽吧。你提到昨天的事情,聲音漸漸低了下來。

  小貝,你也別這樣想,不過,你今天上午就去找老胡,會不會太早了,再激起他脾氣了我也不好調解啊。社長還是有點擔憂。

  你點了點頭,嗯,事情既然是因為我,我也肯定要去和老胡解釋清楚,當然,我也要向他道個歉,如果不是我自己去的話,我想,老胡,和我,誰都沒辦法像以前那樣了吧,肯定會有些許裂隙的。

  社長聽到你這樣說,倒也不再多說什么了,那就這樣吧,希望老胡那小子能別那么倔。

  經過一片操場邊長得又粗又大郁郁蔥蔥的楊樹林,楊樹上布滿了黑色的裂紋,就像那蒼老的歲月痕跡一樣,楊樹葉子在初秋的天氣里就開始紛紛的飄落了,鋪滿了整個的路邊的黃土地,你踩在落下的碎葉上,軟軟的,希望呆會兒老胡也能像這片松軟的落葉地一樣吧,別太執拗了。

  轉過這片楊樹林,就能遠遠的看到籃球場了,籃球場在操場的另一邊,一般沒課的時候,你也會和老胡他們在這里打上幾局籃球賽,現在,誒,希望老胡別太放在心上吧。

  你一眼望過去,發現老胡果然在籃球場,但距離比較遠,你還是需要近前確認一下。

  走近了,沒錯,就是老胡,老胡穿著他經常在打球時候穿的黃色球衣,一雙白色的球鞋,正在球場上帶著球左突右破,你走到球場邊上,沒有說話,就站在那里,等著老胡打完這場球。

  老胡的球技還是很不錯的,他也經常會用這手球技去勾搭不知情的小妹妹,但今天不知怎么了,一連兩次都把球在手中輕易被搶斷。

  老胡還在生氣嗎?打球都這么心不在焉的。你還在球場邊胡亂的猜測到。

  老趙,誒,怎么來了啊,今天我記得你不是有課嘛。老胡丟球后無意間環視了一下球場,就看到了在球場邊的你。順便像站在球場邊的另一個同學打了個手勢,就下來了。

  呼,你長長吐了口氣,對老胡說,我還以為你這小子還在生我的氣呢,我這不,說著,你低下了頭,昨天是我不對,不該說那樣傷感情的話。

  老胡攬著你的肩,好了,昨天其實是我不對,把對那里的膽怯全對著你一個人發泄,昨天我回去想了好久,就覺得好后悔啊,昨天就那樣落荒而逃,還怕你們倆笑我呢。

  今天一直都想要去向你們解釋下,可我又不好意思拉不下面兒,畢竟昨天話說的太滿了,不好收啊。

  哈哈。你覺得心情輕松了許多,畢竟這么久的好哥們,就因為這幾句話鬧的不開心誰也不好受。

  誒,說起來昨天社長沒生我的氣吧,昨天都那樣不理他的話了,更何況他還是原本就是調解咱倆的爭吵來著,而且還給了我那么寬的一個臺階下,我也沒有理他,社長不會真的生氣吧,有沒有說什么把我逐出社團之類的話啊。

  你笑了笑,沒想到你老胡也有擔心的時候啊,昨天社長是很生氣來著,但說起這點,社長更怕你老胡這個倔脾氣,也是沒辦法。

  好了,既然這樣,要不我請客,走,吃頓早飯去,起床就一直琢磨來和你道歉了,早飯都還沒顧著吃呢。

  嘿嘿,那感情好,我也正好餓著呢。老胡又是猥瑣至極的笑了笑。

  籃球場距離學校食堂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反而離經常去的沙縣大酒店很近,于是你和老胡掉了個方向,轉身就去了沙縣小吃。

  老板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一見到你和老胡進來了,笑瞇瞇的說,怎么樣,還是老樣子。

  嗯,老樣子,兩份,順便給加個蛋。你坐在幾人經常做的位置,對老板說道。

  老趙見你加了份蛋,立刻裂開了嘴,嘿嘿,還是老趙你夠意思,和社長來到時候,那鐵公雞連個蛋都沒加過。

  你盯著老胡,目光一動不動,老胡看起來應該是和小貝和我一樣,都是受害者,而且看老胡這樣拼命的阻止我們去那個休息室,感覺老胡對那個地方十分的害怕啊。

  這樣一來老胡就不可能是屬于那個背后的勢力了,這樣的話,那要不要把最近的這些事情告訴老胡呢?這樣一來,也好過一個人死悶著這件事,而且多一個人,也能多些想法。

  誒,我說老趙啊,你是不是昨天沒睡好啊,誒,誒,回神了。老胡伸出手在你眼前晃了晃,別一直發愣啊,雖然這上午吃早飯是餓了點,可你也不至于餓到一直發慌,看你的眼神,一直直勾勾的盯著我,看的我頭皮都發麻了。

  你眼睛還是死死的盯著老胡那長滿了胡茬的臉,老胡,你要不要聽我說件事。

  老胡被你盯的渾身不自在,抖了抖肩膀,說,有話就說嘛,咱們又不是認識一天兩天了,不過,你別用這種眼神盯著我啊,看的我毛毛的。

  這時老板端著早餐出來了,打斷了你那直勾勾的視線,你突然笑了笑,好了,來,先吃,咱們慢慢聊。

  老胡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嗯,就我說嘛,吃飯才是最重要的,啥事也不能不吃不喝不是嗎?

3d走势图带连线